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平家是一栋三层楼的大别墅,看起来装修就十分奢华。

    “张秘书,看来这张市长这些年捞的不少啊。”

    萧辰意有所指的说道。

    这么大一栋装修豪华的别墅,少说也得三千万起步吧,一个市长的工资哪有多钱去买别墅。张秘书笑着摇了摇头道:“他是不是清官我不知道,但是在兰州,很多小县长家里有几套房子十分正常,这里人口有一半都是少数民族,之前经济也十分落后,后来政策鼓

    励这里当官的带头自行发展实业带动经济,所以这里基本上当官的,在兰州各大公司多多少少都有些股份。”

    萧辰了然点了点头,这就类似于海外的社会制度了,有权有势的人先带头发展实业,带动当地经济,不过弊端很明显。

    但这里毕竟远离京城,而且当地人口一半都是少数民族,不好管理,所以任由其自行发展。

    “我估计那直升飞机还得要几天才能修好,你要是不急的话,就在这里住几天吧。”

    张秘书说道。

    “我要是不着急,会陪着你在这里等吗?等回了京城,马上把许诺给我的‘火种’给我。”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道。

    “放心,上头答应的事,一定不会赖账。”

    张秘书笑着说道。

    萧辰之所以答应张秘书的这次任务,是因为张秘书给他看了一张‘火种’的照片。

    火种是和寒晶同种的五行灵物,是打造五行灵剑必不可少的东西。

    还有之前他得到的那颗墨绿色小珠子,具有神奇的治愈效果,虽然萧辰不知道它是什么来历,但想来和五行灵物比,也是只强不弱。

    这样一来,他就能打造出三把五行灵剑,三剑可成阵,剑阵一起,所向睥睨。

    若是能成功打造出来,这三把五行灵剑组成的剑阵会是他的最强杀招。

    至于其他两个五行灵物,只能看日后有没有机缘搜寻到了。

    “我先出去一下,处理一下后卿的事,老是拖着一个僵尸躯壳走太麻烦了。”

    萧辰说完,张秘书立刻问道“你需要多久,说不准直升飞机故障不大,很快就可以走了。”

    “很快就好。”

    萧辰没有多废话,说完便打开门离开了。

    中午,客厅里,桌子上摆满了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张秘书,快快请坐。”

    张志平十分热情的迎接其坐下。

    “怎么就你一个?”

    张志平没看到萧辰问道。

    “他有点事出去了,一会儿回来。”

    张秘书没有多解释,其实他心里也嘀咕,萧辰居然要在这里炼制铁尸,万一后卿又活过来,那马上就大了。

    “那我们先吃吧。”

    张世平笑着说道,他只是随口一问,根本不在意萧辰,张秘书才是他的讨好目标。

    这时,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两人年纪不大,都是二十左右,不过穿着华丽,一看就不是普通老百姓。

    “爸,我们回来了。”

    两人走了进来,张志平立刻挥手示意两人过来道:“这位就是张秘书;这两位是我的女儿和儿子,叫张姚、张英卓。”

    两人显然早就得到了他父亲的消息,十分乖巧的对着张秘书问候了一声。

    “张秘书,您远道而来是客,这杯酒我敬你。”

    张英卓端起一杯酒起身一饮而尽。

    “客气了,张市长,你这一对儿女还真是不错啊。”

    张秘书被三人灌了一圈,略微有些醉意道。

    “这不是看在张秘书来了吗,一般他们都不会喝酒的。”

    张志平拍了个马屁道。

    关系这东西,只有在酒桌上才能慢慢打牢,显然张家三人都深谙此道,一杯接着一杯把张秘书灌的笑脸不断。

    这时,萧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边站着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巨塔般大汉,这大汉一对浓眉大眼,浑身肌肉虬结,看起来就不好惹。

    它便是后卿了,不过萧辰用了点小术法替它易容了一下,不然它原本的面貌会吓到别人。

    “萧先生,你回来了,快坐下一起喝杯。”

    张秘书看到萧辰,立刻招了招手道。

    萧辰点了点头带着后卿一起走了过去,他坐下后,后卿便直挺挺的站在他身后。

    张秘书可能是喝多了,略微扫了一眼后卿问道:“这人是谁啊?”

    “后卿,我的随从。”

    萧辰说完,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天池穴,帮他略微醒了醒酒。

    张秘书闻言也脸色一怔,如果不是萧辰下面的手按着,他差点要跳起来。

    之前那个所向无敌的僵尸王居然站在他身边,不足半米,虽然后卿已经被萧辰控制了,但他回想起当日的场面,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憷。

    张志平见张秘书脸色煞白,关切问道:“张秘书你没事吧?”

    “额,没事,我可能喝的有点多,有些头晕,我先回去休息吧,让萧先生陪你们。”

    张秘书勉强笑了笑道。张志平点了点头让几个佣人扶着张秘书回房间了,张秘书走后,张志平自然也懒得多搭理萧辰,他扫了一眼张英卓两人道:“我也喝的有点多,你们在这陪萧先生,我先回

    去休息了。”

    萧辰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张志平眼中对他的轻视,但却没有生气,攀炎附势本就是人之常情。

    “萧先生,我听说张秘书是京城的高干,您和张秘书是什么关系啊?”

    张英卓旁侧敲击笑着问道。

    “没什么关系吧,顶多算同仁。”

    萧辰想了想说道。

    此言一出,张姚和张英卓都忍不住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其眼中的惊讶。

    ‘难不成萧辰也是和张秘书一样是京城的高干?’

    两人都心中都冒出了这个想法。

    原本见自己父亲不大搭理萧辰,也准备离开的张姚顿时笑着端起一杯酒对着萧辰说道:“萧先生,这杯我敬你。”

    萧辰才二十出头,如果也是和张秘书一样大有来头,那她可不能错过了,这可是万里挑一的青年俊才啊。

    张姚喝完一杯酒,接着笑眯眯的问道:“不知道萧先生在京城担任什么职位?”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不在京城任职,我本身职业是个医生,在南海海陵市医院担任主任医师。”

    此言一出,张姚脸色的笑容立刻凝固了,一旁的张英卓同样也是如此。

    搞了半天,萧辰居然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医生,他们也明白为什么自己父亲不太愿意搭理萧辰了。

    换了他们,他们自然也懒得陪萧辰在这里浪费时间。

    两人直接变了脸,都冷漠的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只留下萧辰淡然的坐在那。对于这狗眼看人低的一家子,萧辰同样也懒得应付场面话,他本职是医生,副职是特战队的总教官,只不过他还没说完,这些人就没耐心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