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那个红底金星军衔章,全都瞪大了眼睛。

    林巍然等人更是差点没咬掉舌头。

    任道生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手,直到掐出血,他感觉到痛才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

    ‘完了,我完了。’

    他怔怔的望着这军衔章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之前那般高高在上的姿态,如今看来多么可笑。

    他们想诬陷一位将军,还想暗箱操作弄死他,这罪名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

    伍局长更是呼吸都屏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军衔章,彻底傻眼了。

    他带人围攻了一位将军?萧辰说的不错,他这局长算是做到头了,仕途彻底玩完!

    任阳俊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疯狂的大吼道:“这不可能!这军衔章一定是伪造的,冒充将军罪加一等!伍局长你快把他抓起来!”

    他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件事,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居然是一位将军,关键这个人是萧辰!他不愿意相信,也不敢去相信

    这事要是披露出去,他们两家等于是彻底完蛋了。“首先,我是南海蛟龙特战队的总指挥,你大可以打电话给你上司的上司验证一下,其次,不管我是不是犯法了,也只有军区的军事法庭可以抓我,你们几个小喽喽还没资

    格抓我。”

    在役军人如果犯法了,会由军事法庭来定罪,警察和其他司法部门是没有资格抓人的。

    伍局长拿出手机,手指颤抖着想要拨通上司号码,鉴别一下萧辰的身份真伪,但是却没有勇气拨通,如果萧辰的身份是真的,他和林巍然等人一起完蛋了。

    他咽了口唾沫,直接丢掉了手机,指着林巍然三人厉声道:“把这三个人给我抓起来!”

    林巍然等人脸色一变,他们没想到伍局长翻盘简直比翻书还快。

    “伍局长,平日里我可待你不薄啊,你上司可是我的”

    林巍然连忙想开口说话,但是立刻被伍局长打断道:“闭嘴!你们几个,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对了,任阳俊和林俊峰还合谋杀死了一位年轻女孩,这事估计被他们压下来了,你去查查,把这项加上,还那死去的女孩一个公道。”

    萧辰再次开口。

    任阳俊的脸色惨然,他心中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找萧辰麻烦。

    本来自己躲家里等风声过去了,一点事都没有,还能继续逍遥快活,如今余生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

    任道生和林巍然则苦涩的叹了口气,世事无常,上一刻他们还是高高在上的大世家家主,商会会长、政委会长,如今就沦为了阶下囚。

    而且他们这次踢到的是铁板,只怕以前那些‘老朋友’,没有一个敢捞他们。

    他们算是这次是彻底玩完了,宁州从此再无林、任两大世家。

    “带走!”

    几个警员迅速把他们三人给拷了起来,带到楼下的警车上。

    直到其他人都走了,伍局长有些紧张的赔笑道:“这事我的确不知情啊。”

    “我见你也不像是说谎,大概是受了那三个人的蛊惑,这样吧,你把他们的事处理好,这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如何?”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道。

    “是是是,我一定会秉公执法,把他们这些人这几年来的黑历史都挖出来治罪!”

    伍局长连连点头道。

    “那好,慢走不送。”

    “那我先告辞了。”

    伍局长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跑出了门。

    萧辰看着所有人都离开了,客厅的胡平和王晓兰还处于愣神状态,根本反应不过来。

    他们虽然没在里屋,但是也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萧辰的身份是一位将军!

    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来头这么大,这也能解释了为什么萧辰当时能出现在山上和科工委的人在一起。

    “萧先生,谢谢你。”

    胡平拱手道谢道。

    “哎,不必多礼,还是叫我萧先生吧,而且这事也是因我而起,你们只是无辜受了牵连,应该是我向你们道歉。”

    萧辰摇了摇头道。

    “萧先生,你看起来也就比我大一点,为什么已经是将军了?”

    王晓兰十分好奇的看着萧辰,如果萧辰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她根本不会相信这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文文弱弱的,根本就不像军人,而且还是一位大官。

    “因缘际遇吧,也或者是注定的吧。”

    萧辰笑了笑道。

    如果当初他没遇到王靖川,估计也不会发生后来的这么多事,与其说这是一种机遇,何不认为这本就是命中注定。

    越是修炼到高层次,他对于因果之道的理解也愈发深刻,很多事其实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的。

    “我要走了,科工委的直升飞机明天就到,我要坐这架飞机回南海了。”

    萧辰沉吟了片刻说道。

    “啊,你要走了啊。”

    王晓兰有些不舍的看着萧辰。

    “相识一场,也算是缘分,这个送你们吧。”

    萧辰从身上拿出了一瓶丹药递给了王晓兰道:“若是你日后决定修习术法,先服用此丹,可以给你洗髓伐骨,打好根基。”

    王晓兰接过小瓶打开后,倒出了一颗黑褐色的丹药在手心,顿时一阵清香扑面而来,让人闻之都觉得神清气爽。

    胡平见此,脸色一怔道:“这是.洗髓丹?”

    “不错,这丹药是我炼制的,虽然比不上我师傅的,但效用差不了多少,只能吃一颗,多则无益。”

    萧辰点头道。

    胡平连忙从王晓兰手上接过小瓶道:“萧先生,这东西太贵重了,无功不受禄,我们已经承了你太多人情,你拿回去吧。”

    作为术法界的人,自然知道洗髓丹的贵重,随便一颗拿出去都能拍出天价,还会引得其他人争得头破血流。

    如今萧辰直接拿了一瓶给他,都足够给他的重重孙子用了。

    “算是你给我的那块鳞片的报酬吧,收下吧。”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一眨眼转身便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