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先生,虽然你是我家的客人,但是凡事要讲证据,你无端诬陷马先生,他可以反过来告你的。”

    张英卓戏谑的看着萧辰道。

    “不错,你拿不出证据的话,就算你是我们家的客人,我们也不会偏袒你的。”

    张姚也附和道。

    “证据?人证物证不都在吗?是你们眼瞎,还是你们傻?”

    萧辰讥讽道。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人显然是打算助纣为虐了,只不过是为了面子,还想跟他装一下大义炳然。

    “你说这纸条是虞小姐给你的,怎么证明呢?红口白牙,空说无凭。”

    张英卓冷笑的望了一眼萧辰道。

    “难不成你们觉得这位虞小姐到了法庭上,还会否认这件事?”

    萧辰有些好笑的看着几人道。

    马高亮冷哼了一声道:“忘了告诉你,我未婚妻精神上有些毛病,她说的话不足以当成证明,我明天就带她去做精神鉴定,保证让你哑口无言。”

    一旁的虞茹薇听到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道:“我没有病,我是被他抓来的,他威胁我说不嫁给他,就杀了我父母。”

    “诺,你听到了吧?马先生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看来这位虞小姐真的需要去做一下精神鉴定了。”

    张英卓故作姿态的叹了口气道。

    “萧辰,我劝你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你跪下给马先生赔礼道个歉,这个事,我替你给马先生求个情,就算了吧。”

    一旁的张姚也戏谑的看着萧辰说道。

    看着这三人一唱一和,萧辰也有些生气了,好端端的一个正常人被诬陷成精神病,张口就是颠倒是非黑白。

    至于那所谓的精神鉴定,萧辰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没用的,肯定会被马高亮提前安排好。

    马高亮冷笑的看着萧辰,低声道:“小子,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想跟老子玩,看老子不玩死你。”

    萧辰也懒得跟他们多废话了,对着后卿吩咐道:“把虞小姐带上,我们走吧。”

    “走?没有我的同意,你想带我未婚妻走,刚好可以再加你一条罪状!”

    马高亮冷声道。

    “萧辰,你这就是无端生事了,好端端的诬陷马先生,如今又要抢走马先生的未婚妻,好歹我父亲也市长,这事我可不能坐视不管。”

    张英卓顺势起身,咄咄逼人的看着萧辰道。

    萧辰只是随意的扫了他一眼,虽然一个字没说,但是眼中的不屑之意已经溢于言表了。

    后卿带着虞茹薇转身就准备跟上萧辰一起离开,马高亮见此更是怒不可遏,立刻就想上前来抢人。

    他刚冲到后卿面前,只见后卿随意的一巴掌抽了过来,马高亮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五六米远,狠狠的砸在了一个卡座上。

    玻璃清脆的破裂声,吸引人所有人的目光。

    “这不是马高亮,马氏集团的总裁嘛?谁这么大胆子敢动他?”

    不少人都愕然的看着这一幕,马高亮在瑶山市的名头可不小,马氏集团数十亿的资产,是这瑶山市最大的税收公司之一。

    无论是商政两界的人物,没有一个人看到马高亮不笑脸相迎的。

    如今这样一个大人物居然被人给像丢橄榄球一样,砸在这卡座上,简直太震撼了。

    张英卓和张姚都一脸错愕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张英卓更是差点没咬掉舌头。

    他知道萧辰的这个随从应该是个高手,但是没想到这么彪悍,随手就把一个成年人扔出去五六米远。

    “萧辰,你是想找死嘛?纵容你手下打伤马先生!”

    张英卓立刻大声说道。

    他说这话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围观众人知道,这事是萧辰干的。

    果不其然,众人闻言都纷纷和萧辰拉开了距离,脸色古怪的看着他。

    “这小子是哪家的后辈啊,居然让手下打了马先生,估计他和他家族要遭殃咯。”

    有人摇了摇头道。“岂止是遭殃,我听说马高亮比他父亲更狠,之前有一家公司欠了他们的钱逾期没还,他带人直接砸了那家公司,还把哪家公司的负责人都绑了起来,听说命都没了半条。

    ”

    一旁有人接话,一脸唏嘘的说道。

    欠他家钱都差点没了半条命,如今他被打成这样,那动手的人,估计是死定了。

    马高亮被人给扶了起来,满脸都是血,身上还有好多玻璃渣,看起来十分凄惨。

    他恶狠狠的指着萧辰,咬牙切齿道:“给我把这两人抓起来!”

    这家五星级酒店同样也是马家的产业,听到老板的命令,顿时诸多保安纷纷涌了进来。

    张英卓见此,不禁得意的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这小子今天怎么脱身,就算那位张秘书为他开口求情,只怕都没用。”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张秘书虽然是京城的大人物,但是这里是瑶山市,他是没有权利管辖的。

    说白了,这里的人如果不给张秘书面子,那么张秘书在这里和普通民众没区别。

    何况萧辰只是一个小医生,他相信张秘书要是知道萧辰惹了谁,肯定也懂得弃军保帅的道理。

    虞茹薇站在萧辰身边,看着周围逼近的一圈保安,脸色有些复杂的对着萧辰说道:“先生,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谈不上连累,自然遇上了这事,我自然就要管管,再说了,就这些人,还不够我手下一只手打的。”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众多保安对视了一眼,立刻一起冲了上来。

    看起来有些呆滞的后卿,立刻动了起来,一旁的众人看着这个一米九的大汉,冲进人群,如同狼进羊圈一般。

    一拳、一掌、一脚皆有莫大的伤害力,被打中的人,轻则倒飞出去,昏迷不醒,重则口吐鲜血,只剩下半条命了。

    马高亮看着自己手下这二十多名保安对上后卿,如同切瓜砍菜般横扫一空,顿时脸上的冷笑凝固了。

    张英卓和张姚同样也是这幅表情,张姚咽了口唾沫道:“哥,他还是人嘛?”

    张英卓也被后卿的神勇给吓到了,但随即就稳定了心神,他毕竟见识更广一点,立刻就猜测道:“马先生,这小子的保镖是一位武者,普通人对付不了他啊。”马高亮双眼闪动着仇恨的光芒喃喃道:“武者是嘛?我马家也有,我倒要看看这两个人今天怎么逃得出老子的手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