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周五山闻言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萧辰突然单手拍在大地上。

    轰!

    一个巨大坑洞乍现,飞石四溅,迫使很多人都不得不往后再退十几步。萧辰手掌一按在地上,立刻出现了一副诡异的奇观,以他手掌为中心四周纷纷出现了龟裂,而且地面也开始震动起来,频率迅速上升,好像地下有什么怪物要破土而出一

    般。

    “发生什么了?”

    不少人都惊慌失措的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出了什么状况。

    之前周五山施展移山术虽然也引发了道云山的震动,但跟现在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连一旁的树木都剧烈的抖动起来,上面的树叶簌簌往下落,地面上的龟裂痕迹蔓延的越来越长。

    这才是真的地震啊!

    周五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望着脚下的大地,单手五指连动,在推算着什么。

    片刻后,他脸上的惊疑之色更甚,当即不敢多想,立刻控制着六座大山朝着萧辰当头压下。

    萧辰不急不缓的收回手掌起身道:“借你道云山一用!”

    话音刚落,地面突兀的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一条石龙从里面咆哮着飞了出来。

    “这不可能!”

    一旁观战的崔文康吓的脸色发白,这不是他独创的术法嘛?怎么会被萧辰学了去,而且萧辰释放出来的效果简直比他强上一百倍。

    有一些随从见到这一幕,慌张的往后退,突兀的惨叫了一声,似乎一脚踩空了,而后整个人诡异的消失不见了。众人这才发现,他们脚下的地面变的十分脆弱,里面完全是真空的,稍微用力跑动就会引发坍塌,这也让他们人人自危起来,每个人都紧张的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

    。

    “他是怎么做到的?”

    大胡子男子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一块坍塌的地面,里面深不见底的黑渊,让他脸色变的异常精彩。

    萧辰居然用术法抽空了整个道云山,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老者也失神般的愣在当场喃喃道:“我们都小瞧了他,他原来也是一位不弱于师尊的术法大师。”

    周五山能移动六座大山,完全是因为他二百多年的苦修造就的深厚功力。

    而萧辰瞬息抽空道云山化为了一条石龙,这需要不仅仅是强大、深厚的功力支撑,还需要对术法精准、透彻的领悟。

    孰强孰弱,一眼便知。

    石龙盘旋在半空中,身上每一片鳞片都栩栩如生,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气势恢宏,让人不敢与之直视。

    “破!”

    萧辰单手一点,石龙应声飞出,直奔六座撞来的六座大山。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裂声响起,石龙如同一把破天长矛,无坚不摧,瞬间粉碎了六座大山。

    周五山看着满天落下的小石子,任凭砸到他脸上都无动于衷,他眼中罕见的出现了一丝迷茫。

    半晌,他缓缓开口,声音中透露着一丝落寞道:“我学了两百年术法,修了两百年的道心,居然还比不上一个二十来岁的后辈,我这两百年修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五山原本鹤发童颜的样子瞬间就变了,原本唇红齿白的面容变的异常苍白,皱巴巴的脸代表了岁月的痕迹,那一头杂乱无章的白发也愈发突显了这个老人的虚弱。

    他无力的转过身朝着大厅方向走去,一众弟子见此都惊慌的齐声喊道:“师尊!”

    然而,周五山似乎没听见一般,转身缓缓离开了。

    萧辰目光灼灼的望着他的背影,单手一点石龙,石龙重新钻回道云山里。

    这一战他已经赢了,因为周五山的道心破了!

    一个人若是活的太久,没有一个信念支撑着,那无异于行尸走肉,周五山能近两百多岁的高龄保持了鹤发童颜的面容,就因为他有一个坚守的道心。

    而萧辰的出现彻底打破了他的信念,他两百年来修的术法被萧辰彻底碾压,颠覆了他的道心。

    萧辰一路走来,众人都敬畏有加的看着萧辰,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术法界也是以强者为尊,萧辰已经正面击败了他们的师尊,纵然很多人心有不忿,但也无可奈何。

    尤其是大胡子男子和崔文康更是面如筛糠,他们可以算是得罪萧辰最多的人了。

    崔文康脸色阴晴不定,缓缓退到人群中,想趁萧辰不注意悄悄离开。

    但是萧辰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蓦然停了下来,眼光也望了过去。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将崔文康孤立在萧辰视野之中。

    崔文康吓的浑身发抖,当即跪在地上说道:“饶命啊!大师饶命啊!”

    “放心,我偷学了你一招术法,你对我有恩,我怎么杀你?”

    萧辰淡然道。

    崔文康闻言脸色一喜,刚想说话时,只听见萧辰冷冷的说道:“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妄修术法用以作威作福,既然遇到了,那我就得管一管。”

    萧辰手指一弹,一道灵光射进了他的身体,崔文康痛苦的在地上打滚惨叫了起来。

    一旁的大胡子男子看到这幕,因为畏惧萧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不过萧辰做完这一切后,便转身离开,走向周五山所在的大厅了。

    看到萧辰离开后,大胡子男子才连忙拿出一颗丹药喂其服下,崔文康也随之醒了过来,看到大胡子男子的一刻立刻紧张的说道:“师傅,我不想死啊。”

    “你没事了,你休息一会儿下山去吧。”

    大胡子顿了一下说完,起身摇了摇头离开了。

    崔文康意识到不对劲,猛然发现自己的功力全无,萧辰废了他的二十多年的苦修。

    最关键的是,他的经脉全都错位了,当个正常人生活是没问题的,但余生再无修行的可能了。

    整个道云山的所有弟子都眼神复杂的看着萧辰的背影,这个人才二十出头,已经强到碾压他们的师傅了。

    “大师兄,现在怎么办?”

    一个男子低声问道。

    “师傅道心破了,已经没有再战可能,我们加起来只怕也不是南海萧大师的对手,现在只能静观其变吧。”老者说完,目光深远的望着萧辰的背影缓缓道:“此人当世无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