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这位小兄弟看起来也是学医的吧?如果对我的诊断有什么高见,不妨直说,毕竟学医之道最忌讳闭门造车了。”

    樊昌华淡然道。

    “樊教授谦虚了,这小子都没有上过医学院,跟着一个江湖郎中学的野路子,他的话您可不能当真啊。”

    杨景晨赔笑道。

    “依萱,这位萧先生是你的朋友,你还是自己请他出去吧。”

    他转而冷笑着瞥了一眼萧辰道。

    赵依萱脸色也不好看,萧辰毕竟是她请来的,如今要把人家赶出去,未免太过分了。

    她走到萧辰身边低声道:“萧大哥,这位樊教授名气很大的,应该没有什么地方诊断错误。”

    萧辰摇了摇头道:“他是从头到尾都错了,误诊到离谱,你让他来治,不出三天,你爸想补救都没机会。”

    “小子,你说什么呢?我们老是形医四十多年,从未误诊过一次,更是在中外享誉盛名,你今天不给我们老师道歉赔礼,别想离开!”

    萧辰的话似乎激情了众怒,一众学生都群情激愤的望着萧辰。

    就连樊昌华脸色也不太好看,这个年轻人的话未免太狂妄了,他放低姿态只是想做做样子给自己的一群学生看,本没有打算真的听这个毛头小子胡言乱语。

    哪知道这个小子居然公然推翻了他所有诊断,泥人尚且都有三分火性,何况他还是享誉盛名的樊神医。

    “赵小姐,你的这位朋友是成心来捣乱的吧?我大老远跑到这里为你父亲看病,可不是让这个无名小卒指三道四来的。”

    樊昌华冷声道。

    “依萱,你要是拉不下面子,我就替你把这小子给赶出去了,樊教授的时间宝贵,可没时间跟这小子浪费。”

    杨景晨冷冷的望着萧辰,眼中有些幸灾乐祸。

    萧辰这么主动的作死,倒是合了他意,这么一闹,哪怕赵依萱对萧辰又好感,也瞬间荡然全无了。

    “萧大哥,要不.你先出去等着。”

    赵依萱硬着头皮说道。

    她心里还是相信樊昌华的,人的影树的皮,樊昌华这么大的名气摆在那,相比萧辰根本没有上过正规的医学院,她当然选择相信樊昌华。

    萧辰见此,微微摇了摇头道:“也罢,走之前告诉你们病因到底是什么。”“赵先生是因为胆囊旁长了一个小肿瘤,X光应该照不出来,会误认为这肿瘤是胆囊的一部分,他脸皮发青,嘴唇浮肿应该是胆囊出现破损,加之昏迷半月,只能靠输液管

    进食,胆汁无法发挥作消耗掉,五脏便会开始衰竭,并不是你所谓的肝气郁结,趁早做手术治疗吧。“

    萧辰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只见樊昌华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等等。”

    萧辰好奇的看着他道:“你还有什么事?”樊昌华冷笑道:“连X光都检测不出来的东西,你怎么知道?你这种人简直是把坑蒙拐骗发挥到了极致,我现在改变了主意,要把你送到派出所去,以免你日后再招摇撞骗

    害了别人。”

    “对,这种人渣就应该送到派出所去!”

    他的一众学生也十分高兴的说道,仿佛自己亲自惩戒了一个江湖骗子。

    “萧辰,就在这里等着别跑,这里是省会城市,到处都有摄像头,你跑也跑不掉,等樊教授治好赵伯父,我就亲自把你送到派出所去。”

    杨景晨满脸戏谑的看着萧辰,这个结局他十分满意,把萧辰送到局子里,等于是以绝后患了。

    一旁的赵依萱也微微叹了口气,没有说话,的确是萧辰的话太离谱了。

    连X光都检测不出来的东西,他怎么知道的?纵然萧辰实力过人,但也不可能一眼就看出别人体内具体的情况,这就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

    萧辰倒是一脸淡然,自顾自的坐在了一旁,看着樊昌华写下药方,让手下学生去抓药。

    很快,那人带着药包回来了,准备就绪后,放在一个微波炉里开始煮药汤。

    大约五分钟的时间药汤熬好,他将药汤递给赵依萱交由她给赵康平喂下。

    “喝下去就好了嘛?”

    赵依萱问道。

    “没那么快,但是这第一剂的药量很足,喝下去会有明显好转。”

    樊昌华说道。

    赵依萱没有多说,有些紧张的一勺接着一勺给她父亲喂下,全部喂下后,只见萧辰突兀的说了一句道:“他马上要吐了,你赶紧躲开。”

    “你说什么?”

    赵依萱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就在这时,赵康平突然一侧首将喝下的药汤全吐了出来,还夹杂着恶心的黄绿色胆汁。

    “这是什么情况?”

    赵依萱惊慌的看着樊昌华,樊昌华也愣住了,他有些惊疑的看了一眼萧辰,但是顾不上想那么多,立刻扶住赵康平道:“没道理啊,这药汤是温性的,不可能会吐啊。”

    然而令他更为惊慌的事出现了,赵康平如同开闸的水库一般,根本治不住吐,到后面吐的全是胆汁,甚至还带着一点血丝,十分恐怖。

    “樊教授,您快救救我爸啊,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赵依萱彻底慌了神。

    而樊昌华心里比赵依萱还慌张,这根本就不是他预料之中的事,而且各种止吐办法都无效。

    杨景晨看到樊昌华愣在当场不知所措,连忙开口道:“樊教授,你快动手啊。”

    樊昌华脸色有些难看的瞥了一眼杨景晨,叹了口气道:“我我救不了他。”

    “什么!”

    赵依萱和杨景晨闻言都是一惊,听到樊昌华亲口说出这句话,无疑太震撼了。“都说了,你从头到尾都错了,还要把我送到派出所去?真是可笑,你的教授头衔是评发的?还有你们这些所谓医学院高材生,在医学院学到了什么?恕我直言,你们都是

    一群一叶障目,自欺自人的废物。”

    萧辰不急不缓的起身说道。

    樊昌华连同他的一群学生也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脸色极为难看,一个字都无法反驳出来。

    “哼,你小子得意什么,你有办法你治好赵伯父啊。”

    杨景晨不服气的说道。

    赵依萱也一脸歉意的看着萧辰,却不知道如何求萧辰开口,萧辰扫了一眼满脸泪痕的她,没有多说什么。

    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银针,然后走到赵康平的床边在其胸口一针扎下!

    “呃!”病床上的赵康平猛然睁开了眼,喉咙里发出了一道吸气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