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女子长着一张稍显妩媚的瓜子脸,但是她脸上那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冰冷,更突显其独特的气质,让人十分有征服欲望。

    “依萱,你想太多了,我看萧大哥和阿卿哥都不是坏人。”

    董诗琪有些嗔怪的说道。

    萧辰看起来二十出头,文文弱弱的像个学生,而是后卿则一副木讷脸,看起来有点呆,怎么看着一对组合也不像什么坏人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像你这种年纪的女孩,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坏人会惦记。”

    女子依旧撇了撇嘴道。

    其言外之意自然是暗指萧辰不安好心了,萧辰也有些无语,明明是董诗琪找他说话的,自己倒无端端被人打上坏人标签了。

    “萧大哥,你别多想啊,这位是我的闺蜜赵依萱,她就是这样嘴上不留情面,但是心底好着呢。”

    董诗琪赔笑道。

    “无妨,你们两个女孩子出门在外,多安个心眼正常。”

    萧辰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一路无言,旅游团的汽车停在了一个休息站,准备等众人吃过午饭再继续走。

    萧辰找个张无人的桌子,和后卿一起坐下来,点了几个菜。

    后卿是炼尸不需要吃饭,但他还是凡人,五谷杂粮依旧少不了的。

    此时,董诗琪和赵依萱也走向了他所在的餐馆,但是她们来晚了,为数不多的空桌都有人了。

    “算了,买两桶泡面凑合一下吧。”

    赵依萱叹了口气道。

    “哎,那不是萧大哥吗,我们跟他们一起拼桌吧,反正各付各的钱。”

    董诗琪建议道。

    “还是算了吧,大家都不熟。”

    赵依萱嘀咕道,但主要的是之前她在车上对萧辰冷嘲热讽了几句,现在要去碘着脸和别人一起坐,她觉得面子过不去。

    董诗琪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笑着说道:“不要紧,我觉得萧大哥看起来人很好说话的。”

    她说着就拉着赵依萱往萧辰所在的桌子的走去,但这时,突然两名年轻的公子哥起身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他们上下打量了一眼赵依萱两人,笑着眼睛都眯起来了,显然能在这种地方遇到这么漂亮的妞儿,可是十分难得啊。

    “两位是不是要去吃饭?不如一起坐下聊聊吧?”

    左侧的男子笑着开口道。

    赵依萱扫了一眼两人的表情,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道:“不必了。”

    她说完就准备走,但立刻被其拦了下来道:“哎,相遇就是缘,别急着走嘛,何况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我叫崔弘毅,这位是我的朋友洪泽,不知道两位芳名?”

    “我没兴趣告诉你们,别拦着我们了。”

    赵依萱冷冰冰的脸色并没有劝退两人,反而更激发了两人的兴趣。

    得不到的东西才是好东西,这句话是真理,无论用在哪个方面都是一样。

    崔弘毅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望着两人道:“那我今天如果非要你们留下来呢?”

    “你敢?”

    赵依萱怒目而视道。

    “你们再纠缠不清,信不信我们报警了!”

    董诗琪也被这两个泼皮无赖给搞得有些害怕了。

    “呵呵,这里荒郊野岭的,你就算报警了,不说警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我估计这种事也没有哪个警察愿意大老远跑一趟吧?”

    洪泽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看起来这种事他没少过,已经拿猜透了两人所有的想法。

    “你们!”

    两人被气的不行,转身就想跑。

    但她们两个弱女子,哪是崔弘毅和洪泽的对手,她们刚一转身就被两人给抓住了。

    顿时,四人的吵闹声引起了附近许多人的注意,有几个看不惯的大哥准备起身上前帮忙时,突然被同伴给拉住了衣服。

    “这两个人是道云山道观的人,负责后勤采购的,他们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干这种事了,因为他们背后有靠山,这里又是道云山地界,几乎没人敢找他们麻烦。”

    “难不成眼睁睁看着这两个姑娘被欺负?”

    被同伴制止的大哥有些气愤的说道。

    “实话告诉你吧,这两人算不得什么,但是他们的老大是道观山的三代弟子,是一位真正的术士,你若是想找死,我也不拦着你。”

    同伴低声说道。

    那人闻言,顿时冷静了下来,道云山道观是周五山开辟的宗门,因为周五山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连带着他那些徒子徒孙都地位超然起来。

    而且周五山几乎不过问事实,整个道观都是一群徒子徒孙搭理,所以无论发生了什么,也不会有人去管,这也愈发加重了那些人的嚣张气焰。

    “哎,这两个姑娘真是可惜了。”

    不少人都微微摇了摇头,遇到了这两个泼皮无赖,也真是算她们倒霉的。

    他们心中都有些惋惜,但是却一个个冷眼旁观,不打算插手。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况这里还是道云山地界,谁敢插手无疑是找死了。

    崔弘毅和洪泽都狞笑着抓住了赵依萱和董诗琪,拖着往不远处的宾馆走。

    任凭两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开他们的束缚,见众人都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两人也有些绝望了。

    “小妞,好好伺候我,钱我不会少给的。”

    崔弘毅捏了捏赵依萱水灵灵的脸蛋,脸上的笑意愈发猖狂了。

    就在两人即将被拖进宾馆时,突然一个一米九高的大汉站在了他们面前,堵住了去路。

    崔弘毅见此皱了皱眉头道:“你他妈知不知道我的谁?赶紧给老子滚开!”

    后卿木讷的站在那,似乎没听见一样。

    董诗琪看到后卿出现,惊喜的喊道:“阿卿哥,快救救我们。”

    一旁的洪泽见两人认识,立刻从腰间抽出一根钢管,朝着后卿的肩膀用力一抽。

    董诗琪脸色一变,立刻提醒道:“阿卿哥,小心!”

    然而后卿根本不为所动,钢管瞬息抽在了他的肩膀上,只听见‘咚’一声闷响。

    洪泽被震的手臂发麻,钢管脱手而出,自身也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落在地上,已经扭曲变形的钢管瞪大了眼睛喃喃道:“你你是人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