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的打斗声也让整个舞会都戛然而止了,不少人都下楼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萧先生!出什么事了?”

    张志平带着张秘书刚下楼就看到一群被打的皮青脸肿的保安围着萧辰等人。

    “你们来了刚好。”

    萧辰转而对着身边的虞茹薇说道:“把你身上的事告诉他们。”

    也许是见识了萧辰的厉害,虞茹薇也有底气了,开始述说自己被马高亮抓走、胁迫的事。

    张秘书听完后,眉头深锁指着马高亮道:“真是没了王法了!居然敢做出这种事!”马高亮身旁的张英卓立刻凑过去低声解释张秘书的身份,高高亮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立刻赔笑道:“张秘书,这事不是你想的这样的,她是我未婚妻,精神上有些毛病,她

    说的话可不能当真啊。”

    “胡说八道,这位小姐哪里有半点精神不正常的样子,居然还敢血口喷人,真是无法无天。”

    张秘书脸色阴霾道。

    他转而对着身旁的张志平道:“张市长,这是你辖区的事,该怎么处理,你说。”

    张志平脸色阴晴变幻了一阵,笑了笑道:“我也觉得此事有蹊跷,不如等我先查清楚再说,毕竟马先生是瑶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想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那这么多人围攻萧先生,你也不管管嘛?”

    张秘书皱了皱眉头道。

    “这属于年轻人之间的私事,不好管啊,年轻人嘛,血气方刚,只要不闹出人命,就让他们发泄一下吧。”

    张志平干笑了两声道。

    他虽然口头上表明立场两不相帮,但是潜台词很明显了,他是偏向马高亮的。张秘书虽然是京城来的人,但是天高皇帝远,管不到他们这;而马高亮是瑶山市本地的地头蛇,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两家还有很多生意往来,孰轻孰重,他心中已

    经有了分寸。

    张秘书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出来张志平的言外之意,但他心里明白,自己虽然论官职不知道大张志平多少级,但是却没有权利干涉瑶山市内的事。

    如今张志平只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表面上表明两不相帮的立场,已经很难得了,剩下的事只能看萧辰了。

    张英卓戏谑的看着萧辰,心里早就猜到了他父亲会这么说,帮内不帮外,这是很正常的事。

    “马先生,这小子没了靠山,现在就任凭你拿捏了。”

    张英卓低声道。

    马高亮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冷笑,萧辰想拿张世平压他,估计他是不知道张志平能坐到这个位子,和他家的支持密不可分。

    “小子,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给我道个歉,把我未婚妻还给我,这事我就当过去了。”

    马高亮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看着萧辰道,他已经悄悄派人打电话喊救兵了,等援手来了,萧辰还有他那个随从都得跪下求饶。

    ‘蛇鼠一窝。’

    萧辰不禁暗自摇了摇头,越是这种远离京城的地方,地方制服的漏洞只会成为某些人敛财和欺压民众的工具。

    这时,门口的人群突然分开一条路,一道洪亮的声音传了进来。

    “马先生,这么急着找我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只见一名穿着灰色长衫,身材高瘦的中年男子,背负双手走了进来。

    “杨师傅,您可算来了。”

    看到来人,马高亮连忙堆起笑脸上前打招呼。

    一旁冷眼旁观的张志平看到来人,也连忙走上前打招呼道:“杨师傅也来了啊。”

    杨师傅对着两人点了点头,态度带着些许倨傲,但是两人却没有感到丝毫不妥,丝毫本就应该如此。

    张姚有些好奇的对着她哥问道:“哥,这杨师傅是什么来头啊,怎么父亲和马先生都这么客气。”

    “他们不是客气,是畏惧,你年纪小不知道杨师傅当年的战绩有多辉煌,这整个瑶山市估计没人能让他平辈相待。”张英卓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年从越州流窜到兰州的一群罪大恶极的逃犯,不知道打死打伤了多少警察,让整个兰州民众都惶惶不知终日,兰州上头还发布了悬赏通告

    ,奖金达到了八位数,但据说那一群人最差都是内劲大成的武者,根本没人敢接悬赏,之后就是杨师傅出手了,孤身对战那群人,全部被其毙杀,一战成名。”

    “就算他功夫厉害点,也没什么值得父亲也这么卑躬屈膝吧?”

    张姚依旧疑惑的问道。

    “因为他当时名气大振,后来被周五山大师收为了记名弟子。”

    张志平刚说完,张姚立刻瞪大了眼睛,杨师傅的名头她没听说过,但是周五山的名头,她从小就知道了。

    不仅是她,几乎兰州所有人都知道周五山大师,其当年事迹更是被人传的神乎其神。

    寻妖、抓鬼、灭僵尸,搬山、填湖、引天雷,简单的一句话就足以概括周五山神通有多强。

    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周五山出生在兰州,能被兰州人传颂成这样,也表明了他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这样的大人物,几乎没人有资格见上一面,所以他的徒弟们在外行走,个个都被万人簇拥,即便杨师傅只是他的一个记名弟子,但那也不得了。

    马高亮对着杨师傅低声说着什么,目光不时望向萧辰。

    杨师傅也顿时注意到了萧辰,但只是随意扫了他一眼,眼中透露着一丝不屑。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值得喊他来出手,这简直有辱他的名头。

    “我的规矩你是明白的,出手一次,一千万,死了人要加倍。”

    杨师傅淡然道。

    马高亮眼神阴霾的瞥了一眼萧辰,咬了咬牙道:“好,你把那小子和他随从都解决掉,我给你三千万,生死不论。”

    见马高亮这么爽快,杨师傅脸色浮现了一抹笑意,在这个年代,钱才是最实在的东西。

    杨师傅点了点头,走向萧辰等人面前,脸色傲然道:“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跪地投降,我留你们一条小命。”怎么说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直接出手欺负两个小辈,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出手也得有个理由,如果萧辰识相,自己跪地投降也省得他麻烦了,如果负隅顽抗,那他只

    好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

    萧辰脸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对着后卿吩咐道:“把他打醒。”

    “你说什么?”杨师傅闻言,脸色骤然一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