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底,你们还是天真的以为用钱就能弥补这一切,你们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余欣柔冷声道。

    这时,一个下人走进来说道:“小姐,外面有一个叫萧辰的人,想见你。”

    余欣柔连忙起身说道:“快把他请到大厅候着,我马上就到。”

    “你们可以走了,我就不多送了。”

    她转而冷冷的对着两人说了一句,便直奔大厅而去。望着余欣柔离开的背影,妇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这个叫萧辰的小子是谁,我能看出欣柔刚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这是动了春心啊,该不

    会这个萧辰是她男朋友吧?”一旁的中年男子闻言,脸色也微微一沉道:“这就麻烦了,当务之急是完成我们和邓家的联姻,本来欣柔就不待见我们,如今等于是又给我们增强了难度,走,我们去看看

    这小子到底长什么样。”

    大厅中。

    余欣柔缓缓走来,看到萧辰坐在那等着,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应该我来道歉,在这个时候打扰你。”

    萧辰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余老爷子的事,我也是今天回来才知道的,老爷子生前对我有恩情,如今迟迟才来,还望余小姐不要介意。”

    谈到余新洲,余欣柔脸色有些黯然,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关系,我知道你身份不一般,事情很多,你能抽出时间来拜访,相信老爷子在天有灵也十分高兴的。”

    “欣柔,这位萧先生是你男朋友吗?”

    中年男子和妇人笑着走了进来。

    余欣柔看到两人,脸色微微一沉道:“你们怎么还没走。”

    “两位是?”

    萧辰望着两人,看起来余欣柔对这两人态度有些冷淡。

    “我们是欣柔的父母,我是余兴腾,这是内人卓琼丽。”

    中年男子丝毫没有介意余欣柔的话,自顾自的坐下介绍道。

    “余叔叔,卓阿姨,初次见面,我叫萧辰。”

    萧辰微微颔首点头道。

    余欣柔见几人既然还聊了起来,丝毫不理会她的话,脸色有些难看的起身道:“我还有事,萧先生,回头抽时间再跟你聊。”

    说完,余欣柔便起身离开了。

    萧辰眼观鼻鼻观心,他也差不多看明白了,余欣柔这一对突然冒出来的父母,显然很不受她待见。

    至于原因,萧辰没心思去问清楚,毕竟这是别人的家事,和他无关。

    见余欣柔摆明态度,不像和他们在一起,萧辰也尴尬的起身道:“今天这个时间选的不对,我先行告辞了。”

    “哎,等等,我们虽然是欣柔的父母,但是今天也是第一次回家,很多事关于欣柔的事,我们都不知道,如果不麻烦的话,还请萧先生跟我们聊聊。”

    余兴腾开口道。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这个余兴腾看起来笑容可亲,很好相处,但是他能敏锐的发现余兴腾眼中对他抱有一丝说不清的敌意。

    “不知道两位想问些什么?”

    “先聊聊你吧,你和欣柔是怎么认识的?”

    余兴腾问道。

    “我是一位医生,恰好为余老爷子看了病,所以才认识上了。”

    萧辰含糊的说道。

    “哦,原来萧先生是医生啊。”

    卓琼丽点头道,但眼神中却隐隐带有一丝不屑。

    一个小医生又怎么配得上她的女儿,而且这萧辰看起来这么年轻,穿着打扮也一般般,没有一点富家大公子的派头,一眼就知道家境也不是什么显赫之人。

    余兴腾目光闪烁,心里也了然了,寥寥几句话他已经差不多摸透了萧辰的底,既然萧辰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那就好办多了。

    “萧先生,咋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的时间也十分宝贵,直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欣柔?几百万都随便你开,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余兴腾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张支票簿。

    “你当医生,一年工资撑死二十万,我们可以直接给你五百万,只要你离开欣柔。”

    卓琼丽斜瞥了一眼萧辰道。萧辰闻言,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道:“第一点,我并不是余小姐的男朋友,第二点,纵然我是,你用钱想让我离开,未免太看不起我萧辰了,今天是看在你们是欣柔父母的份

    上,我就不计较,告辞了。”

    见萧辰这么决然的离开,两人的脸色也是一怔。“等等,实话告诉你,我是珠海省的宏达国贸集团的董事长,身价百亿,而且我已经给欣柔物色好了人选,同样门当户对,不是你一个小医生能比得上的,你若是识相,主

    动拿着钱离开,这事我也不会对欣柔说的。”

    余兴腾也不再掩饰了,轻蔑着望着萧辰道。

    “身价百亿?呵呵,在我眼里也不过如此。”

    萧辰留下了一句话,转身便离开了。

    余兴腾愣了一下,随即脸色沉了下来道:“这小子还真不好对付,五百万都打动不了他。”

    “哼,这种小年轻我见多了,估计就是见我们来历不凡,想趁机宰我们一顿,五百万既然都打动不了他,看来这小子胃口还挺大。”

    卓琼丽冷声道。“胃口太大,也不怕撑死他,我是给他面子才决定花钱消灾,既然给脸不要脸,那我又何必理会这种小角色,等会儿派人在欣柔的饭菜里放点安眠药,晚上就带着她回珠海

    ,老爷子留下的这些产业,我再安排别人拍卖掉。”

    余兴腾很快就有了计划,一旁的卓琼丽听完皱了皱眉头道:“我们这么绑走她,欣柔会不会闹腾,还有那小子虽然不是欣柔的男朋友,但是我看他们的关系也很亲近。”

    “放心好了,欣柔这只是暂时生气罢了,等气消了就没事了,至于这小子,他若是敢追到珠海,我就让他有来无回,那里可是我们的地盘。”

    余兴腾眼中透露着浓浓的不屑。能白手起家坐到今天的位子,暗地里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还不足以让他太过担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