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崔弘毅见此一幕也被吓的不轻,他哪里见过一个大活人被钢管结结实实抽了一下,不仅自身没受伤,还把钢管给打弯了,这未免太夸张了。

    他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往后退了两步,盯着后卿道:“小子,我们可是道云山的人,你敢跟我们作对,难不成是想死吗?”

    但后卿依旧一脸木讷,缓缓抬起头顶上了崔弘毅,而后一巴掌抽了过来。

    “啪!”

    后卿蒲扇般的大手掌直接将崔弘毅抽翻在地,连门牙都打落了一颗。

    崔弘毅趴在地上鬼哭狼嚎的惨叫着,洪泽见同伴落得如此下场,哪里还敢多待,转身就准备跑。

    董诗琪十分感激的看着后卿道谢道:“阿卿哥,谢谢你了。”

    后卿没有理会她而是脸色木讷的转过身,直奔萧辰所在的桌子走了过去。

    赵依萱惊魂未定之后,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都说了萧大哥他们是好人吧,你之前还在车上那么说他,一会儿我们都不知道如何感谢他们了。”

    董诗琪开口道。

    “切,救我们的是那个大个子,你看那个小子还坐在那里吃饭,头都不抬一下,分明也是见死不救的那种人。”

    赵依萱撇了撇嘴道。

    “萧大哥看起来不会打架,阿卿哥应该是他指使来救我们的,好了,我们过去谢谢人家吧。”

    董诗琪两人一同走到萧辰所在的桌子坐下。

    萧辰抬头看了一眼她们,缓缓说道:“我刚刚听别人说,那两个人都是道云山的人,我奉劝你们趁现在赶紧走吧,不然到时候到了道云山,只怕你们有麻烦。”

    “阿卿哥都不怕,我们怕什么?我就不信那两个无赖还敢光天化日之下对我们动手不成。”

    董诗琪满不在乎的说道。

    也许是见识了后卿的厉害,她望向后卿的眼神满是小星星。

    萧辰见两人丝毫不把这事当回事,也不再多言了。

    赵依萱也酝酿了一下,对着一旁的后卿道谢,但是后卿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木讷脸,对于两位大美女的道谢,没有丝毫反应。

    萧辰自然也不会去点破,如果被这两人知道坐在她们身边是一位僵尸,估计她们当场就会被吓疯。

    一顿饭吃完,众人再次上路,不过这次,赵依萱对萧辰两人的态度要稍微好一点了。

    不过车上的导游倒是时不时的瞥一眼萧辰等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片刻,导游走了过来,对着四人低声说道:“下一站就是道云山脚下了,之前你们惹了大麻烦,如果执意要去道云山,肯定会不安生的。”

    “怕什么,难不成道云山就没有王法了吗,而且我们有阿卿哥在,他们还敢来,保证打的他们屁滚尿流。”

    董诗琪得意的挥起小拳头道。

    导游见此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开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子靠站了,一下车就看到一座气势辉煌的石门,上面挂着一块匾额,龙凤凤舞写着‘道云山’三个大字。

    据说这字还是周五山亲自写的,所以看起来有一种莫名道韵。

    导游也安排众人全部下了车,开始介绍道:“这里就是最终地点,道云山了,往山上走就是道云山道观,传闻是周五山大师的闭关地。”

    导游一边说着带着众人开始逛着四周,但是萧辰和后卿则悄悄离开了人群。

    他们可不是来玩的,而是来找周五山的,人多反而影响他行动。

    就在两人刚刚脱离众人,往山上走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萧大哥,阿卿哥,等等我们。”

    萧辰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身体一僵,有些无奈的回过头看着追过来的董诗琪和赵依萱两人道:“你们还跟着我们干嘛?”

    “跟着阿卿哥安全啊,而且你也不要上山嘛,刚好我们也准备去见识一下道观,正好顺路一起吧。”

    董诗琪笑着说道。

    ”你们跟着我才是最不安全的,我觉得你们还是跟着大部队一起参观吧。“

    萧辰劝说道。

    “诗琪,我们走吧,这人就是个胆小鬼,怕我们拖累他。”

    赵依萱皱了皱眉头道。

    在她看来,萧辰无非是怕她们引来崔弘毅等人的报复连累到他。

    “我是怕我连累你们啊。”

    萧辰有些苦笑道。

    他如果见到周五山没有谈拢,到时候动起手来,哪里顾忌得上这两个丫头。

    “劳你费心了,我们不需要你也能上山,诗琪,我们走吧。”

    赵依萱说完就拉着董诗琪往山上走。

    董诗琪连连回头望向萧辰,但是见萧辰丝毫没有开口叫停她们的意思,脸上也略微有些失望了。

    萧辰看到两人逐渐消失在视野中,才带着后卿换了另一条路上山。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萧辰便看到了山上的一座建筑丛,想来这应该就是道观了。

    萧辰不急不缓的走了进去,道观里的人很多,但是大多都是游客,一些随从都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对那些达官贵人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些游客很多人在外面都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但是到了这,他们也得对那些随从客客气气的。

    萧辰闲逛着,目光不由得注意到了院子中间的一口青铜大钟。

    ‘这是一件法器啊,看起来年代很久远了。’

    萧辰心中暗道,虽然隔着十几米,但是他能看清楚青铜钟上的铭文和风雨侵蚀的痕迹。

    单单看着侵蚀痕迹,这东西的年份至少在八百年以上!

    法器锻造最巅峰的时刻是在宋末时期,那个时期的法器铸造工艺精湛,但是传到现代很多铸造手法都失传了,无法达到以前巅峰的三分之一。

    所以一些真正的精品法器都是以前流传下来的,到了这一代,已经愈发稀少和罕见了。

    ‘走的时候想办法把这玩意带回去研究一下。’萧辰的目光不停的在四周打量着,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自己大老远跑这么一趟,可不能空手而归,怎么着也得捞足了好处才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