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咚咚咚’敲门声。

    秦雪怡和方兴贤对视了一眼,都警惕的走上前开了门,审视着外面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有些愕然的看着他道:“你你就是韩司令派来接我们的人?”

    “不错,我叫萧辰。”

    萧辰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别的。

    一旁的方兴贤看到来人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当即眼中透露不屑说道:“韩司令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派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

    秦雪怡脸色有些尴尬的看着萧辰,赔笑道:“他是方兴贤,我们科研队的队长,我叫秦雪怡,你进来先坐着吧。”

    “萧辰,既然你是韩司令派来接我们离开的,一定安排妥当了计划吧?我们明天就离开藏区这个鬼地方。”

    方兴贤斜瞥着萧辰,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没有计划,你们也暂时走不了。”

    萧辰说道。

    “走不了?那你来这里干嘛?你是哪个部门的,上司是谁?我回去要好好训斥一顿,居然派你这么一个干事不利的毛头小子来。”

    方兴贤立刻摆足了官架子冷声道。

    “我告诉你,我一天都不想在这鬼地方待下去了,你马上给我联系你的上司部门,给我立刻安排好离开方式,听到了没有?”

    方兴贤说完,见萧辰脸色平静的坐在那,似乎根本都不搭理他,这让他心里又升起了一阵无名火,刚想开口说话时。

    萧辰突兀的冷哼了一声道:“给我闭上你的狗嘴!再呱噪不休,我就让你这辈子都说不了话。”

    方兴贤瞬间就被萧辰强大气场给震慑住了,脸色有些紧张的看着萧辰。

    就连一旁的秦雪怡也愣住了,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年轻人,刚刚那么一霎那仿佛突然变了一个人,好像她们面对是一尊充满煞气的杀神一般,让人都不敢与之对视。

    方兴贤涨红了脸,到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堵得他异常憋屈。

    尤其是对视到萧辰那一双漠然的眼睛,更让他心惊胆战不已,这眼睛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如同当日在昆仑山那个遗址上,发现的那尊神像的眼神,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和对众生的漠然。

    方兴贤紧张的站起身,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萧辰,刻意拉开了距离才开口道:“你小子给我等着,等我回去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秦雪怡显然理智很多,对着萧辰问道:“萧先生,你之前说我们暂时还不能离开藏区是什么意思?”

    萧辰也不隐瞒,简单将他拖杜永千办的事重述了一遍。

    秦雪怡听完深深皱起了眉头道:“这么说,我们等于是被软禁在河源市了?”

    “可以这么说吧,你们到底是做了什么事,居然能惊动市里面派人把你们抓起来?”

    萧辰好奇的问道。

    秦雪怡犹豫了一下说道:“告诉你也可以,但这件事是机密,你要保证不能外泄一个字。”

    萧辰点了点头。“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当时我们意外找到了一个废弃的遗址,经过勘察这是一处年份十分久远的遗址,甚至我们的仪器都无法准确辨别那处遗址的年代,方队

    长让我们散开收集一些有价值的物品带回去研究,紧接着一个队员好像发了疯一样冲了出来,喊着他看到了龙!”

    听到这,萧辰不由得心头一动,他想起了周五山当时给他的一份地图。

    据周五山所说那便是他们找到龙鳞的地方,如今听到秦雪怡述说她们的遭遇,不由得让萧辰好奇起来,他们两伙人是不是找到同一个地方了。秦雪怡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接着就是原本万里晴朗的天空忽然间变得乌云密布,雷声大作,我们为了安全考虑暂时下山避一下暴风雨,然后就被一群牧民给莫名其妙的抓

    了起来,被警察带走了。”

    她叹了口气道:“可能是那群牧民封建思想太严重了,以为是我们的到来引发了暴风雨,所以觉得我们是不祥之人,也怪我没有好好调查一下当地的民族风俗。”

    “你们不是隶属科工委的?”

    萧辰突兀的反问道。

    秦雪怡摇了摇头道:“我们不是科工委的人,虽然我很希望进入科工委的部门,但是科工委的选拔人员太严苛了,我三次都没被选上,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认识一些科工委的人,他们不仅相信科学,同样也相信牛神鬼怪,可能你没有被选上就是这个原因了。”

    萧辰笑了笑道。

    秦雪怡闻言默然不语,她是一个接受了高等教育十几年的人,相信所有无法解决的怪事,都只是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原因解释罢了,让她改变信仰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估计河源市对你们的调查还需要一段时间,你有什么打算嘛?”

    “我们需要先拿回我们的科研资料和那些科研样品。”

    萧辰沉吟了一会儿道:“这个恐怕有难度,我总不能大摇大摆的进去抢吧,等我回去想想办法。”

    两人聊了一会儿,萧辰便离开了。

    次日,萧辰突然接到了杜永千的电话。

    对于这位‘便宜兄弟’,萧辰还真没怎么上心,他只是利用一下杜永千帮他个忙,相反自己也已经无形给了报酬,谁也不欠谁人情。

    “杜大哥,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萧辰问道。

    “还真有点事,你昨天说你那群朋友只是普通的科研队?”

    “不错,怎么了?”

    萧辰疑惑的问道。“我看不见得吧,你那群朋友在昆仑山挖了不少好东西,虽然人给你放了,但是那些东西全都充公了,我有内部消息,市厅准备公开拍卖这些东西,用于投资市区建设资金

    。”

    “公开拍卖?”

    萧辰闻言一阵愕然。

    “我猜你应该知道你朋友挖了些什么东西吧,那些东西的要拍卖的消息刚一放出来,不少人就惦记上了,听说连袁家都惊动了,萧老弟你可是隐瞒很深啊。”

    杜永千意味深长的说道。

    萧辰不禁有些头大,他根本不知道秦雪怡在昆仑山挖了什么东西,既然能惊动杜永千亲自给他打电话询问,显然这批样品价值不菲啊。

    ‘看来我又得花钱了。’萧辰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