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州鼓楼区。

    这里是宁州最大的古玩市场地段,充斥着三教九流的人物,但同时想买到好货只能在这里。

    不过这里的东西都是真假参半,能来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有些眼力劲的高手。“萧先生,这里可以算是整个宁州的古玩产业精华所在了,据说以前有人花了三千块买到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从而一夜暴富,所以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想花钱撞大运的人

    。”

    胡平陪着萧辰闲逛着,一边给他介绍这里的情况。

    除了到处林立的古玩店铺外,许多小贩都随地摆着地摊,上面横七竖八摆着几件所谓的‘古董’。

    萧辰扫了一眼四周,摇了摇头道:“都是假货,那上面的泥土都是新泥。”

    胡平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萧先生眼力挺高的啊,想在这些小贩身上撞运气,几乎是不可能,真正的好东西早就被那些大店铺给横扫一空了。”

    两人说着便走到了一家大型的古玩店门前,这家店面十分大,上下三层,一楼的大厅更是可以容纳上百个人,是这整个鼓楼区最大的店铺了。

    店铺上面挂着一块匾额,龙飞凤舞写着‘百宝楼’三个大字。

    “这名字倒是取的霸气,百宝楼,我们进去看看。”

    萧辰说着就准备进去,但一旁的胡平连忙拉住他道:“萧先生,这百宝楼是任阳俊的父亲,任道生的产业,我们进去不太好吧?”

    “无妨,我们只是进去看看,又不是闹事,再说了,难不成我还怕了他任家不成?”

    萧辰不以为然的率先走了进去。

    “两位想买点什么?唐宋的字画,还是明清的玉石?我们这儿应有尽有,保您满意!”

    很快就有一名伙计笑脸迎了上来。

    “不用了,我们随便看看。”

    萧辰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到柜台旁看了起来。

    他虽然不懂古董的价值,但是这些东西是真是假都瞒不过他的透视眼。

    绝大部分东西都是真的,不过这些东西对他没有太大的用处。

    正当萧辰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身后的人群躁动了起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萧辰也顺势望了过去,只见一群人围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男子脸色有些发白,看起来病恹恹的,不是长期身患暗疾,就是瘾君子。

    男子手中拿着一幅画,不过让人惊奇的是,这画上并没有什么著名大师题字或者留下印章。

    在古代,有名的文人墨客都喜欢在喜欢的作品上留下自己的评语或者印章,说白了就是自恋,彰显自己的眼光独到。

    不过在后世,后人极其推崇这些有著名大师评语和印章的作品,这些字画也被炒出了天价。

    萧辰定睛望去,这画上描述的一处人间仙境的地方,到处迷雾蒙蒙,看不清虚实,空中的祥云好像有什么东西隐匿在其中。

    咋一看这幅属于西方的那种抽象派作品,平淡无奇,算不上什么惊人之作。

    但萧辰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心神竟然微不可查被吸引了进去,好像自己要穿入这画卷之中的地方一般。

    而其他人的脸色也差不多,似乎都和萧辰的感觉一样。

    萧辰脸色怔了一下,随即双眼泛起了亮光再次望去,而这一次,他看到的景象让他的脸色猛然一变。

    “吴才,这画你哪里偷来的?”

    一旁有人问向那病恹恹的男子道。

    “放屁,这是老子祖传的。”

    吴才冷哼道。

    “哟,我们还不知道你家的嫡系,祖上三代都是从西北逃难来的,饭都吃不上,还祖传呢?”

    有人嗤笑道。

    “行了,都安静一下!”

    突然大堂经理带着两个人走了过来,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

    经理扫了一眼画卷,双眼微不可查的迷离了一下,但随即就被他给隐藏了起来。

    他淡然的开口道:“这字画的技艺水平一般,一千块我收了。”

    吴才听到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望着经理道:“你们也太黑了吧,任凭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东西不同凡响,你居然只开价一千块?”

    “哼,我们这里是打开天窗做买卖,明码标价,你爱卖不卖。”

    经理虽这般说着,但是眼神却从未离开过这字画。

    “不卖!”

    令他没想到的是,吴才居然直接一口回绝,这倒是断了他后面要说的话。

    “呵呵,我吴才也不是第一天在这鼓楼区混了,你们这些人的小把戏我还不知道?”

    吴才说完就准备走,经理连忙喊住他道:“最后一口价五万块,我给你破例了,你卖不卖?”

    “五十万一口价,少一分都不行!”

    吴才斜瞥了一眼经理道,他想都没想,直接翻了十倍,这让一旁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他们倒没觉得吴才狮子大开口,古玩店的经理愿意出五万块收购,那这东西的真实价格至少翻十倍、二十倍,这是行业的潜规则,在这里混久了的老人都懂。

    “吴才,我是不是太给你脸了?张嘴就翻十倍,你以为我们百宝楼是开善堂的呢?”经理的脸色也蓦然沉了下来,宰相门前七品官,这里可是任家的产业,整个宁州最大的几个古玩店之一,在平日里都是别人求着他来买东西,如今居然被一个游手好闲的

    小混混给掣肘了,这让他很不爽。

    “不买算了,我有好东西,自然有人愿意要。”

    吴才自认为奇货可居,根本就不把他当回儿事,转身就准备走。

    这让经理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起来,他冷笑着大声说道:“我倒要看看谁敢买他的东西!”

    他这话是说给其他人听的,无疑是变相在警告其他人,他们百宝楼没买的东西,谁敢买就是和他们百宝楼作对。

    到时候吴才的这幅画没人买,不就是一文不值了嘛?

    吴才听到这话,也是脸色一变,十分恼怒的看着他,但又对此无可奈何,店大欺客这句话从始至终都是存在的。

    只不过现在玩的是冷暴力,让你抓不住证据,就是想报警也没办法管。

    “等等,这幅画我要了,这是五十万支票。”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众人尽皆脸色一怔,不约而同望向了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