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达商贸大厦。

    待客厅里。

    “欣柔,一会儿邓公子来了,你们好好跟人家聊聊,我跟你说这邓公子可是珠海有名的青年才俊,家境还极好,和你正好门当户对。”

    余兴腾对着一旁的余欣柔笑着说道。

    他身旁的卓琼丽也附和道:“对啊,人家邓公子论样貌、才学、家世都是一等一的,比你之前那个叫萧辰的朋友强上百倍,你可要抓紧机会。”

    余欣柔看都没有看他们,冷着脸自顾自的说道:“别以为我没打听到宏达的事,你们出现了财政危机,现在是打算卖女儿救宏达是嘛?”“你这话说的,你可是我们的亲生女儿,虽然我承认是打算把你嫁到邓家,与其结成姻亲增强我们宏达在珠海的实力,但是这邓家也是珠海有名的世家大族了,其旗下产业

    何止百亿,你嫁过去了就是少奶奶,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这也不算是害你啊。”

    卓琼丽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呵呵,为我好?把我绑架到这里,为了救自己的公司而不惜牺牲我,你们可真是我的‘好父母’,有本事你们就一直关着我,别让我有机会离开,不然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余欣柔的声音让人闻之有种彻骨的寒冷,包含了其内心万般的怒火。

    “啪!余欣柔,你这就是这么跟我们说话的吧?老爷子没教过你要礼仪尊卑嘛?”

    余兴腾十分恼怒的一掌拍在桌子上。

    “那也得看是谁,你们不配。”

    余欣柔说完便冷着脸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不再说话了,她来这里三天了,明白和他们多废话没有意义。

    此时,她脑海中不禁浮现了一个人的样子,那位二十出头,看起来文文弱弱的青年,但平凡的身体里却包含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萧辰,你在哪里?’

    她被余兴腾绑走,甚至都没有机会和萧辰告别,这么不辞而别会不会让他担心。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位带眼睛的秘书道:“董事长,有一位萧先生要见你。”

    “没看到我正忙着嘛?让他提前预约改天再来。”

    余兴腾没有多想就摆了摆手打发道。

    一旁的余欣柔闻言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难不成是萧辰照过来了?’

    但是随即她便打消了这个想法,余兴腾既然绑走她,一定会把后面的事处理的滴水不漏,萧辰不可能知道她被余兴腾绑到珠海了。

    这时。

    门外走进来一名男子,男子脸上带着倨傲之色,身后跟着两名保镖。

    “邓公子来了,快快请坐。”

    余兴腾十分客气的起身迎接,但是邓公子却直接无视了他,坐在一旁的空位上,很是嚣张的将脚架在桌子上后,这才不急不缓的打量起四周。

    当他的目光移到余欣柔身上时,顿时怔住了,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余欣柔虽然只有二十三四岁,但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让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继续看,或许是长期在余老爷子的教导下,养成了独立的个性,整个人都如同冰山美人一

    般,越是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越是激发了别人的征服欲、

    “这位是小女,余欣柔;欣柔,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邓少谦,邓公子。“

    余兴腾介绍道。

    邓少谦顿时把脚放了下来,笑着对着余欣柔伸出手道:“余小姐,初次见面。”

    然而余欣柔看都没有看他,这也让邓少谦伸出来的手僵在半空中。

    “欣柔,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呢?”

    余兴腾微微皱了皱眉头训斥道。

    “哎,无妨,余小姐想必是有个性人,我就喜欢喝这种人打交道。”

    邓少谦此时已经精虫上脑,根本没有在意那么多,目光不停在余欣柔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打量着。

    余兴腾和卓琼丽不禁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喜色,卓琼丽笑着开口道:“那你们年轻人在这里聊,我们就先出去了。”

    “没什么好聊的,我有男朋友了,而且已经私定终身了,邓公子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

    余欣柔的话一针见血,没有给他留丝毫面子。

    这让三人脸色同时一变,邓公子的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目光望向余兴腾两人。

    “胡说什么,你哪里来的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余兴腾沉声道。

    “你们见过的,就是萧辰,他是我男朋友,我已经决定要嫁给他了,此生不会再心仪他人。”

    余欣柔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微微红了一下,她这话可谓是半真半假,前面那半句自然是她胡扯的,拿来当挡箭牌,后面那半句则是发自内心的。

    “别想诓骗我们,我们早就和那小子聊过了,他和你只是朋友,最多也就是你一厢情愿。”

    卓琼丽忍不住讥讽道。

    对于这个不听话的女儿,她也是又急又恼,宏达被林家挤兑,已经濒临倒闭了,这是他们两人十几年打拼的心血,想要改变现状,只能借助邓家的力量。

    只要余欣柔成了邓家的儿媳妇,那么邓家岂会坐视不理,看着他们被林家吞并。

    余欣柔闻言脸色一白,依旧冷声道:“随你们怎么想,我心有所属,不可能嫁给他。”

    一旁的邓少谦也差不多看明白了,冷笑了一声道:“无所谓,我只要你的人就好了,待久了你自然就会明白我邓少谦比你口中的那个‘萧辰’要强上无数倍。”

    “就你?连他的一个指头都比不上。”

    余欣柔毫不客气的冷嘲道。

    “你!”

    邓少谦气的瞪大眼睛,很是恼怒的看着她。

    他在珠海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这么羞辱过,而且还是接二连三的羞辱,这已经挑战了他的底线。

    “哼,我邓少谦看上的人,还没人能抢得走,余总,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就举办订婚宴,我要把您女儿娶进门。”

    邓少谦冷笑道。

    等他把余欣柔娶进门了,这小妮子还不是随他拿捏,他倒要看看这个冰山美人在床上是不是还那么冷。余兴腾愣了一下,高兴的点了点头道:“好好好,我这安排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