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贤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快意,他就早看这小子不爽了,能亲眼看着袁天瑜除掉他,也让他感觉十分高兴。

    不过有些碍事的是秦雪怡,这事如果想要做的密不透风,这小丫头最好也要除掉,不然到时候被她告发了,自己的前途也就完蛋了。

    但是这笔记本的暗语是秦雪怡编写的,只有她能看得懂,只有等这事结束了,他再另想办法除掉秦雪怡。

    “住手!你敢伤他!我保证你们没人能到那个遗址的位子!”

    秦雪怡使劲推开身后的保镖大声说道。

    袁天瑜闻言也立刻抬手示意两个保镖停下,用探究的目光望向了方兴贤道:“她说的是真的嘛?”

    方兴贤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道:“这套暗语是她编写的,只有她最清楚内容。”

    “那好,我答应你不伤害他,但是你得老老实实带我们去你口中的那个遗址,我保证大家都平安无事。”

    袁天瑜笑着说道。

    秦雪怡脸色有些挣扎,但是现实太无力了,她只能选择答应,否则只能眼睁睁看着萧辰死。

    “好,我答应你。”

    秦雪怡低着头说道。

    “其实我也不是坏人,大家各取所需嘛,老老实实的配合就好了。”

    袁天瑜笑着起身,招呼众人道:“走吧,带我们的客人上车出发。”

    “我的话不喜欢再重复第二遍,我没同意,我倒要看看谁能离开。”

    萧辰依旧坐在那,丝毫都没有起身的意思,他脸色平静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慢酌着。

    方兴贤都看傻眼了,这小子难不成是赶着去投胎嘛,之前秦雪怡依旧迫不得已救了他一次,如今还要继续作死。

    这回儿,就算是大罗神仙在也救不了他了吧?

    方兴贤嘴角微不可查扬起了一抹冷笑,他已经迫不及待看到这小子死在当场了。

    袁天瑜的脸也彻底沉了下来,他的耐心是有限的,也没时间陪这小子在这里耗。

    “弄死他,做干净点。”

    袁天瑜冷冷的吩咐的一句,就准备带着其他人离开。

    萧辰身后的两名的保镖立刻抽出了怀中的匕首,朝着萧辰从左右两边攻来。

    “小心!快闪开!”

    秦雪怡连忙提醒道。

    然而萧辰似乎跟没听到一般,依旧坐在那,两把匕首毫无阻碍的朝着萧辰的脖子扎下。

    方兴贤仿佛依旧看到了萧辰喉咙被隔开,血流如注的场景,再也掩饰不住脸上的冷笑。

    “小子,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你!”

    然而,下一秒,他脸上的冷笑瞬息凝固了。

    哐当!

    两道清脆的金石撞击声传入众人耳中。

    两名攻向萧辰保镖直接愣在当场,他们愕然的看自己手中断成两截的匕首,手臂也传到一阵巨大的反震力,差点没把他们直接掀翻在地。

    萧辰不急不缓的放下茶杯,用餐厅纸擦了擦脖子道:“材质真差,这么一下就断了。”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连同袁天瑜也愣在当场,但他的见识显然更广一点,瞳孔微微一缩道:“外功武者!”

    “快!都一起上!解决他!”

    二十多名保镖瞬间都拔出怀中的匕首冲了上来,密密麻麻的将萧辰围在中心。

    “蚂蚁能咬死象,但也要足够多才行。”

    萧辰不屑的摇了摇头,伸手抓住了桌子上的一个餐盘用力一捏,顿时餐盘碎成无数片。

    萧辰右手凌空一抓,一阵无形气劲包裹住了正要下坠的碎片,如同变魔术般将一大堆碎片凝固成一个碎片球抓在手中。

    只见他不急不缓的伸手一弹,无数碎片如同子弹般呼啸着飞射向众人。

    “啊!”

    一阵惨叫声接二连三的传来,整个屋子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大多数人都被碎片击中了小腹和大腿,尽皆鬼哭狼嚎般躺在地上惨叫着。

    一小部分运气不好的人被击中了胸膛,则直接一声不吭的倒在地上,进气多出气少了。

    萧辰并没有多看他们一眼,他没有对所有人下死手已经算仁慈了,有个别伤亡属于不可控情况,他也不会太在意。

    整个大厅横七竖八躺满了保镖,气氛变的十分诡异。

    方兴贤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把眼珠子给抠出来,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小子居然这么厉害?

    ‘难不成他是特战队出来的人?要是这样的话,我麻烦就大了。’

    方兴贤脸色一紧,如果萧辰真的是特战队的人,那么之前他威胁萧辰的事被抖了出去,别说自己仕途完蛋,连余生都得在大牢里过了。

    杜永千也一脸懵逼的看着萧辰,他同样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老弟居然身手这么厉害,强的有些过分了,与其年纪根本不相符啊。

    袁天瑜看到萧辰盯住了他,脸上终于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慌张了,这小子不仅是练外功的,还是外功高手!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我袁家在这藏区扎根百年,实力盘根错节,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汗毛,别说是你,就是他们也一个都跑不掉。”

    袁天瑜冷着脸威胁道。

    “现在还威胁我,你觉得有用吗?”

    萧辰神色不变的反问道。

    瞬间让袁天瑜心沉到了谷底,萧辰这话的潜台词无疑是他死定了,结算他能把大罗金仙和他扯上亲戚关系都没用。

    “那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能挡得住子弹!”

    袁天瑜怒吼了一声,猛然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萧辰。

    “我实话告诉你,我还真不怕枪,至少这种小口径手枪对我没有作用。”

    萧辰瞥了一眼他手中的手枪,便不再多看了。

    袁天瑜心里也是慌的要死,他猜出了萧辰是一位外功高手,一般练习外功的人,根本就不畏刀枪棍棒,甚至一些高手连子弹都能硬抗,所以萧辰这话也不是哄骗他的。

    他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十分干脆的丢下了手枪道:“直说吧,我猜这玩意对你也造不成什么威胁,但你敢杀我,我能保证你走不出这藏区,除非你能公然对抗整个藏区。”萧辰看到袁天瑜这么识时务,倒有些意外了起来,一旁的杜永千走到萧辰身边低声道:“袁家三代都有在藏区各市担任高官的,如果能讲和的话,我觉得萧老弟还是选择讲

    和吧。”

    听到这话,萧辰不禁皱了皱眉头,官二代不可怕,可怕的是几代后辈都是当官的,动一发而牵全身。而且这里还是一个大酒店,到处都有摄像头,即使他想动手,也得考虑一下秦雪怡和杜永千会不会受到牵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