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飞机坪。

    雷章带着众多科工委的队员目送着萧辰等人上了飞机。

    “萧先生,这是后卿。”

    几个队员抬着一个套着黑布的男子送上了飞机,其他人都十分‘自觉’的让开了空间。

    毕竟谁也不想和和一个僵尸紧挨着,哪怕它已经死了。

    萧辰十分微微扫了一眼后卿,看起来科工委的人已经从它身上取了很多样本,大体还是完好无损的。

    “萧先生,我很好奇你要这个干吗?”

    张秘书忍不住问道。

    “一具不畏刀枪水火的尸体,这可是好东西。”

    萧辰悠悠道。

    一旁有位皮肤黝黑的平头男子突兀的开口道:“你想炼一具铁尸?”

    此言一出,其他人尽皆脸色一怔。

    炼尸在玄门道术中是一种很古老的术法,用术法控制尸体,让其变得很僵尸一样,区别就是它受人控制,且不会有自主思想。

    与其说是僵尸,不如说是行尸走肉更恰当点。

    在湘西赶尸匠中,他们就会利用这种术法使尸体行走,不过他们只是将炼尸术加以简化,效用十分低。

    萧辰也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男子,但没有开口多说什么。

    他猜得不错,自己本就打算将后卿炼制成铁尸,有这么一具刀枪不入的铁尸守护,自己也多了一份保障。

    大约两个小时后,飞机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张秘书急忙对着驾驶舱问道:“出什么事了?”

    驾驶员声音有些慌张道:“我们现在在兰州上空,可能是近期兰州天气多变,气流导致螺旋桨出故障了。”

    “有办法安全度过吗?要不然就绕开兰州。”

    张秘书问道。

    “不行,必须马上迫降,发动机也出故障了。”

    驾驶员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飞机事故不像车祸,可大可小,飞机一旦出了问题,那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

    “找个平稳的地方迫降吧。”

    张秘书很快就下了决定。

    这飞机上的人个个都是大人物,要是在这里出了点什么事,上头不得把他的皮给扒了。

    不多时,飞机迫降在一处距离城镇不远的郊外,这么大一架飞机在低空摇晃了半刻钟,早就被很多人给发现了,有些人则直接打电话报警。

    飞机刚落地没一会儿,几辆警车就飞快的赶了过来,把他们包围了。

    “你们是什么人?请出示身份证等有效证明自己的证件。”

    萧辰这一行人看起来就十分诡异,不像什么善茬,几个警察十分警觉的盯住了他们。

    张秘书拿出自己的证件给为首的一个警察扫了一眼道:“我们飞机坏了,带我们去找你们这里最高行政官。”

    或许是看到张秘书亮出的军衔,几名警察微微一怔后,立刻行了个礼。

    军警不分家,军衔虽然不通用,但是张秘书少将军衔再怎么着也比他们警局厅长要大。

    “要不几位再稍等片剂,我已经打电话通知市长了,他说十分钟内会派人来接你们。”

    为首的警察放下电话,笑着问道。

    “张秘书,这里距离京城还有上千里的路,而且没有直达出行方式,我们想先行离开,等一个星期后约好时间,我们再去京城找你拿报酬如何?”

    解正豪带着几个人上前对着张秘书说道。

    张秘书点了点头,这里距离京城还隔着好几个省,没有直达飞机和火车,换别的出行方式,至少得三天才能到。

    反正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剩下的事就不归他管了。

    “那好,你们路上小心。”

    见解正豪等人准备撤了,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一个接一个溜了。

    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可不愿意再陪着张秘书在这兰州继续苦等上几天。

    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萧辰和候辟谷。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不走?”

    “萧先生,我就住在兰州,不过我想搭一下警局的顺风车回去。”

    候辟谷笑着解释道。

    很快,几辆派来的专车到了,萧辰和张秘书加上后卿坐在其中一辆,候辟谷则另坐一辆离开了。

    见众人都纷纷离开了,张秘书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喃喃道:“可算送走了这些人。”

    从他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这些天可没睡好一个觉,他基本就等于是个后勤总管,不仅要负责任务的顺利完成,还要照顾到这里每一个人。

    “萧先生,你是第一次来兰州吗?”

    张秘书闲聊着问道。

    “第一次来,这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他忙活了这么久,也该放松放松了。

    “兰州最出名的地方莫过于昆仑山了,昆仑山脉横穿整个兰州,以此为界,分成兰州和藏区两个省。不过昆仑山虽然出名但并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

    张秘书意味深长的说道。

    之前在宁州的时候,他已经听雷章讲了许许多多发生在昆仑山脉脚下的怪事,以前对昆仑山心中的景仰也荡然全无了。

    “那我倒是有点兴趣了。”

    萧辰望着地平线边被层层云雾笼罩住的昆仑山脉,朦朦胧胧却带有一丝古老的神秘感。

    大约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市中心。

    一下车,立刻就有一群人十分郑重的接待他们。

    为首的是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穿着西装,头发梳的发亮。

    “这位就是张秘书吧,我是瑶山市的市长,张志平,欢迎你们来到瑶山市。”

    中年男子笑呵呵的上前和张秘书握手道。

    “张市长客气了,介绍一下,这位是萧辰,萧先生,他是”张秘书话还没说完,张志平就十分热情的搂住张秘书的肩膀打断道:“不用多介绍了,你们风尘仆仆赶过来,一定很累了,我给你们安排好了房间,就先在我这儿休息一会

    儿,等会儿下楼一起吃个便饭吧。”

    张志平已经早早的扫视过萧辰一眼,见萧辰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眼中没有提起丝毫兴趣,以为萧辰大概是张秘书随行的随从。而且张秘书是京城来的大人物,既然来到了这里,那肯定要想办法拉点关系,为以后铺路,至于张秘书身边的这个毛头小子,他根本就没有兴趣去搭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