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去往京城的火车上。

    萧辰、秦雪怡和方兴贤都待在一个车厢里,袁天瑜则被他给放了。

    但是萧辰对于自己的敌人可没那么仁慈,断了他一只手以儆效尤,想来袁天瑜也不敢再找人报复他。

    大约一天的时间,火车到站了。

    外面早就有张秘书安排好的专人来接他们,萧辰等人一出站,很快就被注意到了。

    “把这个人带走关起来,秦小姐会告诉你们,他犯了什么事。”

    萧辰指着方兴贤说道。

    立刻就上来两个人把方兴贤给押走了,为首的一个男子笑着说道:“萧少将,韩司令已经安排好好酒好菜,静候您的大驾了。”

    萧辰点了点头,跟着其准备一起上车,但看到秦雪怡却愣在原地没有过来。

    “愣着干什么?上车啊。”

    秦雪怡有些尴尬摇了摇头道:“你要去见韩司令一定是商谈要事,我身份低微也跟着去的话,不太好吧。”

    “瞎说什么呢,你可是这次任务的头等功臣,上车吧。”

    萧辰笑着上前拉着其一起上了车。

    一间居家小院里。

    从外面看只是一栋稍显安静的别墅,平凡无奇,但是一进门,入眼之处却都是满副武装的警卫。

    萧辰带着秦雪怡轻车熟路的走进去,韩鸿郎笑着起身迎接道:“哈哈哈,快快请坐。”

    “这位是”

    萧辰刚想介绍秦雪怡,韩鸿郎摆了摆手道:“我知道她,她是科研队的副领队,秦雪怡。”

    “这次任务,也多亏了她帮忙,能顺利完成,她功不可没。”

    萧辰说道。

    “萧先生过奖了,我其实只是做了分内之事,什么力都没出。”

    也许因为韩鸿郎在场,秦雪怡显得有些拘谨。

    “那这样吧,科研所的原部长要升迁了,会空出一个位子来,我看萧少将这么赏识你,就让你去上任吧。”

    韩鸿郎笑着建议道。

    “啊,我才入职两年不到,只是一个科长,部长这个职位不适合我吧。”

    秦雪怡有些受宠若惊。

    “你不是说你想加入科工委嘛?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你可以直接上任科研所的部长;二,有韩司令保举,可以让你加入科工委,但你可能要从基层做起了。”

    “我选第二个。”

    秦雪怡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这倒让韩鸿郎都有些诧异了,随即就笑着说道:“小姑娘倒是挺有上进心,行,我担保你可以加入科工委。”

    听到韩鸿郎的保证,秦雪怡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几人闲聊了一阵,萧辰准备告辞的时候。

    韩鸿郎突然开口道:“萧少将,既然你来了京城,不如多待几天吧。”

    “我听韩司令这话里有话,是有什么事嘛?”

    萧辰问道。

    “我那孙女,韩心妍,你还记得吧?”

    萧辰闻言脸色一怔,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旁的秦雪怡闻言,脸上也浮现一些古怪之色,似乎是有些不满萧辰桃花运太多了。

    “额,韩司令,我和你孙女只是普通朋友,您还是不要乱牵鸳鸯线了,如果没的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萧辰说完便转身离开。

    韩鸿郎看着萧辰离开的背影,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道:“这么好的一个青年才俊,居然当不成我的孙女婿,真是可惜。”

    萧辰和秦雪怡告别后,并没有多停留,直接回了南海。

    他手头上有好多东西需要炼化一下,首先就是把另外两把五行灵剑炼制出来,然后再好好研究一下那龙蛋怎么‘孵化’,龙这种卵生动物不可能也像母鸡这样孵蛋吧。

    最后就是那应龙的眼珠子,他再想办法收集几味药引子,炼制丹药辅助自己突破第四层境界。

    南海,海陵市。

    萧辰刚一回到家,萧居正等人看到萧辰都十分高兴的嘘寒问暖,好像生怕出远门的孩子出了点什么事一般,搞得萧辰也有些哭笑不得。

    一家子坐在一起,吃了顿午饭,期间萧居正倒是没问什么,只是他母亲问了许多问题,萧辰也十分耐心的一一回答。

    “对了,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余老爷子前阵子去世了。”

    “正常去世嘛?”

    萧辰有些诧异的问道。

    萧居正点了点头道:“嗯,余老爷子也一大把年纪,虽然之前你给他治好了肿瘤,但还是抗不过天意。”

    “余小姐这段时间挺伤心的,哥哥,你要不要去看看?”

    萧宛如插了一句道。

    一旁的李宜姗也附和道:“余欣柔这孩子挺不错的,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该去看看了。”

    萧辰默然点了点头,他不知道余欣柔家什么情况,但余欣柔和余老爷子感情深厚,这个时候也是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

    余家,这段时间上上下下都挂满了祭奠的白条,整个余家都充满了难言的悲戚。

    “欣柔,爷爷已经去世了,你还是不要这么伤心了。”

    一位四十左右的美妇人,打扮的十分时髦,走到余欣柔身旁轻声道。

    “你以为我和你一般铁石心肠嘛?爷爷死了,你才来猫哭耗子假慈悲。”

    余欣柔不知为何,没有给妇人好脸色,言语也十分尖锐,这让妇人眉头微微一皱。

    “欣柔,怎么跟你妈说话的呢?你妈也是好心。”

    一位中年男子走过来沉声说道。

    “呵呵,你们算什么父母,我从五岁开始,你们就离开了,现在爷爷死了,你们回来认亲?是想干嘛?想要爷爷留下的这笔遗产嘛?”

    余欣柔冷声说道。

    在她刚刚记事的时候,父母就离开了,十几年过去了,连个信都没有,现在他们在这个时候回来,难免她对这所谓的‘父母’不待见了。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这些年我们对你有所亏欠,但是我们是有苦衷,你要理解;当年我们和你爷爷有些误会,你不知道罢了,看起来老爷子也没有跟你说过,而

    且我们也并不是来跟你抢老爷子的遗产。”妇人接着插话道:“你爸和我这些年在外面打拼了一份基业,比你爷爷留下的这些还要多上百倍不止,这些都是我们准备留给你的,以弥补当年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