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沉吟了片刻,这袁天瑜显然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放了他一定会放虎归山,但杜永千说的没错,在这种场合动手太明显了,会坏了他全部计划。

    “那好,我就当卖杜老哥一个面子了,但是惹了我萧辰的人,必须得付出点代价,不然反而显得我萧辰是个泥人,没有火气任人拿捏了。”

    萧辰说完,蓦然对着袁天瑜左手凌空一点,一道气旋骤然炸响一道音爆声击中了袁天瑜的左手。

    “咔嚓!”

    一道清晰可闻的骨裂声传来,袁天瑜也蓦然惨叫了起来,他的左手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彻底扭曲了,看的人都心惊肉跳不已。

    “滚吧!”

    萧辰背负双手说道。

    袁天瑜强压着手臂的疼痛,极其怨毒的望了一眼萧辰,带着一种保镖迅速离开了。

    萧辰很明白他心里一定想着回头再带人来报仇,但是他不知道,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估计就是他的死期了。

    “你没事吧?”

    萧辰回过头望着秦雪怡道,这小丫头心底还是十分善良的,敢在那个时候为自己出头,虽然自己用不上,但怎么着也算是承了她一份恩情。

    秦雪怡还没从萧辰大显神勇的手段中缓过神,愕然的点了点头,当她目光左右探寻了一阵,忽然脸色一变道:“方兴贤不见了!”

    萧辰这才注意到方兴贤不知何时也悄然离开了,因为之前注意力全在袁天瑜身上,萧辰并没有对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小角色多上心。

    “我刚刚看到他跟着袁天瑜一起离开了。”

    杜永千开口道。

    “不好了!他一定是准备带袁天瑜去遗址!”

    秦雪怡脸色一变,虽然她绘制了详细的地图,但方兴贤毕竟是去过一次的人,多少有点印象,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那个地方人迹罕至,倒是一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萧辰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只有一旁的杜永千听懂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医院,特级看护病房里。

    几名护士战战兢兢的给袁天瑜打上了石膏,袁天瑜脸色十分阴冷,整个房间内也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许老来了没?”

    袁天瑜沉默半晌才开口问道。

    一个随从上前禀告道:“已经通知了,应该快到了。”

    “什么叫快到了?是一分钟还是一小时啊?”

    此时的袁天瑜就如同一个火药桶一般,根本就没人继续插话。

    “袁大公子出了什么事,怎么火气这么大啊?”

    突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进来,房门推开,一名穿着灰色唐装的中年男子,手中捏着一串佛珠不急不缓的走了进来。

    “许老,您可算来了。”

    袁天瑜看到来人,脸色一喜。

    许老上下打量了一眼他的伤势,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喃喃道:“在这河源市,还有人敢动你袁大公子?”

    一提到这个,袁天瑜脸色愈发阴沉,他皱了皱眉头望着许老道:“不提此事了,我此次请许老是想请许老帮我一个忙。”

    “袁大公子但说无妨,能帮的,我自然不会推辞。”

    许老笑着问道。

    “我准备带人去昆仑山一趟,需要委屈您护送我一路。”

    袁天瑜刚说,许老立刻反问道:“恕我多嘴,这昆仑山脉常年冰寒,山路崎岖,更别说还有野兽出没,极其危险,你要去昆仑山总得有个理由吧。”

    “不方便透露太多,不过此行可能会有个外功武者捣乱,所以需要您帮忙才行。”

    袁天瑜说完,对着身后随从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人递上来一本支票簿。

    他拿起笔迅速写了一张支票撕下来递给许老道:“当然,我也不会让许老白跑一趟。”

    许老扫了一眼支票上的一串数字,嘴角终于扬起了一抹微笑道:“小小的外功武者算个什么,纵然是横练大师来了,我也不会畏惧分毫。”

    “有许老这番话在,我就安心多了。”

    袁天瑜笑着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就出发吧。”

    河源市处于昆仑山脉脚下,西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常年都有牧民生活在此处。

    在他们的文化中,昆仑山是神住的地方,世代生活在这里牧民对昆仑山也始终抱着敬畏的心情。

    对于那些没有经过同意就贸然进去昆仑山的人,自然而然都会抱有敌视的态度。

    “秦小姐,你说的那个遗址不会是在山顶吧?”

    萧辰遥遥望着山间那一抹终年不化的寒冰,那里的温度常年都是零下十度左右,而且没有代步工具,靠一双腿的话是十分难走的。

    “不错,但是还要越过这条小山脉,在深处,如果天气不变的话,大约半天的路就到了。”

    走到海拔二千多米的昆仑山脉上,秦雪怡却没有和城市里的女孩一样,走两步就脸红气喘。

    看起来,像这种对普通人来说很是艰难的任务,在她看来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继续走吧,最好赶在袁天瑜前面到。”

    萧辰说完便继续往前走。

    他对那个遗址可是有很大的兴趣,说不定他还能发现秦雪怡等人没有发现的东西。

    很快,随着两人走的越远,温度也骤然下降,秦雪怡毕竟只是普通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萧辰能敏锐的发现她冷的连手脚都有些发僵了。

    “吃下去,这个能御寒。”

    萧辰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了秦雪怡道。

    秦雪怡接过丹药,打量了一眼手中这个小巧粉红色的药丸,怀疑的说道:“这东西能御寒?”

    虽然她不是学医的,但据她所知这世上还没有这么神奇的丹药吧。

    但是,凭着她对萧辰的信任,也没有多想仰头就服下了丹药,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暖流在她的四肢流窜。

    “呼。”

    秦雪怡脸色瞬间变的通红,忍不住呼出一口热气,小脸显得十分兴奋,望着萧辰说道:“这药是什么成分?好神奇啊!”

    “说了你也不懂,别多问了。”

    萧辰笑了笑,这只是一种辅助丹药,也就对普通人有用,对他这种武者来说基本上形同鸡肋。他当初是因为看到母亲冬天关节发冷,才特意炼制了一些,不过用在这里也算是物超所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