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兰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微微一变道:“爷爷,他们又来了。”

    胡平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微不可查叹了口气,转身对着萧辰勉强笑了笑道:“萧先生让你看笑话了,等我先处理下这些事。”

    萧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看起来胡老应该认识门外的人,而且两者应该有什么过节。

    胡平走过去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三个壮汉,脸色不善的盯着他。

    “老不死的,你也在啊,刚好趁今天把你女儿欠我们的钱给还了。”

    为首的大汉气势逼人的说道。

    胡平脸色有些难看,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钱我一定会还的,再给一点时间,我会连本带息都还给你,希望你不要再骚扰我们了。”“哼,这话你已经说了不下十遍,老子耳朵都起茧了,你以为我们宏兴堂口是开善堂的吗?欠债还欠,天经地义,这事你报警都没用,如果今天你拿不出钱,我看你孙女长

    的还有几分姿色,把她卖给我,这事也就了了。”

    大汉话锋一转,冷笑道。

    “绝无可能!”

    胡平想都没想,一口拒绝道。

    “那你这是钱也拿不出来,人也不打算交给我们,是想赖账咯?”

    大汉的声音冷了下来。

    胡平纵然已经隐退多年,但是以前的功夫底子还是有的,他立刻往后退了两步,做好了应对手段。

    “老东西,我知道你身手不错,但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能打几个?”

    为首的大汉突然吹了口哨,顿时从楼下涌上来一群人,把整个楼梯口都堵住了,显然他们早就做好了一切打算。

    胡平看到这场面,脸色愈发难看了,他沉声道:“我说了,钱我一定会还,你们没必要这么咄咄逼人。”

    “你拿什么还?真以为我们没调查过你?就你那点退休金,拿一辈子都还不起,我劝你识相点,趁你孙女现在年轻,估计能卖个好价钱。”

    大汉斜瞥着胡平道。

    “不可能,你们想动我孙女,老夫今天就是丢了性命,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胡平双眼也蓦然凌厉了起来。

    屋内的王晓兰早就吓得花容失色,她紧咬着嘴唇,眼眶中的泪水在打转。

    她似乎是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半晌,她蓦然起身准备朝着门外走去。

    突然,一只手拉住了她,王晓兰有些愕然的看着身后拽住她的萧辰。

    “我去看看吧。”

    萧辰口气淡然,说完便走出了门外,环视了一眼四周众人,然后对着胡平问道:“你女儿欠他们多少钱?”

    胡平叹了口气道:“三百万,但是他们这是高利贷,利滚利,现在已经是八百万了。”

    大汉打量了一眼萧辰,冷笑道:“你小子又是哪根葱?难不成你准备替这老不死的还钱?”

    可能是见萧辰太年轻了,只有二十出头,看其打扮也不像什么富家子弟,所以大汉望着萧辰的眼神十分不屑。

    话音刚落,只见萧辰掏出一个支票簿,写了一张八百万的支票丢给了他道:“你们走吧。”

    萧辰脸色淡然,似乎刚刚丢出去的不是八百万,而是一张废纸而已,这种无形的气场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汉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看支票,又重新打量了一眼萧辰道:“你小子可别拿假支票忽悠我们,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这附近就有银行,自己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萧辰转过身懒得再搭理他了。

    换做平日,这群气血冲天的小混混早就干上来了,但是萧辰刚刚可是随手丢出了一张八百万的支票,这让他们不少人都有些忌惮了。

    两人回了屋,王晓兰在门口已经看到了一切,她沉默了一会儿, 才对着萧辰开口道:“谢谢你,等我赚钱了,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

    “行啊,等你有钱了再还我吧。”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

    胡平脸色复杂的看着萧辰,千恩万谢都抵不过这雪中送炭之情,算上这一次,萧辰已经是帮了他二次了,钱债好还,人情债难还。

    “晓兰你陪萧先生聊会儿,我去拿个东西。”

    胡平突兀的开口道。

    王晓兰也一脸不解,但是她没有多问,招呼萧辰坐下来,可能是之前萧辰帮了他们,王晓兰也没了面对陌生人的拘谨,和萧辰闲聊了起来。

    不多时,胡平从房间里走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布满灰尘的小箱子,上面厚厚灰尘和古朴的材质表明了这箱子的历史一定很久远了。胡平把箱子放在桌子上,看着这小箱子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这是我师傅当年去世后,留给我的,但是我自知没有能力保护它,所以就将它封存了起来,我想将此物送给萧

    先生,还请您不要嫌弃。”

    见胡平这么郑重其事,萧辰也不由得好奇了起来,这小箱子里面是什么东西。

    他接过箱子,打开一看,顿时瞳孔微微一缩!

    这里面只有一个东西,是一块黑的发亮的鳞片,大约有拇指长,如果不经意看,很多人会认为这只是一块黑色的石片罢了。

    但是萧辰敏锐的注意到这鳞片的尾端有一点干涸的血迹,像是从什么身上硬生生拔下来的。

    不过这些并不能让萧辰感到惊讶,他震惊的原因是,当靠近这鳞片时,他感觉到了体内的九品玄典在迅速运转着。

    当他踏入了第四重境界的时候,就已经不需要干坐在那,枯燥的运行周天进行修炼了,他几乎每时每刻他体内都在自行运转着功法,吸纳天地元气灌入己身。但就算是这样,他想进阶第五重境界,估摸着也得三五年的功夫,这还是算上了他有大量丹药服用的前提下,想更近一步加快修炼速度,已经不行了,现在的速度已经是

    他的最高峰值了。

    可当他靠近这鳞片的时候,体内功法的运转速度居然微不可查的提升了那么一丁点,就算只是一丁点,那也意外之喜了!

    “这是什么动物的鳞片?”

    萧辰直接问道。胡平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突兀的反问道:“萧先生,你相信这世上有龙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