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名中年男子脸色极为难看的起身道。

    余兴腾连忙赔笑的走上前,对着其耳边低语一番。

    “他若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请得住林老爷子出他出面?”

    中年男子冷声问道。

    余兴腾也一时语塞答不上来,他本以为萧辰只是南海的一个小医生,根本就没想到他会追到珠海来,还请来了林老爷子。

    “您放心,这里毕竟是我家,他们不敢造次的。”

    余兴腾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小子,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嘛,敢抢我邓少谦的婚!”

    台上的邓少谦早已经怒不可遏了。

    “我并不是来捣乱,我是作为一个朋友来,如果这次婚礼不是她本意,我自然要带她走。”

    萧辰松开了余欣柔平静的说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是我的女儿,这事我就能替他做主,如果没事的话,还请你们离开,否则我可要告你们擅闯民宅!”

    余兴腾厉声说道。

    这里可是经济特区,拥有与内陆不同的法律条约,类似于海外一般,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个人财产不可侵犯。

    擅闯民宅自然也是非常大的罪行,轻则三月拘留赔款,重则关三十年都有可能。

    一旁的林老爷子也走上前对着萧辰低声道:“萧先生,你如果想带余小姐走,可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抢人,不然的话,你的麻烦就大了。”

    “我是被胁迫的,为什么不能离开?”

    余欣柔不理解的说道。

    “仅凭你一面之词根本证明不了你是被胁迫的,他们有很多办法证明,说你脑袋撞了精神不正常,再伪造一份假的精神证明,办法多着呢。”

    林老爷子显然早已经摸透了这些人暗地里用的手段。

    “放心吧,我今天一定会带你离开。”

    萧辰笑着安慰道。这事,诸多客人里面,一位带着眼睛的男子起身道:“林老爷子,还有这位萧先生,你们已经听到了余总的话,还请离开吧,不然我作为崇德市的警局局长可不会以私废公

    。”

    “赶紧滚吧,今天是老子的大喜之日,再试图挑衅我的耐心,别怪我让我堂哥把你们全都抓到警察局去;欣柔,赶紧给我回来,你难不成准备让大家继续看笑话嘛?”

    邓少谦的声音十分寒冷,说完他恶狠狠的瞥了一眼余欣柔,这个女人今天还真是让他‘出名’了,等婚宴结束,他要好好收拾一下这臭婆娘,方能一解今天的耻辱。一旁卓琼丽见萧辰丝毫都没有走的意思,忍不住讥讽道:“小子,我们是看在你是欣柔的朋友份上,才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滚,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

    人物?连我们余邓两家的婚事都敢搅和。”

    虽然她并不知道萧辰是怎么请动林老爷子的,但萧辰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小人物,林老爷子也注定是他们的对立面,这事没什么好谈的。

    再者,邓家百年世家,无论是钱、权、人都不缺,欣柔嫁给邓公子是最好的选择。

    “行了,既然不走,那就去局子里待着吧,堂哥,打电话来抓人吧。”

    邓少谦戏谑的看着萧辰说道。

    就在这时。

    一位带着眼睛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环伺左右道:“怎么回事?不是举行婚礼嘛,怎么这么冷清?”

    “杨书记都来了!邓家好大的面子,连崇德市委书记都赏脸来了。“

    “邓家虽然不如林家有钱,但他们是扎根珠海的百年世家,根深蒂固,人脉自然也非同凡响了。”

    不少人都窃窃私语道。

    邓少谦看到杨书记的一刻,脸色也微微一怔,他们邓家主要产业都在元化市,和这崇德市的杨书记并没有什么交情吧。

    但是他没多想,想来应该是他邓家的名声已经大到扩散到崇德,连杨书记得知他要结婚的消息都抽空赶来了。

    余兴腾看到来人,微微一怔,连忙笑着迎上去道:“杨书记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然而杨书记只是冷淡的瞥了他一眼,目光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聚集在了萧辰身上。

    他笑着走上前道:“您就是萧辰萧先生吧?来到崇德也没一个消息,我都没安排好人招待您。”

    “我并不是为公事来,而是为了私事,杨书记太客气了。”

    萧辰微微颔首道。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看愣住了,尤其是杨书记脸上那一抹略带恭敬的笑容,众人都看的真真切切。

    ‘这小子是什么来头?’

    所有人心底都忍不住浮现了这个疑惑,堂堂市书记居然专程跑到这里,只是为了见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余兴腾的脸色也彻底凝固了,特别是对比杨书记面对他和萧辰态度反差,这简直让他接受不了。

    要不是多年养成的城府,他早就按奈不住抓住萧辰逼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邓家众人也傻了眼,他们也以为杨书记是想和他们邓家交好,所以选择这个时候过来,可最后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我一接到您的电话就马上赶过来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就行。”

    杨书记十分客气的说道。

    一旁邓少卿的堂哥闻言,顿时缩了回去,不敢再多言了,这杨书记可是他上司的上司,他要是这个时候选择和其作对,不是自讨苦吃嘛。

    气氛一时间变的十分微妙,没有一个人说话,萧辰瞥了一眼余兴腾,余兴腾的也如同吃了死苍蝇般,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面对萧辰,他可以随意应付、糊弄,但是面对杨书记他那些小手段可就不敢用了。

    而且,萧辰要是把事全抖了出来,他说不定还得因此而坐牢。

    邓家众人脸色很是难看,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主场,元化市才是他们的地盘,如今有一种有力却打不出的感觉。

    萧辰望着他们,脸色平静的说道:“看来你们都没有意见了,那我就带余小姐走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闹我侄儿的婚礼?”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穿插在了整个院子里。

    一名留着络腮胡根的男子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众人看清来人,尽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连邓部长都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