“恕我直言,你要后卿的尸体干嘛?”

    雷章愣了一下问道。

    萧辰故作神秘的瞥了他一眼道:“这你就不用多问了,你只需要决定答应或者不答应。”

    雷章没有多想便点了点头道:“可以,我答应了,后卿的尸体我们已经取了一些样本,反正它的作用也只限于科研,至于其他的,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大用。”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萧辰笑了笑,眼中不由得闪过一道异色。

    后卿虽然只剩下一个空壳,但它这个空壳可是好东西,就算是十个横练大师也打不爆它的身体。

    这东西给了别人,自然是没用的,但是给了他就不一样了,他手里有样东西,说不定可以再‘重塑’一个后卿出来。

    “直升飞机还要三天才会到,如果萧先生觉得闷得慌的话,可以先下山在宁州转转,到时候我们会去派人接你离开。”

    众人闲聊了一阵,雷章开口建议道。

    “也好,早就听说宁州的古董闻名天下了,我也想买点东西回去送给家人。”

    萧辰点了点头。

    “对了,之前那叫胡平的老者呢?他走了吗?”

    萧辰突然想起他问道。

    “没有,我记得他一会儿就要跟着采购队的车一起下车。”

    雷章想了一会儿道。

    “我刚好缺个导游,那我就先走了。”

    萧辰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一队科工委下山的专车上,萧辰坐在车上欣赏着窗外的景色,他身边的胡平则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你在担心你孙女?”

    萧辰一眼就看穿了他心中所想。经过了上次的事,胡平也知道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所以也不敢托大,勉强笑了笑道:“是啊,离开了这么久,她没人照顾,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麻

    烦。”

    “我猜你应该也是茅山派的传人之一,怎么混的这幅落魄样子?”

    萧辰继续闲聊问了起来。

    一般来说,修习术法的人可比武者更加稀少,而且每一个应该都能混的不错,但是这胡平却是个例外,似乎看起来为生活所窘迫。“我以前是个孤儿,被一个茅山道人给收为徒弟,走南闯北,我也亲眼见证了我师傅所遭遇的‘天谴’,所以等他去世之后,我便在宁州安顿住了下来,发誓不再使用和修习

    术法,避免家人遭遇不幸。”胡平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我除了一身道法,几乎别无所长,日子过的自然很是艰难,直到我女儿出嫁,我以为可以颐养天年的时候,我女儿和女婿却遭遇了车祸,

    这应该就是上天给我的天谴了。”

    说到这,胡平的脸色有些黯然,萧辰也默然了。

    这种不幸的事落在谁身上都不会好受的,学道之人因为是和天地争夺元气,行的是逆天之事,所以大多都会遭遇天谴。

    然而最让人恐惧的是,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是出现在你身上还是你亲人身上。

    “其实我担心的还有另外一件事,之前被科工委抓起来的林俊峰和任阳泽已经在昨天下山,据说是宁州当地的一个大官亲自派人发的文书上来带走的。”

    胡平说道。

    “那又怎么样?跑了就跑了吧,反正我对他们不感兴趣。”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这两个只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放在平时,萧辰根本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虽然他们做了坏事,又有实力强劲的后台保下了他们,但和萧辰又有什么关系,这天底下的事都

    是有因果的,只要和自己没有关系,他尽量不会去插手。

    做了坏事的人,已经种下了‘因’,他们得到的苦果迟早会到来,只是时间问题,萧辰已经渐渐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有些事自己不需要去插手,总会有人去解决他们的。“你不了解他们,林家和任家都是宁州最大的两个世家之一,在这宁州,他们两家的势力可谓是一手遮天,宁州以古玩器物闻名,但是再多的古董终有卖完的时候,而盗墓又是犯法的,所以你认为宁州为什么每年都会涌出那么多古董?因为在宁州,有一套十分完善的制度和规矩,这里盗墓十分猖獗,但不会有人去管,领头羊就是林家和任

    家等人,这也无形给了他们偌大的权利。”

    胡平在宁州呆了大半辈子,已经把这里的地下关系给摸的清清楚楚了。

    “他们再猖狂,难不成敢对我下手?”

    萧辰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在他眼里,这些所谓的世家都如同小孩子过家家般打闹,只要没惹到他头上,他自然不会去管。

    “这里官商相护,我说这些,是想提醒您小心点为妙。”

    胡平见萧辰不以为然,也不再多说了。

    虽然萧辰的实力强悍,但他待了一晚上,也知道了萧辰并不是科工委的人,如果林俊峰和任阳泽知道了这事,说不准就会来报复萧辰。

    采购队下了山,把萧辰和胡平都放了下来。

    “萧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先回家看看,到时候再带你逛逛这宁州。”

    胡平问道。

    “行,反正我也没事做,不如带我一起去看看吧。”

    “萧先生愿意来寒舍,老夫高兴还来不及呢。”

    胡平当即笑着答应了下来。

    两人拦了一辆车,不到十分钟的路,出租车便停在了一栋公寓楼下。

    从外面看这公寓很是漂亮,但是等两人一进楼,萧辰就有些愕然的看了看四周。

    “这么低的楼层?”

    正常情况下,公寓楼楼层都是三米左右,但是这个却只有二米多一点,萧辰怀疑自己跳一下都能撞到头。

    胡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让您见笑了,宁州的房价太高,这种房子稍微便宜一点。”

    他带着萧辰上了楼,然而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爷爷?”

    门刚一打开,突然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欣喜的扑进了胡平的怀里。

    女孩长的很是清秀,因为没有化妆打扮,看起来别有一番清纯阳光的感觉。

    “介绍一下,这是我外孙女,王晓兰;这位是萧辰萧先生。”

    王晓兰见萧辰和自己年纪相仿,笑着点了点头打了招呼,两人刚坐下,她就十分迅速的给两人都泡了杯茶,看起来十分乖巧懂事。

    “晓兰啊,这两天”

    没等胡平说完,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死丫头给老子开门!再不开,老子就撞进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