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阳俊不屑的摇了摇头,这么多人围攻他一个,而且百宝楼的出口也被他们堵住了,萧辰几乎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现在除了能耍耍嘴皮子外,就只剩下等死了。

    眼看着黑压压的众人围了上来,胡平也叹了口气道:“萧先生, 他们人太多了,我给你挡一阵,你找机会先冲出去。”

    “不碍事,蚁多能咬死象,但我可不是象。”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突兀的伸手临空一抓。

    只见一把一尺九寸短剑蓦然出现在他手中,短剑闪着莹莹白光,看起来煞是不凡。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都差点没咬到舌头,这是什么?魔术嘛?凭空变成一把发光的剑,这未免太惊人了。

    就连任阳俊和林俊峰都不禁脸色一变,因为他们靠的近,能感到萧辰手中那把剑散发着一阵阵无形威压,以至于他们感觉再靠近一点的话,会透不过气来。

    萧辰看了一眼中的‘寒芒’,脸色淡然的一剑划下!

    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简单的一个劈斩,而面对萧辰的那一拨人则彻底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们看到一道从天而降,长约十丈的光芒朝着他们划下。

    “轰!”

    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不绝于耳,许多人都惊恐的四散逃开。

    整个大楼都因为萧辰这一剑而微微颤动了起来,天花板上的灰尘不停的抖落,玻璃率先裂开,紧接着地板、支柱开始出现裂痕。

    “大楼要塌了,快跑啊!”

    不知道是谁嚎了这么一嗓子,众人愈发惶恐起来,慌乱之中不少人都被踩在地上。

    “都别跑!给我抓这.”

    林俊峰脸色愈发难看,指着萧辰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一个人给一脚踩在地上。

    众人如同受惊的鸟兽,疯狂的想冲出门口,但是越慌张反而越难疏散。

    萧辰站在那,脸色淡然的看着众人四散而逃,他刚刚那一剑根本就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斩断这大楼的地基。

    一旁的胡老有些愕然的看了看他们,又回过头看了看萧辰。

    “我们走吧。”

    萧辰没有多做解释,带着胡平不急不缓的走到一面墙旁,然后一剑轰开一个大洞,走了出去。

    宁州省立医院,特级病房中。

    病床上躺着打满绷带的林俊峰,一旁的护士小心翼翼的给他换个绷带,但是轻轻碰一下都会让林俊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而病床旁,站着三个人,任阳俊脸色难看的将当时的事详细的重述了一遍,他身旁的两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都默然不言,气氛显然十分沉闷。

    任阳俊脸色十分难看的开口道:“爸,林叔叔,这小子不仅导致林公子受此重伤,还拆了我们家的百宝楼,这仇不能不报啊!”

    任道生叹了口气,突兀的一巴掌甩到了任阳俊脸上道:“你这个废物,老子让你事实告诉我,你却告诉我,那个年轻人一剑把大楼给劈倒了?真以为我已经老糊涂了吗?”

    任阳俊有些委屈的捂着脸道:“我说的句句属实啊,那个小子好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把发光的剑,然后一剑斩下,整个大楼都开始崩塌了。”

    “还他妈顶嘴!你继续编!看老子不打死你个废物!”

    任道生简直气不打一出来。

    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剑劈倒了大楼,难不成他是神仙吗?

    开什么玩笑,他活了一大把年纪都从未听说过这种离谱的事。

    “老任,好了,这事你们以后回去再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抓到这个肇事凶手,我儿子伤成这样,这仇得好好算算。”

    林巍然眼神冷了下来。

    任阳俊闻言脸色一喜,立刻开口道:“我已经派了人去盯着他,我知道他在哪里。”

    “好,打电话叫伍局长带人来,我们去抓人。”

    林巍然沉吟了一会儿道,任道生也点了点头。

    不管那小子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他难道敢公然对抗警察吗?这么样就无疑是找死了。

    袭警或者拒捕,情节严重可以当场击毙的,至于这个‘情节严不严重’,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吗?

    在这宁州,他们的确可以一手遮天,如今他们一个儿子被打成重伤,一个旗下最赚钱的产业被毁,这口气他们不可能忍得下。

    而且这不仅关乎私仇,还关乎他们在宁州的地位和威信。

    胡平家,萧辰一回来就进了房间,留下胡平和王晓兰在外面。

    胡平的脸色有些紧张,他不时的看了看外面,因为他已经发现了几个在追踪他们的眼线。

    但是萧辰一回来就进了房间,好像在研究那副买回来的画卷,根本不理会这些。

    他真不知道萧辰这是心大,还是真的有恃无恐,这几个眼线肯定是林家和任家派来的,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带人来报复的。

    此时,房间内,萧辰面前展开了那副被他买下来的画卷,整幅画卷都处于一层朦胧的云雾之中,虚虚实实根本看不清到底画的是什么。

    萧辰捏了捏画卷的材质,软中带硬,不过有些古怪的是,这画卷纸好像有些古怪。

    他用双指夹住画卷纸,用力一撕,但是并没有出现意想之中的一撕两半,甚至上面都没有留下一丁点皱褶。

    “有意思,居然撕不坏。”

    萧辰脸色闪过一丝异色,喃喃道。

    他刚刚已经略微用了三成力道,但是却没有在这画卷上留下一点痕迹,他也没有继续往下试的想法,万一真弄坏了,他哭都来不及。

    “现在,让我来看看你的真面目吧。”

    话音刚落,萧辰的双眼蓦然亮起一道微光,紧盯着这幅画卷。

    画卷中的云雾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之前萧辰远远望了一眼就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这也是他买下这画卷的原因。

    他死死的盯住了这画卷,双眼的光芒大作,想努力透过这层云雾看清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无意识的更加凑近了一些,越来越近,直到脸都快贴上去了。就在这时,突然耳边传到一阵似兽非兽的怒吼声,云雾蓦然拨开,一张血盆大口朝着萧辰咬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