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动手之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嘛?”

    萧辰突兀的问道。

    “说吧,有什么遗言和疑问,我尽量满足你。”

    袁天瑜笑着说道。

    “你来这里到底为了找什么?”

    袁天瑜闻言脸色微微起了一丝变幻,可能是顾虑到四周人多眼杂,答非所问道:“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杀你报仇。”

    “你手上那是什么东西?”

    袁天瑜突然注意到了萧辰手上,蒙上了厚厚一层灰尘的珠子。

    萧辰敏锐的觉察到袁天瑜的眼神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又说不清是什么意思。

    “你想要这珠子?”

    袁天瑜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道:“萧辰,你莫不是想用这珠子换取你们两个人的小命吧?那你就想多了,你们的命我要,这珠子我也要。”

    “那好,那这珠子就先给你看看,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萧辰嘴角诡异的扬起了一抹微笑,突兀的将手中的珠子扔给了袁天瑜。

    袁天瑜脸色一惊,连忙接住了珠子,再也掩饰不住眼中的惊喜。

    萧辰看到这一幕,心中也了然,明显这袁天瑜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哈哈哈,看在你这么爽快的份上,我决定让你们死个痛快!动手,干掉他们。”

    袁天瑜说完便拿出一块纸巾小心翼翼的准备擦干净这珠子上的灰尘。

    而这时,他的一众手下也纷纷举起复合弓对准了萧辰两人。

    就在他们准备放箭的一刻,突然一道极其刺眼的强光从袁天瑜手中的珠子里爆发出来。

    一阵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个废墟,那些准备放箭的手下好奇的回过头,当对视到那道强光的瞬间也顿时传来一阵惨叫。

    袁天瑜脸色由惊喜瞬息变成了惊恐,想脱手甩掉手中的珠子,但却发现这珠子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已经彻底黏上了他。

    萧辰双眼蓦然泛起亮光直视着光芒中心的情况,袁天瑜的面容扭曲的可怕,就如同遭遇什么惊恐万分的事。

    而让萧辰最为惊讶的是,所有处于光芒之中的人,头上都微不可查出现了一丝白发。

    ‘寿元被吸走一部分?’

    萧辰瞪大了眼睛,心中有些惊异不定,这么一点点变化很不起眼,但是瞒不过他的眼睛。

    骤然间,光芒散去,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袁天瑜等人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他有些迷惑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珠子,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幻觉。

    “萧先生,他们怎么了?”

    秦雪怡低声问道。

    “他们这批‘小白鼠实验品’好像被那诡异的珠子吸走了寿元。”

    萧辰喃喃道。

    “你是故意把珠子丢给他们的?”

    秦雪怡瞪大了眼睛。

    “当然,这种危险的东西,交给敌人去实验最安全。”

    萧辰笑了笑道。很快,袁天瑜稳定了下来,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四周的随从大多被强光灼烧的眼睛,都倒在了地上,奇怪是他和许翰忠没有受到影响,还有一个则是方兴贤了,他早

    早的觉察到不对劲,立刻就躲到了一根大柱子后面,算是躲过一劫。

    “小子,你在玩我们?”

    袁天瑜很快就反应过来,脸色阴沉的盯着萧辰道。

    “是你自己要的,我可没强迫你,我也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萧辰脸上的那种微微笑容愈发让袁天瑜恼怒起来。

    他咬牙切齿的冷笑道:“好你个萧辰,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许老,麻烦您出手了。”

    许翰忠背负双手淡然走上前扫了一眼萧辰道:“束手就擒吧,与你动手辱没了我许翰忠的名头。”

    “许老,这小子诡计多端,别跟他废话了,赶紧动手吧。”

    方兴贤走过来撮使道。

    萧辰的存在实在让他有些寝室难看,就跟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他不希望又出什么纰漏,影响他日后前途。

    “一个残废,也配让我束手就擒?”

    萧辰口气随意的说道,他一眼就看出了这许翰忠内有暗疾,影响了他实力。

    这句话也瞬间成为点燃许翰忠的火药桶,许翰忠的脸色阴沉的可怕,盯着萧辰说道:“等我扭下你人头的时候,看你还是不是这么嚣张!”

    话音刚落,许翰忠身形猛然一动,冲向了萧辰。

    方兴贤心里的那块石头也微微放了一半,他实在等不及看到萧辰死了。

    如今许翰忠亲自出手,萧辰哪怕是特战队的教官出身,也得含恨死在当场吧。

    而萧辰则一脸淡然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防备的意思。

    他微微抬头瞥了一眼冲向他的许翰忠,脸色猛然一变,速度极快的回头抓住身后的秦雪怡,而后拔腿就跑,短短几息的时间拉开了几十米的距离。

    “哈哈哈,现在才知道跑?晚了吧?”

    袁天瑜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许翰忠看到萧辰逃跑,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屑道:“想跑出我的手心,你还嫩了点。”

    正当他准备加速追上去时,方兴贤突兀的大喊道:“天啊,这是什么东西,别过来!别过来!”

    方兴贤惊恐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只见他们身后一只如同蛟龙般的怪兽,足有十几米长,正直立着身子瞪着众人。

    唯一不同的是,蛟龙无爪有独角,但是这只怪物却头生双角,极其怪异,而且只有一只独眼。

    许翰忠看到这怪物的一瞬间,心头一震,脱口而出道:“应龙!”

    秦雪怡看到这怪物的一瞬间,脸色彻底凝固了,喃喃道:“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这是什么怪物。”

    萧辰盯着这‘东西’看了半天,微微松了一口气道:“虽然不是真龙,但这是传说中的应龙。”他在苗疆风俗的书中见过,这种怪物极其像龙,其实只是一种变异的巨蟒,在缺乏科学知识的地方,被人误以为是龙,但又为了区别开来称之为‘应龙’,传闻应龙眼睛一睁

    一闭,就是生死之间的循环。

    不过这都是后人夸张的说吧,纵然世间真的有龙存在,也不可能有那么强。

    “许老,现在怎么办?”

    袁天瑜有些慌了神,十分缓慢的朝着许翰忠移动过去。

    许翰忠脸色也有些紧张,但这应龙堵住了他们下山的道路,要么杀死它,要么尝试跳崖。

    他咬了咬牙,脸色阴晴不定,突然间转身就跑,目标正是身后的断崖,凭借着半步极境的实力,他有五成机会能从断崖跳下活下来!而袁天瑜和方兴贤看到这一幕,脸色彻底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