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众人望向邓部长都一副噤若寒蝉样,余欣柔对着身旁的林老爷子低声问道:“他是什么来头?”

    林老爷子脸色有些沉重的摇了摇头道:“这下麻烦大了,邓部长是SJ身边的大红人,位高权重,就算是杨SJ也比他低一级。”

    余欣柔闻言脸色一白,若是这样,那不仅今天她无法离开,连萧辰都会有大麻烦。

    邓少谦的脸色也有掩饰不住的狂喜,连忙跑下来,一路小跑过去说道:“二叔,您可算来了。”

    他眼角余光忍不住斜瞥了一眼萧辰,然后对着身旁的邓部长低声说着什么。

    片刻,邓部长一脸大怒的说道:“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

    他冷冽的目光移到了萧辰身上,声音有些冷漠的说道:“小子,我邓家在这珠海也是名门望族,如今我侄儿大婚,竟然被你搅了局,这是在打我们邓家的脸!”

    “邓部长,您来算了正好,这小子和林老爷子没有接到邀请,擅闯我家,还请您做主,把他们给抓起来。”

    余兴腾立刻开口道。

    “杨SJ,你也在啊,人证物证确凿,你是本地的地方官,这事你说怎么处理吧?”

    邓部长冷声道,无形中给杨SJ施压。

    杨SJ脸色阴晴变幻一阵,走到邓部长低声道:“邓部长,萧先生是少”

    他后面那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邓部长冷冷的打断道:“我管他是什么身份,他擅闯民宅,扰乱我侄儿大婚,证据确凿,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今天就逃不了制裁。”

    杨SJ见邓部长把话说的这么死,也顿时的闭上了嘴,于是拿出手机假装接了个电话。

    “不好意思,我刚刚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有些要事需要处理,先行一步了。”

    杨SJ说完连匆忙离开了。

    他能混到今天这个位子,脑袋也是十分精明的,这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插手。

    见杨SJ这么慌慌张张离开了,邓家等人尽皆一脸冷笑的看着萧辰。

    余兴腾也毫不掩饰的看着萧辰道:“小子,连杨SJ都离开了,你还打算挣扎一下嘛?”

    没了杨SJ,萧辰就没了靠山,一个没钱没势的小子还不是任他拿捏。

    “小子,现在知道你和我的差距了嘛?我是堂堂邓家大公子,我二叔是省级部长,我爸是珠海身价过百亿的巨富,就凭你也敢跟我斗?呵呵,下辈子多长点脑子知道嘛?”

    邓少谦戏谑的看着萧辰,连他邓少谦看上的女人都敢抢,等萧辰被抓起来,他要好好整治一下这小子。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抓起来!不能让别人看了我们邓家的笑话!”

    邓部长冷声道。

    与此同时。

    大院外的卫门室。

    穿着保安衣服的老大爷带着孙子指着外面停车位上的一排豪车一一介绍道:“这种奔驰低配,也就一百万不到,开这种车的人,估计也就是个小暴发户。”

    “爷爷,那种迷彩的绿色卡车是啥车?”

    小孙子突然问道。

    “嗯?迷彩绿色卡车?那可是军车,你啥时候见过的?”

    老大爷好奇的问道。

    “喏,不就在那边,往咋们这里开嘛?好多辆呢。”

    小孙子指着不远处的大道上,一排整整齐齐开过来的军车。

    老大爷顺势望了过去,差点没把眼睛珠子给扣出来,他当年服过两年兵役,自然对军车十分敏感。

    但是奇怪的是,这种军车一般不会离开基地的,而且一次性出动了三辆之多!

    这么多军车一起出行,只有可能是一件事,他们要接一个大人物,所以派了很多人保障其安全。

    “爷爷,那就是军车嘛?看起来很特别啊。”

    小孙子天真的问道。

    老大爷愣了愣,深深吸一口气道:“你视力比我好,快看看车上下来的人,肩膀上是什么军衔。”

    这时,三辆绿色卡车缓缓停了下来,大约十几个人有序的从车上下来。

    小孙子看了半天道:“有一个肩膀上是红底章,一个金色的星星,还有两个是两条杠,四颗星星的。”

    听到小孙子的话,老大爷一时间连呼吸都屏住了,他再三确认道:“你再仔细看看,确定没有看错嘛?”

    “没有,就是这个。”

    小孙子点了点头。

    看着这一行人走来,老大爷有些佝偻的身躯也无形中站直了一点。

    “首长们好!”

    就在他们走进后,老大爷突然行了个军礼,一时间把他们一行人给搞懵了。

    毕竟老大爷看起来都六十多岁了,穿着保安的衣服,他们也没怎么多注意。

    “呵呵,老大爷也是当过兵的吧?按辈分您是前辈,不用行礼了。”

    为首的笑着说着。

    “大爷,请问这里是不是余家?”

    “对,这里是余家,你们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我带你们进去吧。”

    老大爷十分兴奋的说道。

    “嗯,那麻烦您老了。”

    一行人鱼贯而入走向余家大院。

    此时。

    院子里,诸多客人都十分‘自觉’的让开了空间,一群佣人将萧辰等人围在中间。

    林老爷子有些忧虑的说道:“萧先生,你到底还有什么后手?都这样了,你还一副处若不惊的样子。”

    “不要担心,就凭这些人,再多十倍都不够我打的。”

    萧辰淡然道。

    听到萧辰这话,林老爷子顿时哑然了,原来萧辰想的是用拳头说话,但这里是珠海,不提倡搞暴力威胁那一套,而且如果这样做了,那罪名就大了。

    “都让让!首长来了!快让让。”

    老大爷嚎了一嗓子,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就连邓部长见此也是一惊,看着这肩定金花的将军,带着一队满副武装的士兵,一时间让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他反应很快的挤出一丝笑容,准备上前询问情况时。只见突兀的怒吼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