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走了上前,凑近了才发现,这椅子比自己想象的要大上三倍,在普通人看来这完全就是一张床了。

    他伸出手在椅子上摸了一下,入手冰凉的材质,让他微微一怔。

    这椅子竟也是用那奇怪的金属打造,不过是提炼出的精华,这么大一张椅子,估摸着至少要几吨那样的金属才能提炼出来足够的分量吧。

    ‘我只要切下来一块就足够用了。’

    萧辰已经开始打起了怎么把这椅子运走的主意,不过这话他自然不可能对秦雪怡讲。

    不然以这小丫头的性格,肯定立刻就反对他的打算了。

    “秦小姐,我想起一件事,你之前说你们的一个队员突然发疯了,接着就下起了暴风雨,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你们那个队员是在哪里出事的?”

    萧辰问道。

    秦雪怡微微皱眉,陷入了回忆,指着东南方向道:“当时我就站在这拍照片,他好像是从那个方向冲过来的。”

    萧辰没有多说,朝着秦雪怡指着的方向走了过去,入眼之处依旧是满目疮痍,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哐当!”

    萧辰脚下突然踢到了什么,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他低头一看,一个约莫有拳头大小的珠子,在他脚下滚动着。

    这颗珠子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上面蒙了厚厚的一层灰,萧辰弯下腰想把这珠子捡起来,手刚刚触碰到珠子的一刹那。

    猛然间,一股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顺着他的手臂冲向他的脑海,如同一只冲破束缚的猛兽,摧枯拉朽般毁灭一切,所向睥睨。萧辰双眼一凝,立刻稳固心神想加之对抗,但这股精神力仿佛是有意识一般,刚一和萧辰的精神力对撞上,就十分巧妙的缩了回去,任凭萧辰怎么试探也没有任何反应了

    。

    “奇怪,我很确定我刚刚没有出现幻觉。”

    萧辰口中喃喃道,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一刹那,但那种感觉十分清晰。

    ‘这是什么玩意?’

    萧辰试着擦去了珠子表面的灰尘,一道刺眼的光芒顿时散射出来。

    “萧先生,你出什么事了?”

    秦雪怡看到这一幕,连忙冲过来问道,但是双眼刚一接触这光芒,立刻痛呼了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她双眼微微红肿起来,像是被灼烧过一般。

    萧辰见此立刻从地上抓起一把灰尘蒙在上面,减少了光芒的散射,然后跑到秦雪怡身旁给她检查了一下双眼。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眼睛好痛,火辣辣的疼,睁不开眼睛了,我是不是要瞎了?”

    秦雪怡有些慌张的问道。

    萧辰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学过医术,可以给你检查一下,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说完,萧辰便拖起了秦雪怡的脸,凑进上前检查,两人靠的十分近,甚至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萧辰的气息触碰到了秦雪怡的脸颊,顿时让其的脸红了起来,她长了这么大,从小就是学霸,但还从未谈过恋爱,更别说和一位异性如今靠近在一起。

    此时的萧辰并没有想那么多,这光芒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对秦雪怡这种普通人来说就有致命的危险了。

    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指翻开她的上下眼皮,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块丹药碾碎,将药粉散在她的眼眶里。

    “啊!”

    秦雪怡感觉到了药粉的刺激忍不住喊了一声。

    “别动,你没什么大碍,这药粉可以让保证你不会失明,等个几分钟就好了。”

    萧辰轻声说道。

    “谢谢。”

    秦雪怡咬着嘴唇低声道。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一道略显嚣张的声音传荡在整个废墟里。

    “你们两个还真是郎情妾意啊,只可惜你们活不了多久了。”

    袁天瑜带着一群人冷笑着走了过去,在看到萧辰之后,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方兴贤也冷眼望着萧辰,一副看着死人的模样,萧辰的实力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但他们有袁家客卿许翰忠在,萧辰再厉害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这时,秦雪怡也渐渐睁开了眼睛,当看到方兴贤混在他们之间,一脸厌恶的看着他说道:“方兴贤你还真是个人渣,居然做出这种事。”

    “哼,死丫头,别再逞口舌之快了,这次我们带了高手来,别指望那小子能安然无恙离开,你也逃不了。”

    方兴贤眼神阴冷的说道。

    既然错了,那就错到底了,只有胜者才有书写历史的机会,至于死人没人会记住他们。

    “萧辰啊,萧辰,你做的最大的蠢事就是放了我,现在自食其果,也别指望我会大发善心放你一马,最多给你留个全尸。”

    袁天瑜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极为得意的看着萧辰,他最喜欢看到对方绝望而又无奈的表情,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你说错了,我放了你,是知道你肯定会来报复,而这里就是你自己给自己选的‘风水宝地’。”

    萧辰依旧脸色淡然道。

    “呵呵,还真是嘴硬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的我?”

    袁天瑜说完对着一旁手下使了个眼色,顿时众人全都拿出了一把复合强弓,箭头是黑色的,用脚指头都知道这箭头肯定有问题。

    复合弓在五十米内的威力比手枪强很多,而精装的复合强弓配合上特制的弓箭,甚至可以射穿3公分的钢板!

    就算是一位横练大师在这里,也不敢硬抗这么多把复合强弓同时射击,何况是萧辰呢。

    许翰忠扫了一眼萧辰,顿时就没了兴趣,轻蔑的说道:“袁大公子,就这种小角色也要劳烦我跑这么远。”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哪怕是武学奇才,撑死了外功大成,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当年他巅峰时刻,就算横练大师也不被他放在眼里,纵然如今实力稍稍退步,对付这样的小子,来十个也不够他打。

    “我只是为了保险,许老你就一旁掠阵吧,我还要好好玩玩呢。”袁天瑜计划安排的十分缜密,冷笑的望着萧辰,这次一定要让他插翅难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