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闻言一怔,有些愕然的看着胡平,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眼前的这块鳞片是从龙身上拔下来的?”

    萧辰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不怎么信。

    龙是华夏的一种吉祥物,龙既代表着天,自古皇帝都自称自己是龙的后代,所以又被称为天子。

    这在古代只是一种迷信,是皇权取代神权,用来统治人民的一个手段,只有那些最底层的老百姓才会相信,接受过一点文化教育的人,都对此嗤之以鼻。

    要是皇帝真是龙的后代,那么历朝历代,怎么会有那么多皇帝死于非命?

    就算是到了现代,生物史上出现了一次又一次的大发现,诸多稀奇古怪的生物被发现,但是龙的踪迹却始终没有发现。

    胡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师傅说,这是龙鳞。”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萧辰自认为自己的眼界已经大到了,无论出现什么他都能坦然面对,但是今天听到的话,却再次刷新他的三观。

    “连僵尸都真的存在,为什么不能有龙?说白了,它也只是个动物,顶多算是比人类再高等一点的动物。”

    胡平十分平静道。

    萧辰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能不能把这事说的再详细一点?它是你师傅如何得来的,又是在哪里发现的?”

    胡平摇了摇头道:“这是我师傅临死之前交给我的,他没有交代清楚就走了,但是他最后提到了一个地方,昆仑山。”

    “就没有别的线索了嘛?”

    萧辰皱了皱眉头,这信息也太模糊了,昆仑山脉何其之大,横跨华夏四省,连绵上万里,难不成自己要一点点去排查去找?

    不管这是什么生物的鳞片,它对自己修炼大有裨益,那萧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没有了,不过我觉得这鳞片也只是我师傅无意找到的。”

    胡平沉吟道。

    他师傅的实力他很清楚,这鳞片不可能是他师傅从一只龙身上拔下来的,那样未免太惊人了。

    “那这东西我就先收下了。”

    对自己有用处的东西,他自然不会客气。

    萧辰拿出鳞片,直接贴身收进了怀里,这样可以更好的发挥它的作用。

    一间酒吧的包厢里。

    一群大汉兴冲冲的敲门走了进来,为首的大汉手上拿着一张支票上前对着一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说道:“老大,钱要回来了。”

    “嗯?钱要回来了?那小老头哪里的这么多钱?”

    络腮胡男子扫了一眼手中的支票问道。

    “是一个二十出出头的青年替他付的,看起来那人好像挺有钱,随手就开出了八百万的支票,眼睛都不眨一下。”

    大汉回想道。

    “是嘛?这宁州好像还没有这么有钱的富二代吧?”

    络腮胡男子皱了皱眉头喃喃道。

    “老大,要不要干一票?我听那小子的口音应该是外地人,而且出行身边也没有保镖,看起来很容易下手的。”

    大汉嘿嘿直笑的低声问道。

    这时,包厢门开了,门外又进来的两人,人还未至,声先到。

    “铁老大,你不知道我父亲勒令我不准外出吗?还敢约本少出来玩?”

    一名二十多年的青年,漫不经意的扫视了一眼周围,自顾自的躺在了沙发上,态度很是倨傲。

    他身边的青年也坐在沙发,淡然说道:“这几天我们有些晦气,铁老大如果没有带什么好货来,我们就不多陪了。”

    “林公子,任公子,我这不是听说你们出事了,所以特意让手下网罗了几件好东西给你们,然后你们再送给老爷子,说不定就能让他们消消气了呢?”

    络腮胡男子十分恭敬的说道。

    他说完,几个手下就拿着几件古董走了进来,不少东西上前还带有泥土,显然是刚出墓的新鲜货。

    “就这几个破铜烂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的眼界有多高,除非你能给我弄来一具干尸还差不多。”

    不过一提到这一茬,他的眼神就微不可查的阴霾了下去。

    络腮胡男子尴尬的笑了笑,似乎是想找个话题,随意问道:“之前我听说两位在山里找到了僵尸?这是真的吗?”

    见络腮胡男子提到这一茬,两人的脸色都微不可查阴霾了下去。

    “别跟老子提什么僵尸,钱没捞到,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

    林姓青年冷哼道。

    原本自己都已经胜券在握了,结果被那个叫萧辰的小子给搅了局,如果不是那小子拖延了几分钟时间,估计他们也不会被科工委的人抓到。

    不过就在他们被抓到后,后来还偶遇了一大群‘僵尸’,人群慌乱之下,他们被科工委的人给先带回去了,当时那个场面,回想起来他们都心惊肉跳的。

    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小子,有没有被僵尸给咬死,最好是被咬死,才能一泄心头之恨。

    “我刚刚在门口听到你们说,宁州来了一个特别有钱的富二代?”

    一旁的任姓青年突然问道。

    络腮胡男子点了点将自己手下去收账的事原原本本给讲了一遍。

    哪知林公子和任公子听完脸色一怔,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那小子是不是二十出头,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基本上不苟言笑?”

    林姓青年问道。

    一旁的大汉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像是的,林公子认识他?”

    “认识,岂止认识,我们和他还有一些过节呢。”

    林公子冷笑道。

    大汉描述的那人和萧辰十分像,而且还出现在胡平家,那么八九不离十就是萧辰了。

    他们回来后也调查过萧辰的身份,但是没查过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当时看起来,萧辰似乎不是科工委的编制人员。

    既然不是科工委的人,他们自然不怕了,要知道在这宁州,他们两家的父亲都是商政界的大人物,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还不是随他们拿捏。

    任姓青年脸色也极为难看,他冷声道:“铁老大,多叫一些手下,给我盯住那小子,找个机会把他给抓起来,我们要好好和他算算账。”

    络腮胡男子见此不用多问也明白了,估计那小子是做了什么让两人十分恼怒的事。。他只是一个小堂口的老大,靠着两人罩着,自己才能混的风生水起,既然他们都发话了,自己自然不会拒绝这个献殷勤的好机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