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回了家后,再次把之前他闭关的那个小别墅给重新租了下来,然后找了个理由应付了一下家人,便溜到小别墅里开始闭关。

    无论是五行灵剑、龙蛋还是丹药都现在当务之急要解决的事。

    坐在宽敞的阳台上,萧辰盘坐在地上,身边放着一件件各色各样的材料。

    他闭着眼睛调息了片刻,随后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伸手一挥。

    顿时,一阵迷雾将整个别墅都笼罩了起来,这别墅原本就人迹罕至,一旁是一个快被废弃的老年公园,如今大雾骤然笼罩了整个别墅,连同一旁的公园也被波及。

    萧辰这样做,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自己在闭关的紧要关头,突然闯进来了一个人,那麻烦就大了。

    布置好这一切,萧辰目光望向了摆在大厅中的一口大鼎,大鼎下花着一个小型法阵。

    古时炼丹炼器都需要地火,萧辰自然找不到有地火的地方,于是转换了一下思路,利用火行法阵来充当热源。

    萧辰伸手一点,地上的众多材料鱼贯而入飞进大鼎之中,大鼎下的法阵也陡然亮起。

    转眼数日过去,萧家大院。

    中午吃饭的时候,萧居正一直皱着在沉思着什么。

    “爸,你在想什么呢?”

    萧宛如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余老爷子去世一事对余小姐的打击可能太大了,我近日听说余老爷子的产业已经私下转手拍卖了。”

    萧居正沉吟道。

    “不会吧,那可是余老爷子毕生的心血,余姐姐怎么可能把它们拍卖掉呢。”

    萧宛如诧异的说道。

    “小辰不在家,你吃完饭去余家看看余小姐吧,怎么说我们两家关系也不错,记得要多安慰安慰余小姐。”

    萧居正吩咐道。

    与此同时。

    萧辰所在的别墅温度已经快达到五十度了,阳台上几株绿化盆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焉巴、枯萎。

    “起!”

    萧辰蓦然睁开眼,单指一点,大鼎凌空漂浮起来,下面的底座已经被烧的通红。

    也幸好这是萧辰特意找来的合金钢大鼎,不然这温度一般的钢材都融化了。

    大鼎在半空中转动了几圈,而后停了下来,鼎盖突兀打开,一金、一绿两道光芒从里面飞了出来。

    萧辰看见眼睛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笑意,正准备抬手抓住这两把灵剑时。

    他怀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不免让他有些分神,两把灵剑速度极快的朝着他飞了过来,转瞬间距离他的脑袋已经不足一丈了。

    萧辰脸色一惊,立刻抬手一挥,一阵浑厚的气劲将两把灵剑甩到了一旁的墙上。

    “蹭蹭!”

    两把灵剑如同炮弹般砸在墙上,陡然将墙面打出了两个大洞,这倒是彻底让萧辰傻了眼。

    萧辰也来不及多想,立刻控制两把灵剑飞了回来,被其抓在手中。

    他从怀里拿出手机,扫了一眼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怎么是宛如打来的?”

    他来不及多想,立刻接通了电话问道:“宛如,出什么事了吗?”

    “我也不清楚,只是事情跟余小姐有关。”

    “余欣柔?她出什么事了?”

    电话那边犹豫了一下,开始解释道:“余老爷子的产业几天前被私下拍卖了,而余家大院也空无一人了,我们怕是不是余小姐想不开轻生了?”

    萧辰闻言皱了皱眉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不用担心,余小姐虽然因为余老爷子去世,悲痛欲绝,但我上次去见她,她不像想不开的人。”

    挂断电话,萧辰陷入了沉思。

    余欣柔一声不吭的就这么离开了,若是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心情还可以理解,但是余老爷子留下的产业是他毕生心血,余欣柔没有理由拍卖掉。

    那么问题应该就是出在余欣柔的父母身上了。

    “珠海,看来我得去看看,毕竟余老爷子生前对我有恩情。”

    萧辰打定主意,决定暂时先放下手头的事,起身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

    珠海,华夏众多地级自治区之一,虽然和港岛有些区别,但是同样拥有立法权等最高权限。

    因为这里海岛众多,自然资源丰富,给与了海贸得天独厚的优势。

    这里也是华夏进出口量最大的地方之一,若是说港岛百万富翁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那么在珠海,千万富翁数都数不清。

    下了飞机,萧辰环视了一眼四周的景色,入眼之处一片望不到边的大海,在阳光下散射着循循磷光很是漂亮。

    一位出租车司机对着萧辰按了按喇叭,探出头喊道:“先生,要坐车嘛?”

    萧辰径直走过去上了车道:“去宏达集团。”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撇着眼睛打量着萧辰,随口问道:“你去准备宏达集团应聘嘛?我最近可是听说宏达集团出现了财政赤字,已经不招人了。”

    “把你知道的事跟我详细说一下。”

    萧辰说着从怀里拿又拿出两百块放在他手边,干司机这行,因为和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听到的东西是最多的。司机愣了一下,随即笑眯眯将钱给收了起来说道:“要说这宏达集团之前可是这珠海顶尖的集团之一,最巅峰的时刻听说光员工就有三万多人!但是这宏达集团崛起的太快

    ,根基不劳,这不前阵子就出事了。”

    “据说是因为得罪了某位大人物,导致产业被挤兑,濒临倒闭的边缘,如果你是打算去应聘的话,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了,说不定明天老板就卷着钱跑路了。”

    司机摇头晃脑的说道。

    “这年头,黑心老板卷着公司的钱跑路到海外的事多不胜数,而且一旦跑到了国外,基本上人是很难再抓回来了。”

    萧辰在一旁听着,目光闪动,听起来这余兴腾好像遇到了很大的麻烦,那么他把余欣柔带走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你刚刚说宏达集团得罪了一个大人物,你知道是谁嘛?”司机摇了摇头道:“我哪里知道这些大人物的事,不过我猜嘛,估计是林家的人,毕竟林家之前才是这珠海的地头蛇,做的也是海贸生意,如今被宏达抢了饭碗自然不高兴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