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邓部长的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这群人明明刚来,他并没有对他们露出丝毫敌意,也没有做出任何怠慢的举动。

    余兴腾也懵了,他女儿结个婚,接过先是林老爷子出现,杨书记也莫名其妙的被请来了,现在连军方的人都出现了,还带来了一队满副武装的士兵。

    这是搞什么?到底发生了情况?余兴腾脸色阴晴不定,目光不由得转移到了萧辰身上,看着萧辰那一副淡然的表情,他心里不自觉一沉。

    ‘难道又是因为他?’不可能啊!虽然他解释不了为什么萧辰能请来林老爷子和杨书记帮忙,但是萧辰有什么能耐能请动军方的人,而且这不是普通的军人,而是一位少将,两位大校的豪华阵

    容。

    如果这是真的,那未免太搞笑了,他一直瞧不上的小角色,隐藏了太多他不知道秘密。

    余兴腾也不愿意去相信,直接在心里否定了这一切,他咽了口唾沫,笑着上前道:“几位,今天是我女儿大婚的日子,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还请几位赏个脸,不要”

    “滚!你是不是当我们是瞎子,萧少将被这么多人给围在那,你还说有什么误会?”

    为首的少将冷声道。

    这番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懵了!

    “你说什么?萧.萧少将?”

    余兴腾一脸愕然,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邓少谦也猛然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小子看起来才二十出头,他是少将?是你们傻了,还是我傻了。”

    “啪!”

    他刚说,一名大校突然上前,一个耳光抽了过去,直接把邓少谦给打傻眼了。

    “萧少将是蛟龙特战队总指挥,胆敢侮辱萧少将,你是想找死不成?”

    一旁的邓部长在一旁脸色极为难看,却不知道说些什么,这小子居然一位少将,他自己也反应不过来。

    众多客人都用诧异的眼神打量着萧辰。

    “这年轻人居然是一位少将,这么年轻,是华夏史上第一例吧。”

    “我早就知道这年轻人来头不凡了,你看他走路的气势都和别人不一样。”

    众人纷纷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萧辰,窃窃私语起来。

    一众邓家人脸色各异,有的阴沉似水,有的诺诺不敢言,有的害怕萧辰秋后算账,已经准备悄悄的离开了。

    余兴腾的脸色变化十分精彩,他图谋了这么久,结果可笑的是,他为了邓公子能成为我的女婿,而得罪了一个可能成为他女婿的少将。

    卓琼丽有些心里也五味杂陈,恨不得甩自己一个巴掌,她自诩眼光准,没想到错失了一个最大靠山。

    如果她女儿嫁给了萧辰,那么有萧辰会成为她们最大的靠山,到时候钱、权不都有了嘛?

    “萧少将,我们来晚了,还望不要怪罪。”

    萧辰摇了摇头道:“劳烦你们跑这么远来接我,因为我谢谢你才对。”

    “那这些人怎么处理?”

    “全抓了,依法论处。”

    萧辰并不打算给余兴腾夫妇网开一面,这两夫妇实在太可恨,连自己的女儿都能牺牲,想必就算放了,也不会改过自新的,还不如让他们去牢里好好忏悔一下。

    余兴腾夫妇脸色惨然的笑了笑,不过这笑却是对自己的自嘲。

    邓家等人也顿时被抓了起来,一旁的邓部长急忙开口道:“这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并不知道这事其中隐情。”

    “我管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助纣为虐了,去跟法官说吧。”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一场喜色顿时变成了坏事,众多客人也纷纷离开。

    萧辰安顿好了一切,那名少将走过来对着萧辰说道:“萧少将,借一步说话。”

    萧辰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走到一个空置的房间里。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丁鹏飞,一直久仰萧少将大名,今日一见,还算是得偿所愿了。”

    丁鹏飞笑着道。

    “丁将军过奖了,您算是我的前辈,今天的事还得多谢你。”

    “举手之劳罢了,你我皆是同僚,我等于是珠海半个地主,自然能帮就帮上一点了。”

    丁鹏飞摆了摆手道。

    “你比我年长二十,又帮了我大忙,这里没人,你就别这么见外喊我职称了。”

    “那我喊你,萧老弟吧。”

    萧辰点了点头,与其相视一笑。

    两人闲聊了一阵,丁鹏飞突然开口道:“我其实想让萧老弟帮我一个忙,不知道方不方便。”

    “尽管说,能帮到的,我自然不会推辞。”

    萧辰点了点头,好奇的看着他。

    “不知道萧老弟对洪门知道几分?”

    萧辰闻言脸色有些愕然,自从洪门发布天价悬赏令通缉他,被他杀退之后,洪门倒的安分了许多,如今再次听到洪门的消息,确实让他有些意外。

    “看萧老弟的脸色,想必对洪门应该也知道不少吧?”

    丁鹏飞不动声色的打听道。

    萧辰也不隐瞒,点了点头道:“我杀了洪门两个重要人物,所以我还被他们通缉过。”

    “什么?还有这事?”丁鹏飞脸色一惊,他驻扎在沿海军区,对于洪门的了解也十分深,其势力之大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其组织内部高手众多,在海外华人街几乎没人不知道他们,就算是当地

    的警察也不敢随意招惹洪门。

    海外的法律最为严苛,连他们的警察都对洪门避之不及,可想而知其势力猖狂到了什么地步。

    而且被他们盯上的人没有一个能继续活着,可萧辰如今还生龙活虎的,显然萧辰的实力和传闻的一样十分厉害。

    “都过去了,不说这事了,你有什么忙,尽管直说。”

    萧辰问道。“我们在濠镜岛(澳)的线人告诉我们,洪门的一位高层来了濠镜岛,其目的是什么,我们还不得知,但濠镜岛是行政特区,虽然理论上属于我们管辖,但是实际上我们并

    没有资格插手,除非战争来临,任何军队不得进入。”

    “所以你想让我去濠镜岛看看情况?防止洪门想搞什么破坏。”

    萧辰问道。

    “我担心不是洪门会搞破坏,我担心的是洪门会不会把濠镜岛变成第二个海外‘华人街’,妄图借此做跳板发展势力。”丁鹏飞忧心忡忡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