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仿佛能斩断山河的白芒,冲天而起,包含着萧辰所有的实力修为一剑斩下。

    剑芒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应龙半曲着身体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直到剑芒从它的身体一划而过。

    一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应龙偌大的身体如同僵硬的雕像一般直愣愣的立在那,随后从中间一分为二,轰然坠地砸了下来。

    这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让其他三人脸色变化的十分精彩。

    袁天瑜彻底傻眼了,这看似无可匹敌的怪物,竟然在萧辰的剑下如同豆腐一样脆弱,轻易被斩成两半。

    躺在石柱下奄奄一息的许翰忠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有急得再吐出一口血。

    这年轻人刚刚那一剑看似随意,实则包含了他此生都无法参透的境界,神境!

    甚至他有一丝错觉,纵然是一位实实在在的神境强者面对这一道剑芒,也得尸首分离。

    “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许翰忠不可思议的望着那二十出头的青年,眼睛满是震惊和不解。

    方兴贤早已经化作雕像一般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那一剑已经彻底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

    他一直想弄死的人已经强到他无法理解的地步了,而他这几天所做的事如同一个跳梁小丑般可笑和愚昧。

    他直愣愣的看着萧辰慢慢走来,咽了口唾沫说道:“萧辰,你到底是谁?”

    “南海萧大师,蛟龙特战队总教官,军衔少将,现在你知道了,答案还满意吗?我看你关心的应该是,怎么才能请到一位好律师为你少坐几年牢。”

    萧辰说完,便不再看他,背负双手淡然离开。

    方兴贤听完,突兀的痛哭流涕起来,不说别的,单单他图谋陷害少将一罪,牢底是一定坐穿了。

    “萧先生,你没事吧。”

    秦雪怡望着萧辰,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没事,那条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萧辰摇了摇头道。

    秦雪怡闻言一阵愕然,差点逼的众人要自杀的怪物,在萧辰口中却好似一条宠物蛇一般,不听话就随手捏死。

    这种话只怕这天底下也只有这个男人才有资格说吧。

    秦雪怡望着萧辰那不算英俊的脸庞,一时间不禁怔了神,她已经被萧辰接二连三的手段给彻底折服了。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刚刚我被吓到的样子一定很丑。’

    一瞬间,她脑海想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

    “你发什么呆?”

    萧辰开口打破她的臆想,这让她的脸颊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般。

    “额没什么。”

    秦雪怡声音细弱蚊声。

    “你找个绳子把他们两个给绑起来押到车上去,我去处理一点事很快就回来。”

    萧辰说完便走向了那应龙的尸体,一直目送着袁天瑜两人被秦雪怡绑起来关到车上。

    支走了所有人,萧辰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脚下的应龙尸体上。

    传说应龙的独眼一睁一闭是生死轮回,这当然只是一种夸张的传说,但精通药理的他自然有另一番见解。

    因为变异的关系,应龙只有一只眼睛,而且这只眼睛是瞎的,常年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洞穴,它体内积累了大量毒素,这些毒素自然而然都聚集到它那只没用的独眼上。

    萧辰用匕首将它那只眼珠子给挖了出来,然后用事先准备好的布给包好。

    虽是剧毒之物,但也是炼药的极品材料,他卡在第四层的瓶颈已经有很久了,寻常的办法想突破难度呈几何上升,那自然就需要用些‘偏方’了。

    车子一路开到河源市,车后座的袁天瑜和方兴贤都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一般,一言不发。

    纵然心里百般悔恨,但是世上并无后悔药可吃。

    直到车子停在一家最近的酒店门口,萧辰等人才下了车。

    房间里,只有萧辰和袁天瑜两人在,萧辰躺在沙发上斜瞥了一眼袁天瑜道:“老老实实告诉我吧,你为什么要去遗址,之前那小珠子,你显然也是认识的。”

    袁天瑜沉默了半晌,长长叹了口气道:“你知道上古豢龙氏组人嘛?”

    萧辰脸色一怔反问道:“你是豢龙氏后人?”

    传说早在夏商时期,那时候龙只是一种稀少的动物,专门有一个家族驯养龙,被人称之为豢龙氏。

    后来因为某种原因,龙遭到灭绝,豢龙氏一族也随之消失,一切更显得都只是一个传说。袁天瑜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准确的说,我的祖辈和豢龙氏族人有一些关系,拥有他们当年所有的古籍资料,我袁家并不是藏区的本地人,是百年前才迁移到这里扎

    根的。”

    “目的就是寻找龙?而这藏区背靠昆仑山,所以成为了你们最理想的地方,是吗?”

    萧辰已经大概猜了出来。

    “那我问你,你们祖辈花了百余年去找龙,纵然找到了又如何,难不成你们还想学上古豢龙氏一般,将龙驯养嘛?”

    萧辰有些好笑的问道。

    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龙这种生物就算真的存在,大概率也就是一种濒临灭绝的食肉动物。

    在现代这个社会,古代用龙代表神权的那套迷信说法,没几个人会信了,袁家耗费了这么大精力,难道就是为了帮助动物保护中心发现一只灭绝的生物?袁天瑜眼神有些闪烁,显然心里还隐瞒着什么,没等他多想,萧辰突兀的走到他身边轻声道:“都到了这般田地,你再隐藏有用嘛?若我愿意,今天就能血洗你袁家上下,

    照样能拿到想要的情报,别逼我做那个最坏的选择。”

    萧辰的声音轻缓,但却透露着一股阴冷的杀机,在亲眼见识过萧辰的厉害后,袁天瑜闻言也是心头一震,他毫不怀疑萧辰有这个能力。袁天瑜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龙一定没有灭绝,因为它们是长生不老的,只是躲在了某个地方,暂时没有找到罢了,我们袁家废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抓住龙,提炼它身上

    的血液,找出长生基因,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秘密。”

    “那个珠子,难不成是?”

    萧辰眼神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那是龙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