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翰忠可是他们两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这根稻草在关键时刻却突然折了。

    与之带来的是,袁天瑜和方兴贤的心情也随之沉到了谷底,他们现在已经顾不上萧辰了。

    只希望有人能弄死这条恐怖的应龙,方兴贤当即吓的双腿一软,差点没尿裤子。

    他虽然是搞科研的,见多了稀奇古怪的场面,但是活生生的一条十五米的应龙,绝对比以往的任何经历都吓人。

    何况他还不是科工委的人,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面对这种不可控危险的时候,只能像个受惊的母鸡一样,留在原地等死。

    袁天瑜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在外面他是呼风唤雨的袁家大公子,但是现在他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没了那些保镖和许翰忠保护,就如同没了牙齿的病老虎,彻底现出了原形。

    “他死定了。”

    秦雪怡突然听到身旁的萧辰低声嘀咕了一句,还没有反应过来。

    只见许翰忠动的一刹那,应龙放弃了离他更近的方兴贤和袁天瑜,速度极快的直奔许翰忠而去。

    许翰忠眼角余光一瞥,见到应龙居然冲着他而来,当即吓的六魂无主,脸色煞白。

    而且应龙的速度比他更快,仅仅眨眼的功夫,就快追上许翰忠了。

    既然逃不掉,许翰忠干脆停了下来,准备和这怪物搏命了,这样起码还有一丝生机。

    “我许翰忠纵横半辈子,也不是浪得虚名,我就不信今天会死在你一个畜生手里!”

    许翰忠说完大喝一声,左脚踏地,顿时整个废墟的地面都微不可查抖动了一下。

    以他左脚为中心,一个半寸深的坑洞骤然乍现,无数碎石飞射而开。

    紧接着,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迅速蔓延而开,方圆数丈的地面从高处看都如同一张精致的蛛网,将他和应龙都包裹在其中。

    “起!”

    许翰忠口中轻吐一个字,地面猛然抖动了起来,地面的‘蛛网’猛然升起,形成了一张碎石凝聚而成的巨型蛛网,直扑应龙。

    他身上的气势也愈发强烈起来,强行动用了原本属于极境宗师的实力,蛛网凝结的愈发厚实,仿佛遮住了半边天空。

    这若是撞在人身上,只怕瞬息就会成为一摊肉泥。

    “落!”

    许翰忠单手一拂,巨型蛛网陡然将应龙全身都装在其中,像一张天罗地网般困住了这只凶兽。

    袁天瑜原本惨白的脸也浮现了一抹喜色,他早就听家中长辈说过这许翰忠当年可是藏区鼎鼎大名的人物,其威名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后来受了重伤才隐退,消息也变少了很多,不过他毕竟当年是一位实实在在的极境宗师,还是极强的那种,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不济以前的功底还是有的。

    如今看来,果然名副其实,连这么凶猛的巨兽都被其困住了。

    正当他微微松了一口气时,网中的应龙怒吼了一声,挥动巨尾一下子把巨网给抽的粉碎。

    而后余威不减的攻向许翰忠,这一幕来临的太快,以至于许翰忠根本就没有准备,不偏不倚的被巨尾扫中。

    他整个人如同一只漏气的气球一般斜飞了出去,接着‘咚’一声巨响,砸在了一根石柱。

    “咳咳.”

    许翰忠咳着血,胸口被碎石撕裂开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染红了整件上衣,看起来极为凄惨。

    如果不是四十多年的功底撑着,这样的伤势早就要了他的命了。

    这一幕也让其他三人脸色都惊恐到了极点,连许翰忠都发挥了十二分的实力,却抗不住这怪物的一击。

    “连极境宗师都不是他的对手,完蛋了,我死定了。”

    袁天瑜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死了。

    他袁家为了昆仑山这个秘密耗费了百年时光,没想到这个秘密快被自己揭开的时候,自己却要死在这里,甚至连揭开最后一层面纱的机会都没有了。

    方兴贤身体发抖着,无力的坐在那,甚至连逃跑的想法都升不起来。

    应龙朝着重伤的许翰忠嘶吼了一声,目光陡然移动到距离它最近的萧辰两人身上。

    秦雪怡脸色一紧,刚刚那血腥的一场面还历历在目,她可没有许翰忠那样深厚的功底,如果被应龙盯上了,绝对有死无生。

    “不要动,它是瞎子,你一动它就知道你在哪儿了。”

    萧辰已经差不多摸透了这生物的习性,对着身边的秦雪怡低声嘱咐道。

    “那你呢?”

    秦雪怡呆呆的点了点头,紧张的问道。

    “我?当然是去斩了这怪物。”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在秦雪怡目瞪口呆之下,突然跑动了起来,瞬间把应龙引到了远离秦雪怡的地方。

    “呵呵,萧辰,都他妈是因为你,老子才落的这般地步,要不然老子早回京城吃香的喝辣的去了。”

    一脸绝望的方兴贤看到萧辰,脸色因为愤怒变得异常扭曲。

    或许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必死无疑,所以才在临死之前把心中的愤怒给发泄出来。

    萧辰斜瞥了一眼方兴贤,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瞧过他,对他而言,这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坐井观天的井底蛙根本不明白他萧辰到底是谁,自己又何必和这种人多见识。

    “闭嘴!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等萧先生杀了那怪物,我就把你带回京城,接受法律审判。”

    秦雪怡厉声呵斥道。

    “等他杀了那怪物?哈哈哈.等他杀了那怪物,老子跪下来吃屎行吗?”

    方兴贤癫狂的大笑着。

    连强横如斯的许翰忠都躺在那里形同一个活死人了,他还寄希望于萧辰能杀了这怪物?

    此时,应龙被萧辰引到了一处偌大的空地,萧辰确定这里的战斗不会波及到秦雪怡才停了下来。

    “我其实还真舍不得杀你,几百年都罕见一只的变异巨蟒,传说中的应龙,要是带回去豢养驯服了,倒是一大助力。”

    萧辰拖着下巴打量着应龙,但随即就摇了摇头道:“太麻烦了,这么大一只,根本带不出藏区,算了,给你一个痛快吧。”

    话音刚落,萧辰眼睛一凝,伸手凌空一抓,寒芒被其握在手中,散发着耀眼的白光。“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