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如同陨石落地,震耳欲聋的巨响炸响在众人耳边,所有人都被震的心神恍惚,那些随从则纷纷脚步虚晃倒在了地上。

    以萧辰脚下为中点,四周出现了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痕。

    而那只巨蟒挣扎着想要爬出来,但是刚露出个头,就被震碎了,化为了泥土。

    崔文康彻底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青年,不仅是一位武者,还是一位术士?

    不靠掐诀念咒,跺脚就能有如此威力!这就算是他师傅,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他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连连后退几步拉开和萧辰等人的距离。

    而赵依萱愣在当场望着萧辰,丝毫没有反应到自己还坐在地上。

    她从未想过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青年,居然这么厉害?

    董诗琪同样也是这幅表情,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萧辰之前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就凭这身实力,整个道云山,只要不惹到周五山大师,基本上没人敢和他作对吧?

    大地的震动延续了几秒,整个道云山的人都能感受到,许多游客以为地震了,惊慌失措的想要跑下山。

    而这时,一群人连襟赶来,找到了地震的源头,将萧辰等人给围了起来。

    “大胆!居然敢在我道云山生事!”

    一道暴喝声传来,众人闻声望去。

    只见一名老者带着七八名中年男子脸色不善的朝着他们走来。

    崔文康看清来人,脸色一喜立刻上前躬身道:“见过诸位师叔、师伯。”

    “文康,这里是什么情况?”

    一位大胡子男子沉声道。

    “师傅,这小子无端打伤了我们好多随从,还口出狂言,蔑视我们道云山。”

    崔文康倒打一把,立刻开口说道。

    说完,他眼神闪过一丝得意的冷笑,瞥了一眼萧辰。

    周五山的所有弟子都在这里了,尤其是他的几位师伯更是术法通天,想弄死这个小子还不是轻而易举嘛。

    到时候,赵依萱两人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好胆!我道云山道观传承百余年,还从未被人打上门来羞辱过,今天看老夫不扒了你的皮!”

    大胡子男子暴怒着就要冲上来。

    但是为首的老者拦住了他,转而对着萧辰说道:“动手之前,先自报家门,是谁派你来我们道云山惹事的?天师道嘛?”“无门无派,我今天来是准备找你们的师傅,周五山聊聊的,但没想到你们道云山的人素质这么差,一言不合就不动手,那我自然也不会干坐着,只要给你瞧瞧我的实力了

    。”

    萧辰淡然道。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看我待会儿抓住你,抽出你的三魂七魄。”

    大胡子男子厉声道。

    “真不知道周五山收的都是一些什么弟子,都这般素质,还有你的那个徒弟也是如此,我看这道云山偌大的名声,也不过如此嘛。”

    萧辰摇了摇头,一副不屑的样子。

    这番话似乎是激起了众怒,所有人都十分恼怒的想要上前对付萧辰。连老者闻言也是脸色一沉,道云山百余年来,还从未有人敢在这里闹事,就算他们的死对头天师道的人,也不敢上山来惹事,更不会有人如此大言不惭,当着他们的面羞

    辱道云山的众人。

    这无疑是间接在打他们的师傅周五山的脸,对于周五山,他们心中更多是敬畏和仰望,决不允许任何人口出不敬。

    “既然你这么赶着找死,我也不废话了,动手吧!”

    老者沉声道。

    众人得到命令,瞬间就要冲上来。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荡而来。

    “都退下!”

    众人闻言脸色一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转身望去。

    只见一名唇红齿白的男子,长着一头银色长发,不急不慢的朝着他们走来。

    男子脸上无悲无喜,似乎已经看透人间七情六欲,一双漠视的眼神如同庙宇之中的神像一般,俯视着世间万物。

    “师尊!”

    老者看到来人,脸色一惊,当即恭敬的跪下喊道,其他人也纷纷效仿,把头压的十分低,一脸敬畏有加。

    如果说这世上真的有神仙的话,那他们的师傅就是个半仙了。

    寻妖、抓鬼、灭僵尸,搬山、填湖、引天雷,这句话在外人看来,只是对周五山实力的夸张形容。

    但是他们知道,这些都是真的,而他们的师傅活了已经两百余岁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也没有人知道他如今的实力到底强到什么地步了。

    “就是你杀了我的两个徒弟?”

    周五山望着萧辰开口问道。

    他的口气很是淡然,似乎萧辰杀的只是一个陌生人,很他没有什么关系一般。

    萧辰倒也坦然的点了点头承认了,“我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但是他们执意找死,怪不得我。”

    “也罢,生死有命,他们被你所杀是早已经注定的事,但是你必须把那块龙鳞还给我。”

    周五山再次开口道。

    “这东西我可以还你,但是你需要跟我讲讲这东西的来历。”

    萧辰从怀里掏出了一条残缺的龙鳞吊坠道。

    “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把东西给我,赶紧离开这。”

    周五山说道。

    “看来我没有什么谈判的天赋,既然谈崩了,那么手底下见真章吧。”

    萧辰说完就把龙鳞吊坠收了起来。这一幕反而让周五山罕见的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盯着萧辰道:“年轻人,我不想杀你从而沾上因果,但是你若是执意动手的话,你的那些朋友可能都无法安然无恙离开这里

    。”

    “堂堂周五山大师,居然也会玩威胁这一套。”

    萧辰笑了笑,转而指着赵依萱两人道:“让她们离开,剩下就是我们俩的事了。”

    周五山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道:“可以。”

    周五山一发话,众人让开了一个缺口,让赵依萱两人离开。此时的赵依萱两人早已经彻底傻眼了,她们没想到今天这一趟居然能遇到了传闻中的周五山大师,然而最刷新她们三观的是,跟她们同行的一路的萧辰,居然在和周五山

    大师谈判?她们全都愣神的看着萧辰,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