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贤,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萧先生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秦雪怡也气急道。

    “哼,秦雪怡,请你注意一下口头措辞,我是你的上司,这件事如何办,我心里有数,你就不要再掺和了,不然等我回去之后,有你好果子吃。”

    方兴贤冷着脸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清雅酒店。

    杜永千和萧辰站在大门口,脸色有些复杂看着萧辰道:“萧老弟,你不要考虑一下嘛?这要是进去了,只怕就很难出来了。”

    袁家的人什么德信,他自然有所耳闻,尤其是袁天瑜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这么反常的邀请萧辰来吃饭,必然是笑里藏刀,不怀好意。

    “任他百般阴谋,我自一剑斩破,有何惧之?”

    萧辰脸色淡然,不急不缓的走了进去。

    他身后的杜永千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一起走了进去。

    两人走了几分钟,就到了早已经预定好的包间,方兴贤和秦雪怡已经提前到了,坐在那里等候着。

    方兴贤看到萧辰按时到了,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看样子这小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还算不上是条龙。

    既然萧辰胆这么肥,那他自然也乐于见到萧辰被袁天瑜对付。

    “坐吧,袁大公子还没到。”

    方兴贤瞥了一眼两人说道。

    萧辰十分坦然的坐了下来,随口问道:“你倒是个十足的狗腿子,这么快就改口喊‘袁大公子’了。”

    “啪!”

    方兴贤猛地一拍桌子,恼怒的望着他道:“萧辰,你别以为老子真的怕你!”

    “是嘛,你心里是不是想着,等袁天瑜来了,看我怎么倒霉的,或者等你回去后如何添油加醋控诉我的恶行?”

    萧辰十分直白的说了出来。方兴贤闻言脸色一怔,随即就冷笑了起来道:“你小子倒也不傻,就算你知道了也没用,今天你若是不把那本笔记交给袁大公子,你肯定很难活着离开这里;可你若是交出

    来了吧,就等着我回去后,怎么把你做的这些事一五一十告诉上头,不说别的,一条泄露国家机密罪就够你蹲十五年大牢!”方兴贤说完,满脸的嘲弄之色斜瞥着萧辰,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喝完咂咂嘴道:“其实你还有第二个选择,我是科研所的副处长和这只科研队的队长,任务报告也只

    能由我来写,至于到底该怎么写,我还没想好呢。”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贿赂你?”

    萧辰有些好笑的说道。

    方兴贤见萧辰这么直接点破,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萧辰,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现在半条命都握在我手里了,还嘚瑟呢?”

    “方兴贤,你太过分了!你说的这些话,我回去后会如实禀告给部长的。”

    秦雪怡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没想到方兴贤居然这么阴险。

    “秦雪怡,你吓唬谁呢?所有文件都是由我递交给部长,我是看你年少无知不想跟你计较,你再捣乱,回去后你也跟着这小子一起坐牢吧。”

    方兴贤冷冷的威胁道。

    “冒昧的问一句,你们部长的官职大概相当于什么军衔的待遇?”

    萧辰突兀的问道。

    “正旅级待遇!怎么样?怕了吧?”

    方兴贤冷笑道。

    萧辰闻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堂堂正牌少将,虽然没有实权职位,但是正师级待遇是实打实的,哪怕科研所的部长看到他,也得敬礼问好。

    这时,房门开了。

    袁天瑜身后跟着一大帮保镖走了进来,没有细数估摸着不下二十个。

    这些保镖训练有素的围着餐桌站成一圈,大多一只手背负身后,萧辰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背后藏着一把刀。

    杜永千看到这么大的架势,顿时有些慌了神,他勉强笑着开口道:“袁大公子.”

    “我让你说话了嘛?”

    袁天瑜冷漠的瞥了他一眼,顿时把他到嘴边的话给堵进去了。

    “我就不废话了,开门见山直说了。”

    袁天瑜环视众人一眼道:“那本笔记本是用暗语写的,就算给了我,也得花费一些功夫翻译出来,还不一定准确,所以我决定让你们带我去你们之前去过的地方。”

    “不可能,这事属于最高机密,我们是.”

    秦雪怡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一名保镖给按住了肩膀。“我知道你们是谁,你以为我袁天瑜会做没有准备的事嘛?实话告诉你们,这里是我的地盘,天高皇帝远,京城那头管不着我们,而且这附近所有机场、火车站、汽车站都

    有我的人,你们跑都跑不掉,所以你们只有一条路和我合作,我保证让你们安安全全的回去。”

    袁天瑜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口气十分随意。

    一旁的方兴贤彻底愣住了,这和他原本所想的情况不一样,如果他们带袁天瑜去了那个遗址,那他麻烦就大了。

    正当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想插句话时,眼神无意中瞥到了身旁保镖放在怀中的手上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顿时,他又把想说的话给咽了下去,神情有些紧张。

    “方队长,你是有什么话好说嘛?”

    袁天瑜望着他问道。

    “额没,我觉得这个提议十分好。”

    方兴贤讪笑着连连点头。

    “不错,总算有个明白人了,只要你带我去那个地方,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三千万当做带路费,保证不会让你白跑一趟,据我所知你一年工资也就不到二十万吧?”

    袁天瑜的让有些摇摆不定的方兴贤彻底打定了主意,他一脸喜色的说道:“那就多谢袁大公子抬爱了。”

    “既然都没意见,事不宜迟,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现在就出发吧?”

    “我同意了嘛?”

    萧辰突兀的开口,让其他人为之一怔。

    袁天瑜的眼神也冷了下去,这么多持械保镖在这里围着,这小子居然还敢这么对他说话,也真活腻歪了。

    正好,他需要杀鸡儆猴,震慑下其他两个人,当即对着萧辰身后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两人微微点头,缓缓从怀中抽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杜永千靠的最近,看的也最清楚,但他不敢多说一个字,以免引来杀身之祸。

    ‘哎,萧老弟,别怪我,我实在是无能为力,要怪就怪你不听我劝告,非要招惹袁天瑜。’杜永千心中暗自叹息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