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愣在当场。

    樊昌华等人脸色变化极其精彩,尤其是他的一群学生们,本打算看萧辰也出回儿仇,好让他们也能稍微抬起头来说话,但没想却被现实给狠狠的打脸了。

    仅仅用了一根银针,萧辰就让重度昏迷的赵康平苏醒了,甚至这一幕反转的太大,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他是如何做到的。

    杨景晨呆滞的望着他,有些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诸多名医都束手无策的病人,在萧辰手里,仿佛不值一提般,随随便便就治好了。

    眼前这个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人,难不成是一位隐藏的神医?甚至比久负盛名的樊昌华还要厉害不止一筹。

    赵依萱看到自己父亲醒了过来,急忙上去,泪洒满面的抱住了他。

    但是赵康平却久久说不出来话,只能发出一些呜咽声,赵依萱有些紧张的望着萧辰。

    “别担心,他长时间昏迷,暂时说不了话是正常现象,等他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萧辰解释道。

    一旁的樊昌华沉默良久突兀问道:“阁下真的只是一个无名之辈?如此医术放眼整个华夏,你也足以排进前三。”

    “我担任的职位很多,海陵市医院的主任医师,金陵大学的医学副教授。”

    萧辰说完便对着赵依萱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你留下这里等你父亲康复吧。”

    “萧大哥,我送送你。”

    董诗琪跟着萧辰一起出去了,直到萧辰渐行渐远后,愣在当场的樊昌华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异色,口中喃喃道:“姓萧.难不成就是研发了炼虚丹的那位?”想到这,他脸上满是诧异和惊愕,那位萧教授的研究成果他早就有所耳闻了,其名头已经扩大到了海外,甚至他所在的研究所都曾想派人约其见一面,但没有得到这个机

    会。

    “师傅,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几个不知所然的学生低声问道。

    樊昌华回过神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刚刚那位萧先生才是真正的神医,是我都无法企及的大人物。”

    京城。

    一间别致的小屋里,里面装修很是简陋,但是门口和院子里却到处都是卫兵,看起来这里住的应该是一位级别很高的大人物。张秘书带着萧辰一路走进来,两人踏进屋内,一位躺在太师椅上的老者,感觉到动静立刻笑着起身道:“张秘书,这位应该是就萧辰,萧少将了吧,你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

    耳啊。”

    萧辰点了点头,望着他反问道:“你是?”

    “这位是韩鸿郎,韩司令,韩天行的父亲。”

    张秘书最后半句话是凑过去低声说的。

    萧辰顿时心中了然。

    “都坐下吧,我年纪大了,不比你们年轻人。”

    韩鸿郎笑了笑,又躺回了太师椅上。

    两人坐下,萧辰酝酿片刻才开口道:“韩司令,我此行前来,是为了拿回上头许诺给我的五行灵物,韩司令应该不会忘记吧。”

    “当然不会忘记,这次的行动报告我也看了,可以说全是因为你的存在,任务才得以顺利结束。”

    韩鸿郎说完,对着身旁的警卫员微微颔首,他立刻从一旁的保险柜里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特殊金属制品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看看吧。”

    见韩鸿郎这么爽快,萧辰也有些诧异了,当然心中惊讶归惊讶,看到朝思暮想的东西到了手里,他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笑意。

    萧辰打开小盒子,里面赫然放着一块不规则的淡银色金属,金属上泛着光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他也好奇的拿起金属握在手中仔细观察了起来,双眼也微不可查泛起一道亮光。

    瞬息过后,萧辰眼中光芒散去,脸色闪过一丝诧异,转而望着韩鸿郎道:“这东西你们是从何得来?”“这是个秘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技术部门检测过了这东西的成分,不是地球上任何一种可探明的金属,但却包含了所有金属元素成分,十分古怪,具体作用我们还

    没有研究出来,怎么你对这个不满意嘛?”

    韩鸿郎问道。

    “满意自然是满意,但是我更希望你能告诉这东西的来历。”

    萧辰一边说着,一边将其收了起来。

    看到萧辰手上的小动作,韩鸿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心中在酝酿着什么,但是转瞬间就被其隐藏了起来。

    韩鸿郎故作沉吟道:“实话告诉你,这东西的来历属于最高机密,以你的级别不足以知道,如果你坚持想知道的话.”

    萧辰瞬间就听出了他的意思,微微笑着说道:“直说吧,要我干什么才能换取这个东西的情报。”萧辰早已经看出来,那块小金属根本就不是五行灵物,但如果有足够的数量,便可以提炼出五行灵物的精粹,到时候加上他手中的墨绿色小珠子,可以锻造出三把五行灵

    剑,他的实力可以更上一层。

    如今九品玄典想更进一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只有靠这些外物提升自身实力了。

    “呵呵,萧少将爽快,跟明白人讲话就是舒服。”

    韩鸿郎大笑道。他也不再隐瞒,继续说道:“这东西出自昆仑山,在昆仑山最高的一条山脉深处,我们的一只科研队伍发现的,与此发现还有一些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昆仑山深处十

    分危险,气温、雪崩、野兽、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如果我记得不错,那里应该是藏区,你需要我干什么?”

    萧辰直接问道。

    “那里是自治区,我们科研队因为触犯了当地人的忌讳,被当地私人武装给抓了起来,连同所有科研成果都被扣押了,你需要把他们安全带回来,连同那些科研物品。”

    韩鸿郎刚说完。

    萧辰的脸色就沉了下去道:“想来你们已经派人交涉过了,但是没有效果,所以让我去大闹一下藏区,替你们背黑锅?”

    “哎,你这话我就当没听见,不过选择权在你手里,你想知道那东西的具体位子,就好好考虑一下吧。”韩鸿郎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