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英卓兄妹已经彻底看傻眼了,萧辰突兀的出手,比之前后卿一拳打飞杨化天更惊艳。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年纪轻轻,看起来文文弱弱的青年居然这么厉害。

    张英卓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想隐藏在人群中,生怕被萧辰给注意到。

    想起自己之前得罪萧辰的画面,张英卓恨不得马上就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他看来,萧辰已经不是人了,这简直就是神仙啊,估计传闻中的周五山也不过如此吧。

    张志平同样也是一脸错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会相信。

    场面一度寂静了几分钟。

    直到一位被吓坏的女子尖叫起来,众人才慌慌张张的往外面跑。

    萧辰不急不缓的走到了马高亮面前,居高临下望着他道:“再给你一个机会,把这位虞小姐的事,原原本本说个清楚。”

    马高亮对视上萧辰那冷峻的眼神,不由得心头一紧,但他毕竟是瑶山市的地头蛇,混了这么多年,心里自然有股谁都不服的气。

    他咬着牙望着萧辰道:“小子,你别嚣张,你杀了杨师傅,惹了大麻烦,就算我不对付你,周五山大师也不会放过你的。”

    周五山在兰州是个传奇,他的徒弟被人杀了,哪怕只是个记名弟子,这事也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到时候会有很多想求见周五山的人,为了献殷勤而对萧辰下手,萧辰在这兰州几乎再无立足之地。

    “周五山这个名字我已经听到很多次了,他很厉害吗?我倒是想领教一下。”

    萧辰淡然道。

    “但是现在,你该考虑的是你自己的安危,别以为有张志平在,我就拿你没办法,如果惹我不高兴了,我连你们一起杀。”

    萧辰眼神慢慢冷了下来。

    马高亮能感觉到萧辰话语中阴寒之意,如同被寒冰包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脸色阴晴不定片刻,才艰难的说道:“这次算老子栽了,从今天起,我和虞茹薇再无任何关系。”

    “不够,你威逼胁迫她人,以为这样就行了吗?”

    萧辰摇了摇头。

    “你小子不要得寸进尺!这瑶山市是我的地盘,我是马氏集团总裁,我就不信你敢动我一根汗毛!”

    马高亮冷声道。

    话音刚落,萧辰手捏剑指,对着其手臂凌空一划。

    “啊!”

    顿时,马高亮惨叫了一声,左臂被完整的切了下来,伤口血如涌柱,疼得马高亮差点昏死过去。

    “张市长!救我啊,快救我啊。”

    马高亮脸色发白的,爬向张志平。

    张志平也被萧辰的杀伐果断给镇住了,他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道:“马高亮,我就知道你平日私底下作恶多端,如今萧先生给你一个机会,你再不坦白,我也帮不了你。”

    见张志平转眼就翻脸不认人,马高亮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张志平也顺势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他也不是傻子,就凭萧辰展现的诡异手段,他能猜出来萧辰一定不是普通人。

    而且张秘书显然和萧辰关系不一般,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是时候重新选择站队了。

    马高亮失去了所有依仗,脸色惨白的说道:“我认罪。”

    张家。

    萧辰等人回来后,张英卓兄妹早就不见了踪影,估计是害怕萧辰事后清算,故意躲了起来。

    萧辰也没有多问,这两兄妹都是那种势利眼,狗眼看人低的人,和他们多计较反而会失了身份。

    张志平则一路赔笑,不时旁侧敲击打探着萧辰的身份。

    但萧辰对他爱搭不理,这也让他觉得有些无趣,便不再多言了。

    “萧先生,张秘书,天色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至于今天在舞会上的事,我会说明,这是出自您自卫的情况下,过失杀人的。”

    张志平说道。

    “那麻烦你了,我先回房了。”

    萧辰点了点头,转身就准备走。

    “哎,等等。”

    张志平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喊住了萧辰。

    萧辰转过身疑惑的望着他。“萧先生,恕我多嘴,杨化天是周五山大师的弟子,他死在你手里,只怕你未来几天不会太安稳,就算是在我家,对你的安全我也有心无力,所以我建议你找个地方躲一躲

    吧。”

    张志平话说的很委婉,但是言外之意就是让萧辰走人,别连累到他。

    “行,我知道了,我明天出去找个酒店住。”

    萧辰点了点头,转身回房了。

    张志平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能这么简单的就打发掉萧辰,他也有些暗自庆幸。

    他望着萧辰的背影,不禁心中暗道:“不知道你是真的有恃无恐,还是根本不明白周五山大师的厉害。”

    次日清晨,萧辰收拾好东西,带上后卿一起离开了张家别墅。

    在他和后卿刚刚出了门以后,一道人影悄然跟上了他们。

    大约走了半刻钟,奇怪的是,萧辰并没有往市中心走,而是选择了一条偏僻的小路。

    他停了下来,蓦然转过身对着某处开口道:“出来吧。”

    大约过了两秒,一位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不急不缓的走了出来,有些诧异的看着萧辰。

    “跟了我一路,你也累了吧,不如坐下来聊聊,你想干嘛?”

    萧辰笑着问道。

    男子脸色有些惊疑不定,过了半晌才开口道:“你是如何发现我的?我的匿气术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就算你是术法大师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发现我。”

    “老实说,你的匿气术十分厉害,我还差点被你蒙过去了,但不巧的是,你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暴露了你,不巧的是,这个东西我也想要,所以就把你引到这里来了。”

    萧辰笑着解释道。

    这番话反而让男子愈发惊疑起来,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暴露了他?

    忽然,他脑海中闪过一个东西,有些不确定的看着萧辰道:“你想要我身上什么东西?”

    萧辰从怀里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鳞片道:“很简单,我想要这个,你身上应该也有吧?”看到萧辰手中的鳞片,中年男子脸色彻底变了,失声喊道:“你怎么会有龙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