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者是当地十分有名的老师傅,一双眼睛可谓称得上是火眼金睛,从来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听到他亲口说出那块紫色的翡翠价值不下三个亿,在场众人眼睛全都红了!

    不少人的目光死死盯着了萧辰手中的那块紫色翡翠,眼神已经渐渐出现了变化,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今这么一笔巨款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手里,任谁都会动些心思。

    萧辰似乎也看出了其他人心中所想,不动声色的一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

    “砰!”

    桌子如同纸糊的一般,瞬息间四分五裂,这道炸裂声也把许多人从幻想中惊醒了过来。

    这一幕再次提醒了众人,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空手捏石皮、掌断长桌,这些都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办到的。

    “孙老板,好像你又输了。”

    萧辰笑眯眯的开口道。

    孙文德脸色阴晴不定,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连续两把输给了萧辰,基本赔光了他的老本,这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索性,大不了来个黑吃黑,干掉萧辰这个不知名的外地小子,在这藏区,三天两头都有人死,死个个把人没什么大不了。萧辰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意图,笑着走到杜永千身旁将那块紫色玻璃种翡翠递给了他道:“杜老板,我们说好了,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这也是你的,还有这家赌石店也

    归你了。”

    杜永千望着手中的紫色翡翠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那句话他根本就没放在心在,而且萧辰这一局的赌注可不小,一个亿的赌注!

    外加这块价值不下三亿的紫色翡翠,一共四个亿的巨款,萧辰居然拱手就交给了他?

    不止是杜永千,外面围观的众人也全都傻眼了,这小子是得多有钱,才能无视这四个亿,随手就送给了别人。

    一旁的孙文德听见萧辰这番话,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他敢赖萧辰的账,但是不敢赖杜永千的账啊。

    “小兄弟,你没开玩笑吧,这些东西全都归我?”

    杜永千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虽然他家底也十分殷实,但是四个亿也不是随便就能拿出来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既然说了,就不会反悔。”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他若是一心放在赚钱上面,成为全球首富也只是时间问题,但这些对他意义不大。

    杜永千愣了两秒,随即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哈,小兄弟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叫杜永千,还没正式问过你的姓名。”

    “萧辰。”

    “好,萧兄弟,既然你如此大方,让我也有些相形见愧了,这样吧,东西我只能收一半,这家赌石店给我就行了,你若不答应就是不给我杜永千面子了。”

    杜永千热情的搂着萧辰的肩膀说道。

    “那就依杜老板所言。”

    萧辰笑着点了点头,能这么简单取信于杜永千倒是让他省了很多事。

    “孙文德,你收拾一下,我待会派人来接手这家店。”

    杜永千斜瞥了一眼孙文德,说完,便带着萧辰坐上了他的专车扬长而去。

    河源市一家高档西餐厅。

    “萧兄弟,我越来越发现你特别对我脾气,我年纪比你大,你要是不嫌弃,喊我一声杜大哥。”

    几杯酒下肚,杜永千也愈发热情了。

    “那在下就承情了。”

    萧辰说着举杯一饮而尽。

    “听萧老弟口音应该是外地人吧?来藏区是旅游还是看朋友?”

    杜永千随口问道。

    “我几个朋友之前在这里遇到点麻烦,所以托我看看。”

    “哦?什么麻烦你说说,不是我吹牛,在这河源市还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

    杜永千问道。

    “我那几个朋友都是在科考队做事,好像触犯了当地什么忌讳,所以被市长派人抓了起来。”

    “就这事啊,我跟河源市的市长私交不错,一会儿我就打个电话让他查清楚是不是误会,让他放人。”

    “那杜大哥还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萧辰笑着道谢道。

    “无妨,你我一见如故,这点小事我自然会帮,放心,全包在我身上了。”

    杜永千拍着胸脯保证道。

    萧辰眼中也闪过一丝喜色,这么简单就解决了这事,只是花了点钱罢了,而且这钱还不用他出。

    一顿饭吃完,杜永千喝的迷迷糊糊,在萧辰的撮使之下,忽悠杜永千打了电话。

    “萧老弟都说好了,他们答应先放人,但是短时间内还不能离开河源市。”

    “那就多谢杜大哥了。”

    萧辰又灌了他一杯,把他送到了外面的车子上,目送他的车子离开了。

    随后,他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一分钟才接通,里面传来的是一道悦耳的女声。

    “哪位?”

    “我是韩司令派来接你们的人,你们现在在哪儿?”

    电话那边愣了一会儿,随即才说道:“希维尔酒店,309房。”

    希维尔酒店,一间套房里。

    一男一女脸色有些难看的在争执着什么。

    “方兴贤,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你忘记了嘛?没有拿回那些科研资料和物品,我们不能偷偷离开藏区。”

    女子冷声道。

    “秦雪怡,你要清楚一点,这只科考队我才是队长,我选择决定要离开这里,保障我们的队员的人身安全,至于那些东西都是外物,日后有机会,还可以再得到。”

    戴眼镜的男子,背负双手不客气的说道。

    他们来藏区这么久,不说在昆仑山上差点把命都丢了,好不容易下山了,还被当地政府抓起来当成罪犯判刑。他可是名牌大学出身的地质学博士,在大陆前途无量,本来只要完成这个任务,就能升迁到地质勘探部当部长,直到来了藏区之后,他才发现这里实在是危机四伏,一路

    上死了好几个队员,早就把他吓的打退堂鼓了。

    哪怕这个任务失败了,他回去再熬几年资历,依旧能升迁,何必在这里继续冒这么大风险。

    “我不同意,你要走的话,你自己走,不拿到那些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科研物品,我是不会走的。”秦雪怡对视着他,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