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伯父现在的情况需要静养,这两位朋友还是请回。”

    杨景晨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他们是我请来给伯父治病的,你如果没事的话,请回吧。”

    一旁的赵依萱冷冷的下了逐客令,这倒是让杨景晨眼中微不可查出现一丝恼怒。

    “依萱,我知道你有我之前有些误会,但我对伯父的事也是十分上心的,你现在是病急乱投医,这小子哪里看起来像个医生了?小心你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给骗了。”

    杨景晨话里带刺的说完,不自觉瞥了一眼萧辰。他所说的‘别有用心’的人,自然就是指萧辰了,而且萧辰看起来这么年轻,就算真的是学医的,估计大学都没毕业吧,赵康平的病可是许多名医都束手无策的,这个毛头小

    子拿什么去治病?

    在他看来,八成就是萧辰心中打了什么鬼主意,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萧先生是吧?敢问你是哪所医学院的学生?导师又是谁?”

    杨景晨斜瞥着萧辰,又问道。

    “自小跟着师傅学了点医术,师傅姓名不方便透露。”

    萧辰淡然道。

    “哦?说白了就是江湖郎中呗,跟着后面学了点三脚猫的野路子医术。”

    杨景晨冷嘲道。他转而又对着赵依萱说道:“依萱,你也听到了,这小子连正规的医学院都没上过,只是跟着一个江湖郎中学了点野路子,你让他给赵伯父治病,岂不是把伯父往火坑里推

    嘛?”

    杨景晨的话不自觉让赵依萱也有些动摇了起来,她倒不是担心萧辰用心不良,只是担心萧辰医术可能没她想象中的那么好。

    这年头电视新闻里经常报道,某某庸医治死了病人,这事很常见,万一萧辰真的学艺不精贸然给她爸治病,出了事她就追悔莫及了。

    但虽然她心里这般想着,依旧冷冷的对着杨景晨说道:“这就不用你管了,萧大哥也许会有办法的。”

    杨景晨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突兀的说道:“既然你非要赶我走的话,我这就打电话让樊教授他们不用来了。”

    赵依萱闻言脸色一动,当即喊住他道:“哪个樊教授?生物医学科研所的樊昌华教授?”

    杨景晨看到赵依萱的脸色变化,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笑容,显然赵依萱的反应在他意料之内。

    他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樊昌华教授,他很快就会带着他的医疗团队来。”

    “不可能,依萱之前托人去请过樊教授,但是连面都没见到,就被拒之门外了,樊教授可是华夏有名的神医,轻易不出山,你怎么可能请到樊教授?”

    一旁的董诗琪怀疑道。

    “你们请不到,不代表我不行,我爷爷曾经和樊教授有些交情,所以让我爷爷他老人家出面,樊教授就答应来为赵伯父看看病情。”

    杨景晨有些得意的说道。

    赵依萱脸色变化很是精彩,如果这是真的,这倒是让她有些难为情了,毕竟樊教授那种层次的大人物,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请得动的。

    杨景晨说的很轻巧,但是这等于是欠了他家一个人情,自古人情债难还。

    或许看到赵依萱有些难为情的样子,杨景晨心中愈发得意了起来,这无形之中又拉近了两人的关系。

    就在这时,电梯门开了,四五个身穿白袍,看起来像是学究一般的人走了出来,为首的则是一名五十多岁,带着厚重老花镜的中年男子。

    “樊教授,您可算来了。”

    杨景晨看到来人,立刻笑着上前打招呼,态度十分恭敬。

    樊昌华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看起来姿态放的十分高,不过这也难怪。

    以他的身份现在已经不主动医治病人了,专门研究生物医学难攻的课题,时间十分宝贵,如今屈尊来到这里给别人治病,姿态放高点并没有让其他人感到不妥。

    “诸位远道而来,我已经给你们安排好”

    杨景晨话还没说完,就被樊昌华打断道:“我们时间很宝贵,一会儿还要去赶一个学术报告会,病人在哪儿?带我们去看看吧。”

    “樊教授,家父就在里面,请进吧。”

    赵依萱连忙打开房门将众人迎了进来,萧辰也随之走进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位脸色苍白,晕迷不醒的男子,男子应该只有五十左右,但是看起来却已经像七旬老人了。

    赵依萱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份体检报告准备递给樊昌华看,但是樊昌华却摆了摆手拒绝道:“我来之前已经看了资料。”

    见樊昌华这幅模样,看起来像是胸有成竹一般,这让赵依萱不由得脸色一喜。

    “樊教授一定是有办法了?”

    樊昌华点了点点头道:“赵先生脸色带着一丝青淤,眼袋黑厚,嘴唇微微浮肿,这是肝气郁结的症状,加上体虚阴盛,蔓延五脏受损。”

    “樊教授不愧为神医啊,一眼就看出了病症。”

    杨景晨趁机拍了个马屁道。

    “老师,那这病应该怎么治?”

    樊昌华身后的几个学生好奇的请教道。

    “很简单,等我再仔细检查一下,开几副常规调养身体的中药,加上银杏叶、金银花、薏仁等滋阴补阳的中药,服用几天情况就会有好转。”

    樊昌华讲解道。

    一众学生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对自己的这位老师愈发敬佩起来。

    赵依萱闻言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笑意,那么多医生都治不好她父亲,这位樊教授一眼就看出病症,对症下药,确实厉害。

    “胡说八道。”

    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怔,目光全都聚集在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身上。杨景晨看着萧辰,有些不悦的皱着眉头道:“你小子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樊教授都说了这病很容易治好,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那三脚猫的医术相比之下,相形见愧,想

    找存在感呢?”

    樊昌华的一众弟子也都目光不善的望着萧辰,樊昌华在他们心中地位很高,如今他的诊断被人否认,无疑是一种侮辱。

    “赵小姐,这小子是谁啊?我们老师在治病的时候,容不得别人干扰,把他赶出去吧。”

    “对,这个人敢质疑老师,把他赶出去吧。”几个学生都异口同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