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中,周五山跪在诸多神像前,直到萧辰走了进来,他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辰开口道:“想问什么说吧。”

    见周五山如今爽快,萧辰也露出了笑容,他确实不太想趁现在落井下石,但前提是周五山要配合,大家‘好聚好散’,他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萧辰从怀中拿出了那块龙鳞吊坠问道:“这东西你从何得来?”“这是我在七十年前,曾和天师道的教主一起游历昆山山时,在一个寺庙的旧遗址发现的,原本是一对龙鳞残片,凑在一起刚好一块,当时我们发生了争执,大战一场,不

    分胜负,一人拿走了一块。”

    听完周五山所说,萧辰有些愕然的问道:“你只有这么半块龙鳞?”周五山点了点头道:“我闭关的时候,这块龙鳞吊坠被我徒弟偷了去,他一直认为我能活到两百岁高龄的秘密就是这块龙鳞,为了解除他心中的疑惑,我就任由他拿去参悟

    了,直到被你给抢走。”

    “那个寺庙的遗址在哪儿?”

    周五山仿佛早就知道萧辰要问这个,拿出了一张兰州到藏区山脉的地图,上面标注了一个记号,显然这就那寺庙的遗址了。

    萧辰扫了一眼地图,将其收了起来。

    “这龙鳞你有没有发现其他的作用?”

    萧辰说完紧盯着他,想知道周五山有没有脸色变化。

    因为这龙鳞对他修行九品玄典有增进速度的神效,他很好奇对于其他人有没有这般作用。

    周五山摇了摇头道:“没有,但这毕竟是龙鳞,我相信它一定有什么神奇功效,只是我还没参透罢了。”

    萧辰见周五山不像是说谎,点了点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周五山见此有些愕然的看着萧辰道:“你不打算问我是如何活到两百多岁的嘛?”

    自从他定居道云山后,每年都会有大量高官富豪花费重金想见他一面,目的就是搞清楚周五山长寿的秘密。

    萧辰笑了笑道:“活太久也没什么意思,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相信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了。”

    说完,萧辰转身离去,留下周五山一脸诧异的愣在那儿,片刻,他突兀的笑了起来,带着一丝自嘲的意味。

    “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都能参透的道理,我花了两百年才明白,我的确不如他。”

    一间厢房中,赵依萱等人都焦急的坐在桌子前等候着,可能是因为萧辰的缘故,她们被老者恭恭敬敬的请到厢房坐下。

    外面还有安排了两个随从,随时听候吩咐,简直就是贵宾待遇。

    房门‘吱呀’一下被人推开,萧辰走了进来环视了一圈众人。

    “萧大哥!”

    两人都欣喜的起身喊道。

    “嗯,我事情办完了,准备离开了。”

    萧辰点了点头道。

    “这么着急嘛?”

    董诗琪有些不舍的说道。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萧辰三番四处帮助她们,也确实让她们十分感动。

    “我确实赶时间。”

    张秘书之前告诉他,大概三天左右,直升飞机就能修好离开,大概就是明天或者后天了,到时候延误了飞机,他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见萧辰这般说,两人都微微暗叹了一口气,赵依萱勉强笑了笑道:“萧大哥,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说吧。”

    “我听说道云山有一种很神奇的医治百病的丹药在悄悄贩卖,你能不能帮我弄来一颗?”

    赵依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毕竟萧辰刚刚和周五山大战了一场,如今要帮她去讨要丹药,确实有些难为情。萧辰闻言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医治百病的丹药?如果是真的,他们怎么可能会悄悄贩卖?想来应该是某个见钱眼开的弟子,故意借着道云山的名头卖假药。

    ”

    “那怎么办啊?”

    赵依萱脸色有些焦急,她此行来道云山就是为了这个,如今萧辰都说不可能有这种神药了,等于是断了她的念头。

    “我对医术也略通几分,你是哪位亲人朋友生了重病嘛?如果来得及,我可以顺便帮你去看看。”

    萧辰问道。

    “是我父亲,他已经重病卧床半个月了,现在就在兰州省立医院,坐车去的话,大概几个小时。”

    萧辰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那现在就带我去吧。”

    “现在?”

    赵依萱愣了愣。

    “嗯,我可能明天就要离开兰州了,抓紧时间吧。”

    萧辰没有多说,带着众人一起下了山,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兰州省立医院。

    因为后卿体型庞大,无法坐后座,所以萧辰就‘免为其难’和两个女孩挤在后座。

    一路上,萧辰也简单了解了一下赵依萱父亲的情况。

    她父亲赵康平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控制当地整个建材贸易市场,算得上是身价十亿的大佬了。

    也难怪赵依萱一开始看到萧辰如今反感,身为一个亿万大佬的女儿,向来不缺追求者,但是疯狂的追求者多了,则会让其对异性感到厌恶。

    而她父亲半个月前突然卧床不起,整个人都处于半昏迷状态,没有人能查的出来病因,这也让赵依萱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大约三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省立医院。

    赵依萱轻车熟路的上了楼,萧辰等人紧跟其后。

    到了三楼的重症监护室后,赵依萱刚准备走向一个病房,从里面走出来了两人。

    一位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和一位白袍医生,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男子目光一瞥看到了赵依萱,当即笑着开口道:“依萱啊,你也来了啊。”

    赵依萱看到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我和你没什么关系,别叫的这么亲密,而且我父亲的事,也不用你费心了。”

    “你话说的太见外了,伯父当年可是给我们定了娃娃亲的,他就是未来岳父,我怎么可以对这事不上心呢。”

    男子看起来脸皮极厚,笑着说道。

    萧辰身旁的董诗琪看到男子,对着萧辰低声道:“萧大哥,这是杨景晨,依萱的未婚夫,但是这个人私生活很乱,还想利用赵叔叔以前定下的娃娃亲娶依萱。”

    董诗琪显然对杨景晨也没有什么好感,对于自己闺蜜摊上这么一个纨绔子弟,也十分不忿。

    “这两位是?”

    杨景晨目光立刻注意到了后面走来的萧辰和后卿。

    “这是我的好朋友,萧大哥和阿卿哥。”

    赵依萱刚说完,杨景晨的眼神立刻就变了,他纵横花丛,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赵依萱对她口中‘萧大哥’似乎有些暗生情愫啊。赵康平危在旦夕,赵依萱作为他十亿家产的继承人,又长的貌美如花,等于就是一只肥羊,他绝不可能允许任何人来破坏他的好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