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达大厦门口,萧辰被秘书打发了出去,这让他有些不爽,但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他总不能上前抓住余兴腾严刑拷打审讯一番,而且他的身份特殊,就更不能做这样

    的事了。

    “林家.”

    萧辰口中喃喃道,转身离开了宏达大厦,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一栋偌大的海景别墅区外,出租车被门卫拦了下来道:“这里是私人地区,没有预约的话,不能进。”

    萧辰下了车,拿出自己的军衔章给门卫看了一眼道:“我现在能进去了嘛?”

    门卫一脸愕然的看着那红底金星军衔章,一脸狐疑的望着萧辰道:“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连少将的军衔章都敢伪造,干净滚,不然等老子报警把你抓起来。”

    萧辰看起来才二十出头,太过于年轻,这么突兀拿出一个少将的军衔章出来,任谁都不会信的。

    萧辰也是一阵头大,自己想高调一下,结果还被人当成了骗子。

    他有些好笑的说道:“这东西都是特制的,是不是伪造的一眼就能看出,我听说林家老爷子也是当兵的,所以来拜访一下,你要是继续拦着我,后果自负。”“切,糊弄谁呢,当老子没看过电视剧嘛,那里面的将军个个出行都是随行卫兵跟随,威风八面,风光无限,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居然还想冒充将军,干净哪里凉快滚

    哪里去,别影响老子睡午觉。”

    门卫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转身就准备走。

    萧辰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啊!松手,疼疼疼!”

    卫兵惨叫道。萧辰不急不缓从一旁的绿化带中捡起一块石头,瞬间捏的粉碎,拿到他面前说道:“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把这个军衔章拿进去给林老爷子看看,如果他不打算见我,我转

    身就走。”

    “行行行,你快放手。”

    萧辰松了手,卫兵揉着隔壁,一脸怨毒的看着萧辰,但是想骂人又不敢骂。

    他接过萧辰的军衔章,拿出对讲机说了一句,顿时就有一个保安走了过来,他和那人嘀咕了几句把军衔章递给了他。

    “我可警告你一句,你要是弄坏或者弄丢了,别怪我不客气了。”

    萧辰提醒道。

    “哼,你小子自求多福吧,林老爷子脾气最为暴躁,你敢冒充将军,还拿假的军衔章糊弄他,他看到后一定带人来打断你的狗腿!”

    门卫一脸怨毒的说道,他之所以同意萧辰的话,就是抱着这个打算,准备等会儿看着这小子被林老爷子的保镖给打的满地找牙。

    萧辰也懒得多废话,做在一旁静等着。

    大约三分钟的时候,门卫突然回头扫了一眼,只见一大帮人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喜,冷笑的瞥了一眼萧辰,发现萧辰没有注意到里面的情况,心中暗自偷笑起来。

    想必是林老爷子看出了那是伪造的军衔章,让保镖来把这小子给打断腿。

    毕竟林老爷子曾经当过兵,最看不惯弄虚作假,这小子还以为能糊弄林老爷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狗东西,让你刚刚跟我动手,一会儿看你跪在地上喊我叫爷爷。’

    门卫忍不住得意的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萧辰抬头望着他道。

    “我笑你死定了,哈哈哈。”

    此时,那群保镖已经到了门口,门卫立刻起身道:“就是这个狗东西拿假的军衔章想糊弄我,我不让他进去,他还动手威胁我,快抓住他!”

    说完,门卫一脸得意的望着萧辰,脸上满是戏谑之色。

    “这军衔章是他的?”

    为首的保镖有些愕然的看着萧辰,萧辰未免也太年轻了。

    “对,就是这狗东西的,几位大哥快把他抓起来,别让这小骗子跑了。”

    门卫点头道。

    “啪!”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巴掌,直接把他打懵逼了。

    门卫捂着脸,怔怔的望着为首的保镖有些委屈的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然而那人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恭恭敬敬的走到萧辰面前,将军衔章拱手归还道:“先生,老爷子有请。”

    “嗯。”

    萧辰微微颔首,起身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留下捂着脸的门卫,一脸错愕的看着这一幕,这一幕未免太出乎他意料了。

    为什么被打的是他?难不成这小子真的是此时,萧辰一行人走到这栋偌大的海景别墅区,这是一栋欧式风格,占地几乎是半栋大楼了,更别说还有一个超大的院子,四周的绿化和小型的散步公园,这么大的地方

    只是为了给一个人住,是在太奢侈了,由此也能看出林家的财力雄厚。

    “先生,里面请,老爷子在里面等您。”

    保镖开了门,邀请道。

    萧辰率先走了进去,入眼之处尽皆金碧辉煌,偌大的客厅摆着四张沙发围成正方形。

    一位穿着睡袍的老人拿着一份报纸看着,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他脸上带着笑意起身准备迎接。

    但在看在萧辰后,有些愕然的左顾右看的了一下问道:“客人呢?”

    “老爷子,这就是客人,军衔章是他的。”

    保镖回答道。

    “刚刚那军衔章是你的?”

    老者一脸诧异的问道。

    萧辰脸色淡然的点了点头道:“自然,有什么问题?”

    “这不可能,我年轻时也服役了五年,见过不少年轻的尉官、校官,但从未见过这么年轻的将军,这事更是闻所未闻!”

    老者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如果不是之前鉴定过了那军衔章的真伪,他早把萧辰赶了出去。

    “我不是常规部队的,任职蛟龙特战队总教官,我叫萧辰。”

    萧辰话音刚落,老者脱口而出五个字道:“南海萧大师?”

    虽然已经退伍多年,但是他的消息很是很灵通的,这些年各部队发生的一些趣事,他都有所耳闻,听的最多就是这‘南海萧大师’。

    传闻此人才二十出头,已经当上了特种部队的总教官,甚至还被韩天行青睐有加,一时间名声大振,想不知道都难。

    “萧少将,恕我唐突了,快快请坐!”老者立马改变态度,笑着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