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天色已经渐晚。

    张志平带着酒醒的张秘书走了出来,看到萧辰随口问道:“萧先生,今晚有一个舞会,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张志平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打算真的带萧辰一起去,但是萧辰却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啊,刚好在这里待着也无聊。”

    这倒是堵住了张志平后面要说的话,这时,张英卓和张姚都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准备出门。

    “英卓,姚儿,你们也是去参加舞会吧?”

    张志平对着两人问道。

    “对啊,爸,你们也打算去吗?”

    张姚点了点头。

    “那正好,你们带着萧先生一块去吧,人家是客人,你们怎么着也要尽到地主之谊。”

    张志平笑着说完,便带着张秘书先行一步了。

    虽然都是参加同一个舞会,但身份不同,圈子自然也不同,他可不打算带着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在身边跟着。

    张姚闻言,扫了一眼一旁的萧辰,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态度冷淡的说道:“那好,你跟我们一起吧。”

    萧辰没多说,点了点头,带着后卿一起走了过来。

    张英卓瞥了一眼后卿说道:“我们是去参加一个上流舞会,你带一个随从是准备干吗?难不成还担心有人会伤害你?”

    “我是怕把它留在这里,它会伤害别人。”

    萧辰淡然道。

    张英卓笑了笑,走到后卿身旁,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这随从四肢发达,而且从不说话,该不是傻子吧?”

    话音刚落,只见后卿突兀出手,一把抓住了张英卓的胳膊,微微一扭。

    张英卓顿时脸色一白,惨叫道:“快放手!”

    “后卿,放开他。”

    萧辰一发话,后卿也顺势松开了手。

    “不好意思,我这随从脾气古怪,最好不要乱碰他,不然我担心他会伤人。”

    萧辰说的很随意,但是在张英卓看来,这无疑是萧辰在给他一个下马威,在嘲笑他。

    张英卓眼神有些阴霾,但又不好继续追究,这闷亏只能往肚子里咽。

    “哼,走吧。”

    张英卓没有多说,转身便离开了。

    他身后的张姚快步追上来,关切的问道:“哥,你没事吧?”

    张英卓揉了揉还有些红肿的胳膊,声音冰冷道:“特么的,这小子在我们家居然这么嚣张,看老子一会儿给他点颜色看看。”

    瑶山市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中。

    整个酒店的三层都包了下来,作为舞会场地,萧辰等人一进门,轻缓的背景音乐纯音乐边环绕在耳边。

    “张公子、张小姐,好久不见啊。”

    一男一女迎面走来,男的穿着体面的西装,不到三十岁,看起来很像是个年轻有为的商人。

    一旁的女子则看起来有些怯懦,一直低着头,萧辰能敏锐的注意到她脖子上有一道道青色淤痕。

    “马先生,听说近日您父亲已经准备‘退位’,你马上就是马氏集团的总裁了?”

    张英卓兄妹显然和马姓男子熟识。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未婚妻,虞茹薇;这位小兄弟看的挺面生,不知是?”

    马姓男子转而望向了萧辰。

    “他叫萧辰,是外地来的,在我家暂住几天。”

    张英卓简单的说了一句,立刻转移了话题,和马先生聊起别的来了。

    张英卓兄妹和马姓男子走在前面聊的热络,而萧辰则在后面四处打量着。

    突然有人悄悄拉了一下他的衣服,萧辰立刻警觉的回过头,只见虞茹薇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隐秘的塞了个纸条给他,随即便扭头走开,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萧辰愣了一下,好奇的打开纸条一开,只见上面潦草的写着几个字,‘我被胁迫了,帮我报警’。

    萧辰看完微微皱起了眉头,而虞茹薇也顺势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眼中充满了希冀之色。

    这时,张英卓等人走到一个卡座旁坐下,萧辰突兀的走了过来打断了三人的聊天。

    “马先生,请问你这位未婚妻是哪里人?”

    马姓男子闻言,有些不悦的瞥了一眼萧辰道:“你算老几,我未婚妻的事,我干嘛要告诉你?”

    萧辰不急不缓的将纸条放在他们面前道:“这应该是你未婚妻的字迹吧?”

    众人见此都脸色一怔,马姓男子更是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盯住了虞茹薇。

    虞茹薇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连忙想拉开距离,可是马姓男子立刻抓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顺势就要抽过来。

    张英卓和张姚对视了一眼,十分‘默契’的扭过头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马家的马氏集团是瑶山市最大的公司,就是张志平看到马先生也要笑脸相迎。

    因为在兰州,有钱即是有权,他们得罪不起,也不愿意多生事端。

    虞茹薇吓的脸色一白,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但是两秒过后,臆想之中的耳光并没有打在她脸上。

    她睁开眼,只见萧辰身旁那个一米九的大汉死死的钳制住了马姓男子的手腕。

    “你们他妈的是不是活腻了?连老子的事都敢管?”

    马姓男子脸色阴寒的望着萧辰和后卿道。

    “如果这事属实,我觉得你应该要去牢底蹲几年。”

    萧辰脸色淡然的说道。

    一旁的张英卓见萧辰铁了心要管萧辰,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异色。

    在这瑶山市,马家的势力几乎遍布全城,而且萧辰这下等于是彻底得罪死了马先生。

    想在这里把马氏集团总裁拉下马,几乎是不可能的,反而萧辰会成为马先生的眼中钉,一定会死的很惨。

    “哥,这事怎么办?”

    一旁的张姚皱着眉头低声问道。

    “就当什么也不知道,放心吧,这小子死定了,马高亮是什么人?这小子想在马家的地盘上把马高亮送到牢里去,你觉得可能吗?”

    张英卓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他本还打算找个机会整治一下萧辰,现在倒是好了,萧辰自己非要作死,那他也不可能干坐着,自然要落井下石,推波助澜了。张英卓斜瞥着萧辰,眼中目光闪动,已经在开始酝酿着什么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