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众人被这道劲风给掀翻撞在了墙上,尽皆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任阳俊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被连打了十几枪都没事,还会反弹一阵强风将他们掀飞。

    林巍然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子,其眼界也不是旁人可比的。

    关于武者的传闻,他也是有所耳闻,甚至他还认识几个实力高强的化境武者。

    那些人,举手投足只见就能造成莫大的破坏力。

    ‘难道这小子是一位武者,还是一位化境武者?’

    林巍然想到这,心中愈发不安起来了。

    若是在平日,这样的人物,他自然会客客气气的结交一番,但是现在,他和萧辰已经没了缓和的余地。

    而且自己儿子还身受重伤躺在医院里,此等大仇怎么可能一两句话就释怀。

    纵然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真是一位化境武者,他也得想办法弄死,以绝后患!

    “伍局长,此子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术,你快通知其他人来,为了我们宁州的以后的社会安定,一定要把这小子给扼杀在此地!”

    林巍然眼中杀意秉然,对着身边的伍局长冷声道。任道生同样是聪明人,也明白了林巍然的想法,随即附和道:“不错,此子若是逃了,日后只怕整个宁州都会鸡犬不宁,为了宁州民众着想,伍局长你快下命令叫后援吧。

    ”

    伍局长脸色有些难看,他同样也是被萧辰给镇住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啊,居然子弹都伤不了其分毫。

    “好吧,我这就打电话呼叫后援来。”

    伍局长没有多犹豫准备拿出手机时,突然房间内几个警员大声喊道:“他醒了!”

    “不许动!你现在被正式拘捕了!”

    坐在床上的萧辰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这两个紧张的小警员,他刚刚是在运行功法疗伤,功法会自行释放保护机制,当然外界发生的一切,他也是知道的。

    “你枪拿反了。”

    萧辰突兀的说了一句,其中一个警员立刻反应过来,调整好持枪姿势。

    “外面的几位,别躲了,进来吧。”

    萧辰撇过头自顾自的说了一句。

    这让外面林巍然等人不禁心中一惊,刚刚萧辰处于‘昏迷’状态,他们都没任何办法,如今萧辰醒了,那他们岂不是更加没有办法制服萧辰了。

    “哼,就看看这小子在玩什么花招!”

    任道生冷哼了一声,似乎是不想丢了面子,率先走了进去。

    其他人几人犹豫了一会儿, 也跟着一起走进了房间。

    “我们本无冤无仇,但是你们却非要致我于死地,能给我个解释吗?”

    萧辰扫了一眼众人淡然道。

    “你打伤我,导致他全身骨骼断裂十三处,还说无冤无仇?”

    林巍然脸色冰冷的盯着萧辰。

    “你砸了我的百宝楼,至今损失还没完全统计出来,但是起码不低于三个亿!你说该怎么赔?”

    任道生也眯着眼睛盯着萧辰。

    断人钱路,如杀人父母,何况三个亿这么大的一笔数字,本就不是小事了。

    伍局长也上下打量了萧辰一眼,开口道:“如果他们说的事属实,那你可得跟我走一趟了,还得加两项拘捕、袭警罪名。”

    萧辰听完后,淡然说道:“第一,你儿子是被他带来的那些人给踩伤的,我根本就没动他一根汗毛,如果我真想动手,他早就死得连渣都不剩了。”

    “第二,百宝楼之事起因是你手下的一个经理想强买强卖,先叫保安围攻我,而后你儿子又带来了一大批小混混围攻我,你要不要去查查摄像头录像再说?”

    “第三,这两件事都无法作为我的罪状,你一个小小的局长敢擅闯民宅,还对我开枪,你这官怕是做到头了吧?”

    当萧辰的目光望向伍局长时,双眼骤然闪过一道寒芒,这让对视的伍局长心头一惊,如同被一只洪荒猛兽给盯住了,这让他差点一屁股摔倒在地上。见萧辰说的有理有据,伍局长也哑口无言了,可萧辰最后那句话着实太刺耳了,他堂堂一个局长,虽然这件事做法有欠考虑,但也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能指责的

    ,况且萧辰这番话更像是威胁他!

    这让他定了定心神后,冷声道:“凭你一人之言,不足以当做证据,先跟我们走吧,如果事实真是如此,我会还你清白的。”

    “可以,你想抓我,那你先把他们三个也抓起来,如果我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他们三个才该被关起来。”

    萧辰脸色平静道。

    “呵呵,小子,你是在做梦吧?”

    任阳俊冷笑的走到萧辰身边,对着他耳边低声道:“这里是宁州,我们就是王法,想抓我们?下辈子吧。”林巍然和任道生则更加直接了,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望着萧辰道:“我们现在以宁州商会会长和宁州政委会长身份,控制你破坏商会成员财产和蓄意寻衅滋事打伤他人,小子

    ,乖乖束手就擒,否则我们可不客气了。”

    两人冷笑的看着萧辰,萧辰再厉害敢公然对抗警察吗?除非他不打算在华夏待了。

    等萧辰进了局子,还不是随他们拿捏,至于所谓的证据,他们根本连伪造都不屑去做,一句话吩咐下去,自然有人会替他们把萧辰解决掉。

    任阳俊说的不错,在这宁州,他们就是王法!

    伍局长也没有多说,示意几个警员上前把萧辰铐起来。

    萧辰脸色平静的望了一眼,拿着手铐朝着他走来的警员,两人立刻被吓退了。

    毕竟之前的事还历历在目,他们实在是怕了,鬼知道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还会有什么诡异的手段。

    “还真有意思,不过你们说错了一点!”

    萧辰突兀的笑了笑道。

    “什么?”

    几人都看着萧辰脸色诡异的笑容,都不禁皱了皱眉头。萧辰不急不缓的起身,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红底金星军衔章拍在桌子上道:“这里官职,老子最大!老子才是王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