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大公子,按我们这个速度,肯定没有萧辰那小子快啊。”

    方兴贤走到袁天瑜身边低声说道。

    “不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小子蹦跶不了多久了,很快我就新仇旧账一起算,你不用担心。”

    袁天瑜斜瞥了他一眼,早就看穿了他的想法。

    方兴贤尴尬的笑了笑,他自从隐约猜出萧辰身份的时候,就已经彻底下定了决定,萧辰必须死,不然他以后只能只能藏区苟活下去了。

    他回过头瞥了一眼那名叫‘许老’的中年男子又开口说道:“袁大公子,我跟你透个底,这个萧辰极有可能是特战队出身的,那位许老有万分把握能擒住他嘛?”“许翰忠是我袁家第一客卿,早年就踏入了极境宗师之列,不过因为受了伤才导致修为退步,但是依旧拥有半步极境,寻常的横练大师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那小子再厉害

    ,撑死一个外功大成,不足为虑。”

    袁天瑜不屑的说道。

    方兴贤闻言,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瞬间安心很多了。等萧辰一死,他在暗中下手杀了秦雪怡那小妮子,回去这任务报告不就随他怎么说了嘛,到时候再给萧辰安上泄露机密罪名,被他当场依法击毙,死无对证,这计划实在

    完美!

    与此同时。

    因为秦雪怡吃了萧辰的丹药,御寒能力大增,行进速度自然也快了三分。

    “到了,就在那!”

    秦雪怡停下脚步,指着对面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道。

    萧辰双眼蓦然泛起亮光遥遥望了过去,在山半腰的位子,他能隐隐约约看到一处建筑丛。

    接着,他又从怀里拿出了一份地图,这是一份昆仑山脉的全貌地图,令人注意是,这地图上有一个明显标注的地点。

    一旁的秦雪怡好奇的扫了一眼地图,瞬间瞪大了眼睛道:“你怎么会有这遗址的地图?”

    她对地图这种东西十分敏感,一眼扫过去就能知道地图上那座山对应哪座山。

    而萧辰手上的这份从周五山那得来的地图,正是她之前去过的遗址位子。

    萧辰没有多说,手中蓦然燃起一团火焰将地图焚尽道:“以后再跟你细说这事,我们走吧。”

    自从他接到科工委那个任务以来,无论是后卿、龙鳞、还是那怪异的金属石头,都与这个昆仑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次是他最接近昆仑山奥秘的时候,他也十分好奇这昆仑山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萧辰脚步加快,一边走着一边随口问道:“你对地理知识很了解吧?”

    “嗯,我是获得了地理硕士学位,算得上略知一二吧。”

    秦雪怡谦虚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东边是什么地方嘛?”

    萧辰突兀问了一句。

    “如果你指的是省的话,东边相邻的是越州和兰州。”

    “苗疆森林的边界是不是靠昆仑山脉边界?”秦雪怡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对,一直往东走就能看到苗疆森林边界,不过我听说苗疆现在还是以部落为单位生活的山民,对外人极其敌视,我还没去过,难道你去过嘛

    ?”

    “去过,对普通人来说,那里的确很危险,不过我可能猜到了什么。”

    萧辰目光闪烁,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苗疆十二大部,世代都用奉养一只蛊灵镇压他们部落守护的秘境,当初他得到那本介绍苗疆风俗的书,这个秘境又被他们称为‘无尽深渊’,里面关着穷凶恶极的凶兽,一旦

    十二只凶兽都脱困而去,苗疆部落将从此灭亡,天下也会引发一阵惊天动乱。

    联想到当时他斩杀的那只会喷火的巨蟒,想来每个部落应该都关押着一只类似这样的凶兽。

    他唯一没搞清楚的是,苗疆部落和昆仑山有没有什么联系?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身旁的秦雪怡开口打断道:“萧先生,我们到了。”

    他们面前的是一处偌大的废墟,虽然到处都透露着一股死寂的味道,但萧辰能依稀看到这里原本是一处气势辉煌的大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变成了这样。

    秦雪怡深吸了一口气道:“之前有些事我没告诉,这里面有很多东西,我不知道如何描述,都用照片拍了下来,先行转交给研究所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难不成还有什么东西能震惊到我?”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率先走了进去。

    他的目光四处打量着,脚下的地板全是之前韩司令给他的那种金属石头铺成的。

    这种金属石头不畏水火,硬度比钻石还要高上一倍,如今到处随地可见一个接一个大坑。

    能在这种材质的地板上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力,看起来不可能是人力所为。

    大殿里有八根石柱,需要三人环抱才能围起来,高约八米,这么大的巨型石柱也不像古人建房时的所用款式。

    “萧先生,你过来看看,你觉得这是什么?”

    秦雪怡站在一根石柱后,对着萧辰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

    萧辰好奇的走了过去,当站到秦雪怡身旁抬头一看时,彻底愣住了。

    这个巨型石柱上,有一个非常大的爪印,深深的嵌在这石柱上,纵然萧辰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看到这爪印还是忍不住眼皮一跳。

    “萧先生,你知道这是什么野兽留下的嘛?”

    秦雪怡问道。

    萧辰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能在石柱上留下这么深的爪印,确实很奇怪。”

    “除了这个,你还有没有发现一些其他的东西?”

    萧辰不动声色的问道。

    “当时我们队伍里一个考古专家说,这里有人为的痕迹,但时间不算久远,我怀疑这里有一些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

    秦雪怡皱着眉头说道。

    萧辰心里有些嘀咕,该不会说的就是周五山那批人吧,想必他当时也看到了这石柱上的爪印,又拿走了一片龙鳞。

    萧辰目光四周张望着,这里不可能只剩下一片废墟和破烂了,总该藏着一些其他的线索。忽然间,他眼角余光一瞥,双眼立刻聚焦在一把损坏到只剩下一半的石椅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