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吧。”

    萧辰叫醒愣神的赵依萱两人。

    但是两人回过神来却对视了一眼,都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是我们把你置入险境的,我们不走。”

    萧辰微微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只是让嘱咐让她们留在后卿身边。

    “我没时间陪你慢慢耗,最后再问一遍,东西你给还是不给?”

    周五山的声音加入了真气传音,如同远古洪音般,震的众人心神失守。

    一些身体差的游客更是直接晕厥了过去,这也引发了不小的骚乱。

    老者见情况不妙,立刻开口指挥众人道:“师尊要出手了,大家都退后,以免被殃及到。”

    得到周五山大弟子的名字,其他人连忙迅速散开,待在周五山身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仅仅开口说句话就能让他们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如果周五山出手了,那场面他们根本不敢相信。

    人群中,只有萧辰屹立不动,脸色平静的看着他,半晌才开口道:“那我也最后问你一次吧,龙鳞的来历到底是什么。”

    周五山突兀冷哼了一声道:“罢了,既然如此,我就顺便替我两个徒儿把仇给报了。”

    他并不是真的铁石心肠,面对师门之仇无动无衷,而是他活的太久,参透了这世间的因果之道,轻易不会出手。

    “疾!”

    周五山猛地伸手一抓,原本天朗气清的道云山蓦然狂风大作,强度甚至可以折断一些小树。

    而他手心虚握,无数天地元气疯狂涌入其中,这是压缩到极致的风刃凝聚到一点,破坏力极大,外圈的气旋锋利无比,轻轻一碰就可让能尸首分离。

    压缩到如此强度的风刃,几乎可以毁灭一切,哪怕是特种钢材在它面前都如同纸糊的一般。

    “南海萧大师,这两年来你的名声不可谓不大,今日既然一战,就拿你的真本事来吧。”

    周五山突兀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么,他就是南海萧大师?”

    以老者为首的一群弟子尽皆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

    “师傅是不是搞错了,这小子就是传闻中的南海萧大师?”

    大胡子男子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不会的,师尊道法通神,五指算乾坤,这世间只要是活人,就没有师傅算不出来的。”

    老者摇了摇头道。

    萧辰也有些愕然,这周五山果然名不虚传,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突然推算出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周五山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还决定和他动手,显然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破!”

    周五山单手一点,虚握的光球急速射了出去,在空中发出了一道刺耳的音爆声。

    所过之处,树木皆倒,碎石飞溅,在后面留下了一道尘土飞扬的尾迹,让人望而生畏,根本不敢硬抗,这若是打实了,就算是一头大象在此,也会顷刻间灰飞烟灭。

    但萧辰却不躲不避的站在这,背负双手,甚至连防御的架势都没有摆开。

    压缩的风刃转瞬就击中了萧辰,以他为中心爆发出了一阵巨响,而是便是大片的灰尘将他的身形淹没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有些紧张的看着这一幕,直到两秒过后,灰尘里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大胡子男子有些不屑的笑了起来道:“什么狗屁南海萧大师,名副其实,根本挡不住师傅的一招。”

    话音刚落,他脸上的冷笑猛然凝固了,盯住了萧辰之前所在的位子。

    灰尘散去,萧辰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身上满是泥土,他轻轻一跺脚,抖落了身上泥土,摇了摇头道:“你这招最大的优点就是恶心人。”

    他浑身上下根本没有受到一点伤害,除了沾上了一些有损形象的泥土外,周五山这招似乎只能给他挠痒痒。

    所有人都愕然了,刚刚那一招的场面,他们也是亲眼目睹了,换了任何一个人在那,肯定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但是萧辰还谈笑自如的站在那,甚至还有闲工夫拍身上的灰尘,这无疑是对周五山实力的一种讽刺。

    周五山的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他活了两百多岁,按年龄来说,是萧辰爷爷的爷爷辈。

    如今当众被这么一个小辈羞辱,日后他周五山的脸往哪儿放?

    “好好好,倒是我小瞧了你,南海萧大师居然还是一位横练大师。”

    周五山眯着眼睛说道。

    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一位横练大师来说,的确只能算是挠痒痒了,但他周五山也不是浪得虚名。

    横练大师算的了什么,他有的是办法杀死一个只有乌龟壳的人。

    周五山猛然长袖一挥,天地再变!狂风骤灭,转而天空乌云密布,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多说雷霆闪动,看起来这不是简单的唤雷术。

    仅仅几息的时间,一场漂泊大雨淋湿了所有人的衣服,短短几秒钟,地上的坑洞已经变成了小水洼,而且有愈下愈大的趋势。

    “凝!”

    周五山吐出一个字,温度骤然下降,地上的小水洼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了冰面。

    而正在下的暴雨也纷纷化为了万千冰刺,极其尖锐,密密麻麻的朝着萧辰扎过来。

    如同暴露在枪林弹雨之中,转瞬就会被打成筛子,但不同的是,这冰刺更为细小,杀伤力也更为大。

    好比练硬气功的武者可以在铁棒的攻击下安然无恙,但如果在铁棒上加装一些铁钉,再厉害的硬气功武者也不敢挑战。

    面对这么密密麻麻的冰刺,所有人脸色都为之一变,纵然不是身临其境,他们都感到心底一阵阵发寒。

    任何活物在这里面,只怕抗不住一秒就暴毙身亡了吧。

    董诗琪脸色一紧,紧张的开口道:“依萱,你说萧大哥会不会有危险啊?”

    赵依萱同样也十分紧张,她心里同样不认为有任何活物能在这万千冰刺中安然无恙,当即转过身对着身旁的后卿说道:“阿卿哥,你快去帮忙救萧大哥。”

    她刚刚说完,冰刺已经如同骤雨般打在了萧辰身上。

    萧辰看着一道冰刺轻松的扎破他的皮肤,流出了一点血迹,虽然伤口不大,但这意味着冰刺可以破开他的防御。蚁多咬死象的道理浅显易懂,这么多的冰刺,迟早也会磨死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