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孙文德都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喜,一局就能赢上七千万!

    简直就是天上掉钱砸到他头上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孙文德大笑了起来,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旁的杜永千也懵了,喃喃道:“这小子是不是脑子不好,连我都知道第一刀白皮,等于就是废石了,还继续下这么大的注?”

    众人大多嘲笑的看着萧辰,很多人都暗自庆幸刚刚外围下注的时候,自己没有压萧辰,不然就赔大发了。

    “好,我答应了!”

    孙文德大笑着让随从拿走原石去切开,很快一块完整的白玉呈现在众人眼前。

    他扫了一眼自己的那块白玉,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还可以,赢你足够了。”

    萧辰没有多说,单手一拍按在原石上,上面的石屑如同面粉般纷纷震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其吸引了过去。

    但注意力并不在萧辰身上,而是他手中的那块原石!

    一块表面呈现淡绿色的,带着蜘蛛网般绿白相间形状的翡翠玉石,一下子就引起了一阵喧哗。

    “天啊!这是绿松玉,看着质地水种,都是上乘啊!”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萧辰这块极品玉石,一脸羡慕嫉妒恨。

    有一小部分买了萧辰赢的人,更是差点跳起来欢呼了,萧辰是大冷门,赔率自然也是最高!

    杜永千差点没把眼睛珠子给扣下来凑近再看一遍,明明只是一块废石,怎么可能开出来极品玉石?

    脸色最为难看的莫过于孙文德了,他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块极品绿松玉,心都在滴血,六千万啊!瞬间就输了六千万!

    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哪怕是身价十亿的人,也经不住这么玩啊,何况他还没有十亿身价。

    杜永千斜瞥了一眼孙文德,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心里极为高兴的说道:“孙文德,不就输了一把吗?有必要脸色这么难看吗?”

    孙文德能听得出来他话语之中的嘲笑之意,冷哼了一声道:“你不也输了吗?”

    “我就输了一千万,对我来说,毛毛雨罢了,而你就.哈哈哈。”

    杜永千丝毫不掩饰的大笑了起来,看向萧辰的目光也不禁带了一丝好感。

    “哼,再来一把,我就不信你小子运气这么好。”

    孙文德不服气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玩了。”

    萧辰微笑道。

    “赢了钱就像跑?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孙文德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店铺里几个打手也蠢蠢欲动了起来。

    杜永千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怎么?有我在,你还想动手不成?”

    “杜老板,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又何必干涉呢,只是这小子赢了钱就准备跑,实在是不合规矩。”

    孙文德冷声道。

    杜永千也有些为难的看着萧辰道:“小兄弟,道上的规矩你不会不懂吧?你要么赢光孙文德的钱才可以离开,要么只能双方同意,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那这样吧,我替杜老板您再玩一把,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怎么样?”

    萧辰的话让杜永千一怔,不知道萧辰葫芦里卖什么药,但萧辰赌石能力比他强太多,有这种好事,他也自然不会拒绝。

    “好,我同意了,孙文德你呢?”

    孙文德也点了点头道:“那好,再玩一把,赌一把大的。”

    他说完,一个随从重新上了一批原石让两人挑选。

    孙文德率先挑选,选了半天终于选好了一个心仪的原石,萧辰依旧是随手就拿了一个。

    不过有了前车之鉴,孙文德也不相信萧辰是胡乱随手选的,他冷声道:“怎么玩?”

    “一次性开吧,一局一个亿。”

    萧辰淡然道,仿佛一个亿在他口中只是一串数字罢了。

    但孙文德却眼皮跳了一下,他刚刚输了六千万,哪里还拿的出一个亿来。

    他只是一个赌石店铺的小老板,虽然有点身价,但终究比不上杜永千那么有钱。

    见他皱起了眉头,似乎在犹豫着,杜永千在一旁开口诱惑道:“孙文德,你怎么怂了?”

    “怂?玩这个老子从来没有认怂过,一个亿我接了,这店铺算是抵押。”

    孙文德拿着手中的原石,似乎又有了信心,他玩赌石玩了半辈子,难不成还输给一位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不成。

    “拿去切开!”

    一旁随从接过孙文德的原石放在水切机上开始切割着,所有人的目光都紧张的望着那个水切机。

    孙文德能开一个赌石店,自身眼力劲也是十分厉害的,每每有天价极品玉石,大多都是孙文德开出来的,所以这家赌石店在河源市十分有名。

    大约几分钟的时间,水切机停了下来,当水冲掉了原石上面的石屑后,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

    “和田玉!居然是和田玉!”

    “孙老板又开出了一块天价玉石,这趟我们没有白来看啊。”

    “孙老板是什么人,他的眼力劲岂是别人可比的?这小子要输惨了,一个亿啊!啧啧啧,真是大手笔。”

    众人都惊叹道。

    玉石中最上乘的玉自然是和田玉,在古代和田玉都是作为皇帝的贡品上供,除了皇亲国戚外,民间很难见到这种极品玉石。

    一方面是数量极其稀少,导致价值十分高,有钱也买不到,另一方面就是和田玉成为了皇族的贡品,价值又翻了机番,价值连城,能买得起的人,都是达官贵人。

    “哈哈哈,小子,看起来今天我运气十分好啊,乖乖把一个亿拱手叫出来吧。”

    孙文德得意的大笑道。

    这块和田玉是他开出来最好的一块玉石了,也是价值最高的一块,这么大一块,稍微打磨一下,起码卖个几千万不成问题,再加上萧辰的一个亿,他简直赚翻了。

    “我还没开呢,你着急什么?”

    萧辰瞥了他一眼道。

    “你就算开出了玉,能比得上我的和田玉嘛?”

    孙文德嗤笑道。

    萧辰没有再多说,一掌震碎了原石表面的石屑,随着石屑纷纷抖落,外面嘈杂声也戛然而止。

    大厅内包括孙文德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直愣愣的望着萧辰那块玉石,连呼吸都微微屏住了。一位经验丰富的老者看着萧辰这块原石,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这是.紫色玻璃种翡翠!曾经有一块名叫‘昭仪之星’的紫色玻璃种翡翠拍卖到了三个亿的天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