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的眼神也骤然冷了下来,盯住了萧辰道:“这位小兄弟,我劝你好好想想,你确定要买吗?”

    萧辰看都没看他一眼,将支票塞到了吴才手中,直接从他手中接过了画卷。

    他已经用行动表明了态度,而且萧辰淡然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一眼经理,这无疑是表达一种对他的不屑。

    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各异的看着他。

    “这小子是谁啊?居然敢和百宝楼作对?”

    “听他口音是外地人吧,不过这小子估计要倒大霉了。”

    众人不禁暗自摇了摇头,都觉得萧辰是年轻气盛,不懂进退。

    百宝楼是任家的产业,任家家主任道生可是和林家家主林巍然地位一样,两人是宁州商委会的会长和副会长,而且还是宁州当地行政地方官。

    其势力盘根错节,遍布整个宁州商政界,在宁州几乎没人不知道任道生的大名。

    吴才拿到支票,脸色一喜,他根本没有多停留一秒,转身就溜了。

    而一旁的胡平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微一变,他都没有来得及阻止萧辰。

    “刘经理,这位是我朋友。”

    胡平硬着头皮,笑着上前说道。

    “胡老啊,你这位朋友好像不太懂规矩啊。”

    见到胡平,刘经理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不过他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萧辰手中的画卷,言外之意不言而喻。胡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萧辰自然要买这画卷,自然是不可能拱手让人的,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叠钱隐秘的塞到了刘经理手中道:“我这位朋友从外地来的,不懂这里的规矩

    ,刘经理你多多包涵。”

    刘经理扫一眼胡平塞过来的钱根本没接,冷声道:“不懂规矩,你现在讲给他听,告诉他我们百宝楼是什么地方,识相点把这画卷卖给我,还是我之前的报价,五万块!”

    胡平脸色一僵,显然刘经理这是不打算给他这个面子了,他看了看身边脸色淡然的萧辰,不知道如何开口。

    “胡老,我们走吧。”

    萧辰平静道。

    说完,他转身就准备离开,但只见刘经理拿出腰间的对讲机吩咐了一声,不到几秒的时间,立刻从门外走进来一群保安,把萧辰的路给堵住了。

    胡平咬了咬牙,望着刘经理沉声问道:“刘经理,你这样做就太过分了吧?”

    “过分?”

    刘经理不屑的冷笑道:“这东西是我先看上的,先来后到的规矩,大家都懂吧?可是这小子横插一脚抢了我看上的东西,就是坏了规矩,那我自然不会客气了。”

    虽然众人都能看明白,刘经理这是强词夺理了,但是百宝楼势大,他们惹不起自然也不会乱开口说话,尽皆转过身去当什么都没看见。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人趋吉避害的本性。

    萧辰扫了一眼众人,心中洞若观火,转而望向刘经理道:“如果要动手的话,我先提前说好,如果无意打坏摔坏什么东西,我可一分钱都不会赔。”

    “呵呵,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了,那我告诉你,你要是断了手或者断了脚,我也不会赔一分钱的。”

    刘经理轻蔑的扫了他一眼,一挥手示意众人动手。

    门口的保安立刻冲了进来,直奔萧辰而去。

    胡平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已经见识过萧辰出手了,自然不担心萧辰有危险,但是这事闹大了,只怕萧辰后面遇到的麻烦可不小啊。

    仅仅一分钟不到,七八位保安都横七竖八躺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一旁的刘经理眼睛都看直了,眼前的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难道被李小龙附体了不成,这么生猛?

    这七八个保安可都是身高力壮,寻常的普通人两个都不一定能打的赢他们一个。

    而眼前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小子,居然只用了一分钟就放倒了他们所有人。

    萧辰脸色淡然的擦了擦手,不急不缓的走向了刘经理,刘经理脸色一变,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道:“你他妈等着,老子喊人来,不弄死你,老子就不姓刘!”

    这只是他不想丢面子撂下的狠话,但是身体却很诚实,转身就准备跑上楼去。

    萧辰冷哼了一声,一脚踢飞了脚下的一块碎玻璃。

    顿时,刘经理惨叫了一声,从楼上滚落了下来,不省人事的躺在了地上,那块碎玻璃并没有要他的命,只是他滚落楼梯的时候,撞到了头晕了过去。

    看着这大厅中一片狼藉,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看向萧辰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

    虽然萧辰实力强悍,单挑八名保安都大获全胜,但是这只是小打小闹,匹夫之勇。

    萧辰砸了百宝楼等于是在打任道生的脸,等这事传到了任道生的耳中,只怕这宁州都没有萧辰的容身之地了。

    胡平也叹了口气道:“萧先生,我们走吧。”

    萧辰闯了大祸,他等于是帮凶,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萧辰对他有恩,纵然是有麻烦,他也不会怪罪萧辰。

    “走?你们走到哪里去?”

    突然门外走进来三人,正是林俊峰、任阳俊、铁老大三人,而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大帮小弟,把这百宝楼都围得水泄不通。

    任阳俊看到自己家的百宝楼被萧辰弄成这样,顿时气得脸色都扭曲了。

    这百宝楼可谓是他们任家最赚钱的几个店铺之一了,如今被萧辰搞得一片狼藉,许多柜台的古董的都摔坏砸烂了,不知道损失了多少钱。

    “小子,新仇旧账一起算,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任阳俊杀气腾腾的盯着萧辰。

    萧辰指着身后从楼梯摔下来的刘经理道:“刚刚他也是这么说的。”

    萧辰这话的意思自然是暗示任阳俊如果动手的话,会和刘经理落得同一个下场。

    “呵呵,到了老子的地盘还这么嚣张,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能打几个人。”

    任阳俊说完用眼神示意铁老大动手。

    顿时,一大群人从门外涌了进来,脸色不善的朝着萧辰冲了过来。萧辰摇了摇头道:“真是像苍蝇一样烦,那我只好彻底拆了这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