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萧辰准备往大厅里走时,突然耳朵一动,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你们这两个流氓,快放开我!”

    董诗琪和赵依萱两人有些惊慌的看着四周围过来的人,为首的两人正是崔弘毅和洪泽,脸色不善的看着她们。

    “你们这两个小贱人,还真是冤家路窄,居然敢来道观,说!之前动手的那个人去哪儿?”

    崔弘毅恶狠狠逼问道。

    他被后卿打的最惨,连门牙都崩掉了一颗,现在说话都特么漏风。

    “他们已经离开道云山了,我们不知道。”

    董诗琪脸色微变,咬了咬牙说道。

    “蒙谁呢?以为老子没眼线嘛?再不说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崔弘毅冷声道。

    “有本事你动手试试看,我父亲是赵康平,你敢动我们,我回去告诉我父亲,让他派人扒了你的狗皮!”

    赵依萱厉声道。

    “呵呵,小丫头还威胁起我来了?嘴硬是吧,等老子上了你们,再慢慢逼问。”

    崔弘毅丝毫不在意的冷笑道。

    每天来这里的大人物,多如牛毛,那些人看到他还不是客客气气的点头问好。

    不管这小丫头什么来历,是条龙在这道云山也得盘着!

    见崔弘毅开始解裤带,一旁的众人也纷纷面露淫光起哄着。

    他们都是这道观的随从,但这里是周五山的隐修地,规矩森严,平日里连吃个肉都得跑下山。

    如今看到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他们也是按奈不住了。

    就当崔弘毅急不可耐解开裤袋时,突然一只蒲扇大小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妈的,谁来坏老子的好”

    崔弘毅皱了皱眉头刚侧首一瞥,看到这手掌的大小和形状,顿时眼睛瞪的老大,心里也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

    他的脑袋有些机械的转过来,对视上了后卿那木讷的双眼,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说道:“快上!”

    他说完连忙提起裤子往后跑,之前他被后卿那一巴掌给抽的心理阴影都出来了。

    如今被后卿悄无声息的近身,也是把他给吓的半死。

    洪泽和崔弘毅都知道了后卿的厉害,纷纷拉开了距离,怂恿着其他人一起上,想用人海战术把后卿解决掉。

    但是后卿本是僵尸之身,刀枪都伤不了分毫,别说这群随从那柔弱无力的拳头了,打在他身上就跟挠痒一般。

    后卿被众人给围得水泄不通,似乎是有些厌烦了,怒吼了一声,一拳横扫了过去,将所有人都震飞了出去。

    看到后卿神勇无敌,董诗琪和赵依萱尽皆脸色一喜,纷纷跑到了后卿的身后。

    “阿卿哥,这些都是坏人,快好好收拾他们一顿。”

    董诗琪对着后卿开口道。

    “好一个胆大包天的恶徒,居然敢在我道云山惹事!”

    突然一位脸色阴霾的青年走了出来,眯着双眼打量着后卿等人,当看到赵依萱两人后,眼神微微起了一些变化。

    ‘好漂亮的女人,没想到今天居然能遇上这么极品的美人。’

    青年微微有些诧异的打量起了赵依萱两人。

    “堂弟,您可算来了,就是这个人之前在山下打伤我们,如今又伤了我们好多兄弟,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崔弘毅看到青年,脸色一喜立刻开口说道。

    其他众人看到青年,也连忙行礼齐声喊道:“见过崔公子。”

    “哼,废物东西,天天在外面惹是生非。”

    崔姓青年冷声道。

    崔弘毅明明是他的堂哥,但是被其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在下崔文康,道云山周师祖的三代弟子,不知道两位小姐叫什么名字?”

    崔文康转而笑着望着两人。

    赵依萱两人依旧警惕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见两人丝毫不打算回答自己的问题,崔文康微微皱了皱眉头,目光移向了后卿,显然两人是仗着有后卿在,对他爱理不睬的。

    “喂,你打伤了我们道云山的人,这是犯了大忌,你知道吗?”

    “明明是他们先动手的,阿卿哥只是为了救我们才被迫出手的。”

    董诗琪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他们做错了什么事,自然有我去责罚,但是你们打伤了我道云山的人,这事就严重了。”

    崔文康淡然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

    赵依萱皱眉问道。

    “我也不是毫不讲理的人,这样吧,你们两个留下来陪我聊聊天,打伤我的手下这事,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崔文康轻笑着说道,三句话就暴露了意图。但是赵依萱和董诗琪也不是傻子,很显然这崔文康也不是什么好人,她们岂会羊入虎口,当即就拒绝道:“别妄想了,我们不想惹事,如果你们非要动手,阿卿哥也不是吃

    素的。”

    “呵呵,你们以为这个傻大个能护你们周全?”

    崔文康不屑的冷笑道。

    一个只有蛮力的人,在他看来跟是沙包没区别,他可是周五山的徒孙,修习着最神秘的术法,有无数种办法能让一个人瞬间失去抵抗力。

    崔弘毅见他们谈崩了,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也幸灾乐祸起来了。

    崔文康小时候被道云山的一个术士相中,被带上道云山修习术法,而他因为和崔文康带点亲戚关系,也顺势来了道观打下手。

    这些年他不止一次见过崔文康得意的对他炫耀术法的威力,这种东西根本人力可敌的。

    就算这个傻大个力大无穷,但毕竟太笨重了,不可能是崔文康的对手。

    崔文康口中念念有词,蓦然张开手掌,手心里冒出了一团火花在燃烧。

    众多随从见此,尽皆敬畏的看着他,掌控五行阴阳风水,无疑是在世活神仙,这也是术士地位超然的原因。

    董诗琪脸色一变,她很小就听说过周五山的威名,还有术士的神秘,但是如今亲眼看到,还是十分震撼的。

    赵依萱则深深皱起了眉头,她有些担心后卿会不会不是崔文康的对手,面对这种凭空生火的人,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会感到十分恐慌。崔文康手中拖着火焰,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冷笑着望着两人道:“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再不抓住,就别怪我杀了你们的朋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