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的话,和他脸色那种无所谓的态度,简直就是对他的轻蔑。

    他当年名声大振的时候,这两个毛头小子还没出生呢,而且自己现在可是周五山大师的记名弟子,从来都没人敢这么蔑视他。

    杨师傅顿时怒气上头,眼神冷了下来道:“看来我不展现点真正的实力,日后会被别人给看轻了我杨化天。”

    说完,他猛地暴喝一声,一脚跺下,整个大厅都随之一震,桌子上的器具都纷纷掉落下来,玻璃上都出现了一丝丝裂痕,如同真的发生了地震一般。

    这让不少人脸色微微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师傅,只是随意的跺一下地面就引起如此大的震动,那要是全力出手,萧辰等人还不被打成肉泥?

    马高亮见此,眼睛一亮喃喃道:“这三千万果然没白花。”

    本来想着花三千万请杨师傅出手,还是有些心疼的,但看到杨师傅一出手就有如此大的威势,心中也不免释怀了。

    他就当花钱交个朋友了,日后遇到麻烦,再开口时也更方便了。

    “哥,这杨化天这么厉害啊。”

    张姚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已经快要颠覆她的认知了。

    张英卓也一脸神往的望着他道:“果然名不虚传啊,能成为周五山大师的弟子,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今日得此一见,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武者和玄门术士的存在在他们这些上流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但很少有人见到他们出手,能旁观看到,也是日后和朋友一起聊天吹牛的资本了。

    “这小子死定了,他惹怒了杨师傅,只怕今天很难活着出去了。”

    张英卓也不由的笑了起来,这个狂妄的小子,早让他恨的牙痒痒了,如今杨师傅出手了,他倒要看看这小子一会儿跪地求饶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只见杨化天身轻如燕,转瞬间就冲到了萧辰面前,正当他一掌拍向萧辰时。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杨化天看到后卿诡异的出现在他身边,脸色一怔,但反应十分迅速的一掌拍到他胸膛。

    后卿看起来有些木讷,根本没有躲避,这让杨化天嘴角不由得 扬起一抹冷笑。

    他自从拜周五山为师后,苦心钻研武道和术法的融合,他这一掌不仅包涵了万钧之力,还附带术法在上面,这一掌如果拍实了。

    就算后卿没被巨力震碎心脏,也会被火系术法给烧成焦炭。

    “咚!”

    一身闷响,传到杨化天的耳中。

    后卿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但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着他。

    “这!”

    杨化天瞪大了双眼,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有人能硬挨他这一掌,而不受任何伤害的,他不可置疑的看着后卿的胸膛,上面居然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而他手掌还隐隐有些颤抖,刚刚那一掌打在后卿身上,仿佛打在精铁上一样,震的他手臂都发麻了。

    没等缓过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后卿猛然一拳打了过来。

    “轰!”

    杨化天如同一个皮球一般,被后卿一拳打飞,砸在了墙上,留下了一个大坑。

    全场都鸦雀无声了,众人有些机械的转过头看着那一面被砸出大坑的墙,而杨化天如同被镶嵌在墙上装饰品一般,挂在了上面。

    他头发散乱着,嘴角溢血,看起来十分狼狈和凄惨。张志平差点没咬断自己舌头,杨化天当年一战成名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科员,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杨化天拜了周五山大师为师,应该愈发厉害了,怎么这么不堪一

    击?

    马高亮的脸色也是一白,他的‘三千万’被人一拳打在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这还是人嘛,一拳就把杨化天给打成这样了。’

    马高亮不禁咽了口唾沫,望着站在那神鬼莫测的后卿,心头不禁‘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

    张英卓脸上的笑意也凝固了,脸色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难看。

    萧辰的这个随从居然这么厉害,这不可能啊!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甘愿当萧辰的一个随从。

    萧辰只是一个小医院罢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厉害的手下,除非萧辰还有别的身份。

    张英卓想到这,脸色惨白,他目光有些闪烁,心中已经开始升起了悔意。

    一旁的张姚拉了拉愣神的张英卓道:“哥,这杨师傅不是冒牌货吧?”

    她不愿意相信萧辰身边那个木呆呆的手下,一拳就打飞了名气如此之大的杨化天,这简直再次颠覆了她的认识。

    张英卓叹了口气,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道:“他就是真的杨化天,我也不知道萧辰到底是什么人。”

    所有人中,只有张秘书看着后卿,脸色有些怪异,他总算明白萧辰为什么简直要后卿了。

    这具炼尸几乎已经发挥了后卿七成以上的实力了,相当于是两个萧辰,一个萧辰都把这华夏给闹得天翻地覆,何况两个加在一起。

    ‘这事得汇报给上面,看看能不能把这后卿给要回来。’

    张秘书心中暗道。这东西如果到了他们手里,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一个不畏刀枪水火,甚至他估计连导弹都打不死的怪物,如果能武装一下,简直就是国产的美国队长了,这样的超级士兵

    在战争时期就是个人肉收割机了。

    此时,杨化天有些艰难的从墙上挣扎着落下来,双眼睚眦欲裂的望着后卿。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一拳打飞,这种事简直会成为他一生的丑闻,而他估计也无法成为了周五山的真正徒弟。

    “我要杀了你!”

    杨化天怒吼了一声,疯狂的冲向了后卿。

    萧辰叹了口气道:“住手吧,再动手,你会死的!”

    “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呢!”

    杨化天怒喝一声,凌空跃起,一拳当头打下,这一拳包涵了他毕生的苦修功力,拳风产生了刺耳的音爆声,使众人都不禁捂住了耳朵。

    马高亮有些绝望的眼神也焕发了一丝神采,这一拳的威力似乎能轰平这半个大厅!

    “找死!”

    萧辰冷哼了一声,既然不领情,那他也不会客气。

    只见萧辰手中灵光一闪,寒芒立刻出现在其手中,对着攻来的杨化天凌空一斩!

    “咔嚓!”

    一道清晰的骨裂声传来,杨化天还没来得及冲到萧辰面前,在空中尸首分离,落在了地上。

    马高亮看着杨化天死不瞑目的脑袋,直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眼神有些木讷的转移到了萧辰身上。“这是什么武技?仙法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