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山似乎是看出了萧辰心中所想,傲然道:“萧辰,我念你也是一代天骄,你若是主动交出龙鳞,再跪下为我死去的徒弟磕三个响头,自断一只臂膀谢罪,我可以饶了你

    。”

    “你真的以为吃定我了?”

    萧辰突兀的笑了笑,这让一旁观战的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显然萧辰已经处于下风,身败只是时间问题,如今他们师傅给了萧辰一个选择,他还不领情,难不成是被冰刺冻坏脑子了?

    输给周五山不丢人,再说了断一只手总比丢了命要强吧。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周五山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他之所以三番五次想和萧辰讲和,是因为他在推算出萧辰身份的一刹那,感觉到了一丝不同。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横空出世,名震华夏,若说身后没有一个极为强大的师门,他是不信的。

    他活了二百余年,见过无数天才子弟,但从未见过一个能如萧辰这般妖孽的。

    而且萧辰一出手,他就看出来萧辰不是天师道的人,这华夏除了他们茅山道派,术法另一大宗就是天师道了。

    如今冒出一个萧辰,倒让他有些惊疑不定,华夏难不成还有一些隐世不出的高手吗。

    萧辰抬手大喝道:“剑来!”

    铮!

    一道轻吟声入耳,萧辰手中蓦然出现了一把一尺九寸短剑。

    周五山扫了一眼萧辰手中的寒芒道:“你以为一把法器就能拉近我们之间的差距吗?”

    萧辰没有说话,手中的寒芒自行飞射出去,但目标不是周五山,它凌空漂浮在萧辰上空,散发出了一道刺眼光芒,如同神佛降临。

    所有向萧辰袭来的冰刺纷纷转移的目标朝着寒芒而去,它们一接触到寒芒外圈的光芒便化为乌有,消散不见。

    这一幕也让周五山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震惊之色。

    ‘这不是普通的法器!’

    以他的眼力劲瞬间就觉察到了不对劲,这法器所散发的寒气是冰刺是一千倍。

    那些冰刺几乎都成为了这把短剑的养分,吸纳的越多,威力越强。

    周五山自然不会做出力不讨好的事,立刻收了法,天空的乌云骤然散去,冰刺也化为雨水落在了地面。

    “这把法器不是拉近我们之间的差距,而是拉开我们的之间的差距。”

    萧辰抬手,寒芒自行回到了他的手中。

    周五山脸色有些难看,蓦然不言,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片刻,周五山冷哼了一声道:“我的确是小瞧你了,之前我对你身份有所忌惮,没有下死手,既然都到了这份田地,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术法。”

    说完,周五山长袖一挥,袖袍微微鼓起,如同将阳光都装进了其中。

    他整个人也骤然漂浮在半空,背临太阳,让人无法直视,好似神佛下凡,威风无比。

    “给我起!”

    整个道云山蓦然震动了起来,似乎发生了七级以上的大地震。

    一些因为被萧辰和周五山斗法吸引过来的游客纷纷脸色惊慌,想要逃离。

    “地震了!快跑啊!”

    整个道云山乱成了一锅粥,就是一些道观的随从也慌张的加入了逃离的队伍。

    此时,萧辰站在原地,双眼却蓦然亮起,望向了某处。

    这里的地震并不是源头,源头在百里处的一条山脉,这里都发生了不下七级的地震,那百里外的山脉只怕是要山崩地裂了!

    果不其然!仅仅几秒钟,萧辰的脸色一惊,他看到百里外一座大山正在拔地而起!

    “大师兄,师傅这是用什么术法?”

    大胡子男子有些惊慌的问道。

    “师傅独门绝学,移山术!”

    老者悠悠道,望向周五山的眼神满是崇敬。

    “什么!”大胡子男子惊讶的嘴都合不拢,移山术!他虽然是修习术法,还是周五山的弟子,但对于这种鬼斧神工的术法从来都是不信,在他看来能使用出这种术法的,已经不算是

    人了,而是神仙。“师尊本名不叫周五山,这只是他的一个绰号,当年兰州堤坝破围,暴雨临盆,很多山区都发生了泥石流,导致政府救援部队无法进山,师傅亲自出手施展莫大神通,移走

    了五座大山,从此外人便喊师尊为周五山,他的真名倒是没人记得了。”

    老者缓缓解释道。

    他跟周五山的时间最长,自然对周五山的了解比任何人都多。

    就是因为愈发了解周五山,也对周五山愈发崇敬起来,在他看来,他师傅已经算的上是半仙了。

    此时,不少逃下山的游客突然望着不远处的天际边全都愣住了。

    “是我眼花了嘛?”

    “天啊,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老婆,快掐我一下,我是不是见鬼了,我看到了什么?”

    许多游客尽皆一脸愕然的看着天际边朝着他们飞来的六座大山,遮天蔽日,将道云山的半边天都挡住了。

    这种神奇的景象,甚至让不少信教的人都虔诚的跪在地上祈祷起来了。

    周五山看着朝着他飞来的六座大山,脸色有些惨白,这种术法对他的消耗十分大,但同时他眼中也有一丝兴奋。

    当年他施展移山术只能控制五座大山,如今再次突破功力更进一步了。

    这种术法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每多控制一座大山,真气消耗是成倍数上升的。

    “萧辰,你能逼的我拿出独门绝学,也算是世间为数不多的高手了,跪下投降吧,别逼我用六山之力压得你粉身碎骨!”

    周五山背负双手傲然道。

    在场众人看着漂浮而来的六座大山,全都心怀敬畏的跪在地上望着周五山。

    就连赵依萱等人也愣住了,这可是六座实实在在的大山啊,如果砸在一个人身上,那画面她们都不敢多想。

    “萧大哥,住手吧。”

    赵依萱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她心里还是不希望萧辰死的,十分担心萧辰年轻气盛万一不投降,死在了周五山的术法之威下。

    萧辰望着这六座大山眼中也十分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惊讶,他突兀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周五山皱了皱眉头。

    “我笑我这么久才终于找到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说完,萧辰一脸兴奋的抬起头道:“那就好好玩玩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