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匕首即将刺中萧辰时,男子嘴角也不禁扬起了一抹喜色。

    以他的阅历早就看出萧辰身边的后卿是具炼尸了,实力这么强悍的炼尸他也是十分眼馋的。

    只要萧辰一死,龙鳞归他,这具炼尸也是他囊中之物,简直一举两得。

    仅仅一眨眼的时间,匕首毫无阻碍的刺到了萧辰身上,但没有出现意想之中的画面,而是匕首触碰到萧辰时,发出了一阵金石交加声。

    “铛!”

    这道轻微的回响让男子脸色猛然一变。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的匕首,前段的刀刃都微微弯曲了,而他的手臂也被震的发麻。

    “你难不成不是血肉之躯?”

    纵然横练大师在这种情况下, 如果来不及催发功法,被他突然偷袭也会受到重伤。

    但萧辰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男子瞪大了双眼满脸的震惊,一击未建功,他想都不想转身就想跑。

    这时,萧辰不急不缓的回过头盯住了他道:“我放你一条生路,你偏偏自寻死路。”

    “后卿,杀了他。”

    萧辰淡然吩咐了一句,没有继续多看,转身自顾自的离开了。

    没过多久,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后卿身上沾着一些血迹回来了。

    与此同时。

    兰州道云山,一座道观中。

    每天有许多慕名来访的客人,都是为了想见一面周五山大师的真容。

    但是他们几乎是没人有机会见到周五山的,甚至连他的一些徒弟都很少见到,只有一些徒子徒孙在外面负责接待。

    院子里有一尊青铜古钟,被风吹日晒,上面锈迹斑斑,腐蚀的很严重。

    据道观的人说,这是周五山的法器,特意留在这里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而且它根本无法用人力敲响,一来二回,所有人都知道了这钟的古怪,都不敢随意触碰了。

    就在这时,青铜古钟蓦然自行敲响了!

    咚!咚!咚.

    震耳欲聋的钟声,回荡在整个道云山上,所有人都驻足望去,这钟声似乎带着一丝悲戚的意味,让人闻之有些黯然神伤。

    “师兄,这钟怎么响了?”

    “我也不知道啊,听说这是师祖的宝贝,我去问问师傅吧。”

    两个在外面打理的青年脸色有些惊慌的说道。

    平日里,这青铜钟都是拉了隔离线,不让游客靠近的,以免损坏了周五山大师的法器。

    钟声一响,道观里面突然涌出来一群人,这些人年纪不等,但最少都是四五十岁了。

    两个青年看到这群人,脸色微微一怔,但随即就恭敬的上前开口道:“诸位师叔、师伯,这青铜钟”

    “不用说了,这事跟你们没关系,下去吧。”

    为首的一位老者挥了挥手,脸色有些黯然的叹了口气。

    一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一个个都深锁着眉头,像是在想着什么事。

    “出事的是杨超师弟吧,我记得他一直在山下行走。”

    一位大胡子的男子瓮声道。

    “哼,我倒要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对我们道云山的人下手。”

    一位性子急的中年男子说着就准备上前来。

    但他立刻被为首的老者给拦住了道:“别着急,师傅来了,看他怎么说。”

    他的目光望向一侧,只见一位唇红齿白,但却有着一头不和谐的银发男子走了过来。

    众人立刻躬身喊道:“拜见师尊。”

    四周的游客根本不知道,这位面相看起来三十左右的男子就是名震天下的周五山大师。

    周五山脸色淡然的挥了挥手,示意众人不必多礼。

    修道之人,必先断绝无根杂欲,生离死别看的都十分淡,所以纵然他徒弟死了,他脸上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悲伤。

    “师傅,杨超师弟出事了。”

    为首的老者开口说道。

    周五山没有说话,走到了青铜钟面前,伸手单指在其上面一点。

    顿时一阵五色霞光闪过,青铜钟上空出现了一副画面。

    这是杨超被后卿毙杀时的最后几秒钟,众人等于再次目睹了他们同门师兄弟被杀,一时间大多气愤难安。

    周五山看到后卿,不自觉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惊疑。

    他能看出来后卿只是一具炼尸,但是后卿总给他一种很古怪的感觉,这是他很多年都没有的感觉了。

    周五山手指再次一点,画面一闪,萧辰出现在了画面中和后卿并肩而行。

    此时。

    萧辰带着后卿准备赶往市中心,蓦然停下了脚步,微微抬头望着空无一物的天空。

    只见他双眼泛着光芒,对视上了正在窥视他的周五山。

    两人就这么隔空相望着,半晌,周五山率先开口了:“你杀了我两位弟子,还抢走了其中一位身上的宝物,难道你准备逃嘛?”

    “你猜错了,我准备去找你呢。”

    萧辰话音刚落,双眼的光芒大盛,如同炽热的太阳,让人无法与之对视。

    周五山面前的画面也随之消失不见了,这倒是让周五山的脸色难得出现一丝愕然。

    “师傅,这小子太嚣张了,让我们去为杨超师弟报仇吧。”

    不少人纷纷开口道。

    “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准下山。”

    周五山淡然开口道,但是并没有解释原因,这反而让众人愈发对萧辰愤慨,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次日,萧辰和后卿一起离开了酒店,准备前往道云山。

    因为周五山的缘故,道云山几乎成为了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但是上山的路不好走,需要有专门的导游带队,从而衍生了去道云山的旅游团。

    萧辰和后卿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去道云山的时候才发现,车子是开不上山的,只能找旅游团带队一起上去。

    无奈之下,萧辰找了一个即将出发的旅游团,多付了一倍的钱,导游才乐呵呵的让他们同行。

    “你们也是去道云山旅游的吗?”

    坐在旅游团的公交车上,萧辰身旁的一位女孩好奇的打量着萧辰和后卿这怪异的两人组问道。

    “嗯,算是吧。”

    萧辰点了点头。

    “认识一下吧,我叫董诗琪,你们呢?”

    女孩笑着问道。

    “我叫萧辰,这是我远方大表哥,不爱说话,叫他阿卿就行了。”萧辰刚说完,董诗琪身边打着瞌睡的女子醒了过来,冷冷的开口道:“诗琪,出门在外,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说话,小心被人给骗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