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在外,不论职务,林老爷子不必太客气了。”

    萧辰坐下说道。

    一旁的佣人很快就上了一杯茶。

    “萧先生尝一尝我这精品大红袍,平日里都舍不得拿出来喝。”

    林老爷子笑着说道。

    萧辰轻抿了一口微微颔首道:“我此次贸然来打扰,并不是来蹭林老爷子这好茶喝的。”

    “哦,萧先生有什么需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直说,只要我能帮到一定不会推辞。”

    虽然萧辰看着年轻,但是他心里明白眼前这人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否则也不可能以二十来岁的年轻就当上了少将。

    “不知道林老爷子认不认识余兴腾?”

    萧辰紧接着问道。“你说宏达集团的董事长余兴腾吧,这人我见过几次,为人狡诈,野心也不小,原本只是当地的一个小公司,和我们林氏集团还有一些贸易往来,但是这人这几年公司越做

    越大,已经严重危害到了我们林氏集团的利益。”

    “怎么?萧先生难不成认识这余兴腾?”

    林老爷子不动声色的打听道。

    “算得上认识吧,准确来说我来珠海是为了找他女儿,他女儿好像被他给绑走了。”

    林老爷子人老成精,很快就明白了准备回事。

    “我可是听说余兴腾有个女儿想嫁给邓家,以此来联手抗衡我们林氏集团。”

    “既然这样,那我需要老爷子帮我一个忙,也当是帮老爷子你自己了,不知道老爷子愿不愿意?”

    萧辰嘴角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说道。

    次日天色才刚刚露出鱼肚白,余家一栋豪宅里,上上下下都重修修缮了一遍,好像要办什么喜事一般。

    偌大的院子忙碌着众多佣人,余兴腾看着四周脸色有掩饰不住的喜色,这么简单就能和邓家结为姻亲,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是,卓琼丽走了过来,余兴腾扫了了她一眼问道:“欣柔呢?”

    “还在房间里呢,一直没出来过,不过我们这么做会不会”

    卓琼丽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要多想,她能嫁给邓公子,嫁到邓家,后半辈子衣食无忧,迟早有一天她会明白感谢我的。”

    余兴腾的话说的冠冕堂皇,咋一听还真觉得这是一位一心为女儿前途着想的好父亲。

    “邓家那头都安排妥当了吧?”

    余兴腾问道。

    “嗯,一会儿他们就来了,请帖也都连夜发出去了。”

    卓琼丽点了点头。

    现在才早上六点,而院子里的佣人已经忙了一个通宵,毕竟这事决定的太仓促,婚礼是在太赶了。

    很快,天色全都亮了。

    院子外也接二连三的停了一辆辆豪车,每个人都是珠海有头有脸的富商贵人。

    冷冷清清的院子也热闹了起来,但有一个房间却依旧陷入死寂一般的安静。

    余欣柔坐在床上,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她来这里这么多天,多次想要逃跑,可余兴腾却连她上洗手间都安排人跟着,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离开。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一道女声传来。

    “小姐,客人都快来齐了,老爷吩咐我给你换上衣服。”

    “我知道了,把东西放在门口吧。”

    余欣柔冷淡的说了一句,她并不打算就这么屈服,既然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一个棋子使唤,她今天就要让所有人看看她余欣柔并不是任人拿捏的。

    半晌,她起身开门,将放在门口的一套婚纱拿了进来换上,刚刚走出门。

    迎面走来了余兴腾,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余欣柔笑着说道:“真是漂亮,快跟我来,邓公子已经在外面等急了。”

    余兴腾上前牵着她一起走了出去,偌大的院子像是一个夏季party一般热闹,最中心的空地上搭建了一个临时的站台。

    邓少谦穿着蓝色的礼服西装,一脸不耐烦的在上面等着,直到看见余欣柔后才露出一丝笑意。

    余兴腾一路随行将她送上站台,四周的客人都纷纷鼓起掌,但是余兴腾不自觉扫了一眼身旁的脸色淡然的余欣柔,心里总有些大祸降临的不妙感。

    余欣柔表现的太淡定了,想必前几天的闹腾,此时的她未免安静的有些过头,以至于让余兴腾都感到有些担忧起来。

    没等他多想,两人已经走到站台下,司仪把余欣柔给接了上来,拿出了一份早已经准备好的稿纸准备念时。

    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插了进来。

    “余总,怎么女儿结婚了此等大事都不发请帖邀请我?”

    人群自行散开,只见一名老者背负双手,闲庭漫步般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四五名保镖。

    余兴腾看到来人,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林老爷子,我可没有给你发请帖,你这不请自来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也不想来,只是受人之托不来不行。”

    “受人之托?”

    余兴腾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

    林老爷子也懒得跟他多解释,笑着望着台上的余欣柔道:“萧先生有句话让我带给你,他说:如果你是被强迫的,自行离开这里,谁敢阻挡就是与他作对。”

    “萧先生?你是说萧辰嘛?”

    台上的余欣柔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她藏在袖子里的手,握着一把水果刀也悄悄收了起来。

    林老爷子点了点头道:“不错,萧先生处理一些事去了,马上就到。”

    “哼,林元德,你林家的确势大,但这里是我家,我倒想看看谁敢在我家捣乱!”

    余兴腾冷声道。

    “那我也倒要看看,谁敢强迫我的朋友做任何她不愿意的事。”

    一道悠悠的声音插了进来。

    萧辰不急不缓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台上的余欣柔在看到萧辰的一刹那终于忍不住,眼睛瞬间出来了,她甩开邓公子,小跑着冲到了萧辰怀里。

    “好了,别哭了,这么晚才来救你,十分抱歉。”

    萧辰有些尴尬的拍了拍怀里的余欣柔,但是余欣柔仿佛黏上了他一般,死死的抱住丝毫不松手。

    台上的邓公子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大喜之日居然被人给抢婚了?一众邓家人同样也脸色不善的看着萧辰,珠海诸多有头有脸的人都在这,当着这些人的面,居然有人敢抢他们邓家的婚,这要是传出去会让他们邓家颜面扫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