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萧老弟觉得为难的话,就当我没说吧。”

    丁鹏飞笑着说道,稍微缓和了一下气氛。

    萧辰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道:“反正濠镜岛离这里也不算远,我就替你跑一趟吧。”

    不管怎么样丁鹏飞是帮了他的忙,这个人情趁现在还了,是最好不过的。

    “那就多谢萧老弟了,我这里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

    丁鹏飞给两人倒了一杯茶,举杯先饮。

    两人闲聊一阵,丁鹏飞便带人回去了,像他们这种编制内的部队,一般是不能随意出动,今日也是看在萧辰的面子上,才摆了这么大的架势。

    余兴腾一行人都被转送到省司法厅准备接受公诉,偌大的余家豪宅只有余欣柔一个人在。

    “你准备怎么办?”

    萧辰走到余欣柔身旁问道。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回去,海陵是我长大的地方,我还不打算离开。”

    余欣柔叹了口气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你父母偷偷把余老爷子生前留下的产业给拍卖了,不过我已经私下联系人把它们买回来了。”

    余欣柔听完沉默良久,缓缓开口道:“谢谢你。”

    两人蓦然无言,但仿佛又像是一种无言的默契,不必多说什么,自然都会懂对方心里想说什么。

    “我还要处理一些事情,就不送你回去了,你一路多加小心,到了海陵给我留个电话吧。”

    萧辰不自觉摸了摸她的脑袋,笑了笑便离开了。

    濠镜岛是华夏为数不多的行政自治区,与藏区、兰州等地不同,它们除了没有外交权和军队使用权外,几乎是一个小国家了,类似于港岛一般。

    相比海外的华人街,它们拥有更多的自主权,所以这也成为了洪门最心仪的目标之一。

    因为表面上洪门是国际性质的集团公司,他们登陆濠镜岛只会被认定为外来公司的融资,不会引起太多警觉。

    但私底下,洪门暗地里的势力非常大,一旦成功登陆濠镜岛,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掌控濠镜岛的方方面面。

    一间高端西餐厅里。

    萧辰刚下了飞机,环顾四周只有这么一家西餐厅,他便走了进来,准备先吃点东西。

    这家西餐厅看起来生意特别好,虽然只有一层店面,但是几乎人满为患了,萧辰来的很巧,刚进来就有一桌客人吃完准备离开,空出了一张位子。

    “先生,需要点什么?”

    服务员走拿着菜单走过来问道。

    萧辰扫了一眼菜单,刚准备点菜时,突然走过来一男一女。

    男子瞥了一眼萧辰,从怀里拿出一叠钱丢在桌子上道:“这位子我们要了,你去别家吃吧。”

    萧辰微微皱了皱眉头,抬头打量起这一男一女,男的脸上长着许多雀斑,但是穿着打扮都十分高档,身旁的女人则千娇百媚的依偎在他怀里,一副可人模样。

    “不好意思,我不缺钱,也不打算让桌。”

    萧辰冷淡的说道。

    “刘少,我就要在这里吃饭嘛。”

    女子撒娇似的对着男子说道。

    “好好好,宝贝,咋们今天就在这吃。”

    刘姓男子说完,冷冷的望着萧辰道:“小子,别给脸不要钱,拿着钱滚蛋,不然把老子惹毛了,我让你躺着出去。”

    萧辰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自顾自的看着菜单准备点菜。

    但是他这幅无视的模样,让刘姓男子的脸瞬间沉了下来,而且当着女伴面,萧辰这么蔑视他,让他很没面子。

    “啪!”

    刘姓男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沉声道:“小子,老子可是刘文弘,在这濠镜岛还从来没人敢不给我面子。”

    “你如果真想要这张桌子那也行。”

    萧辰突兀的开口道。

    刘文弘闻言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在他看来显然是萧辰听到了他名字,知道他是谁了,不敢再跟他争这张桌子,所以才服软了。

    但没想到萧辰突然话锋一转道:“给我个三五百万,这桌子让给你吧。”

    他并不是真打算要钱,只是想恶心一下这个纨绔子弟罢了。

    此言一出,刘文弘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咬着牙望着萧辰道:“你是在玩我?”

    “我只是和你谈一个交易罢了,谈不成就算了。”

    萧辰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呵呵,三五百万买你一个空位,老子用这钱都能买下半个西餐厅了,小子,你是不是找死啊,不知道我刘文弘的厉害。”

    刘文弘越想越觉得生气。

    “如果没别的事的话,还请走开吧,别影响我吃饭。”

    萧辰从始至终都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不过这在刘文弘看来,则是一种对他赤裸裸的蔑视,在这濠镜岛,他刘文弘虽然算不上什么风云人物,但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居然被这个小子给当众驳了面子,这仇他

    岂能忍得下。

    “服务员,把你们这里的姜经理给我喊来。”

    刘文弘冷声道。

    一旁的服务员根本不敢多说,连忙转身离开去找经理来。

    没一会儿,一位大腹便便的男子跟着服务员走了过来,经理看到刘文弘立刻堆起笑脸道:“原来是刘少来了啊,出什么事了?”

    “姜经理,我来你们这吃饭,是给你们面子,怎么连个位子都没有坐?”

    刘文弘冷声道。

    姜经理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四周,发现几乎都坐满了,当即笑着说道:“这样吧,如果刘少不嫌弃,去我们员工专用的餐桌吃饭。”

    “什么?你当我刘文弘是什么人?要我去员工餐桌吃饭?”

    刘文弘眼神有些阴霾道。

    姜经理有些勉强的笑着赔罪道:“那这里的确是没地方坐了。 ”

    “把这小子给我赶出去,我要坐这里。”

    刘文弘瞥了一眼身旁的萧辰道。

    姜经理打量了一眼萧辰,见萧辰年纪轻轻,衣着也不是很华贵,转念一想走到了萧辰身旁道:“这位先生,麻烦您能不能换别家用餐,我们愿意赔双倍的钱.”

    “别说了,不行。”

    萧辰简单明了的一句话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这下让是姜经理难办起来了,他们开餐厅的总不能赶客人出去吧,但是非要他选择的话,不得罪刘文弘才是最好的选择。姜经理打定了主意,冷淡的开口道:“那不好意思,本店不欢迎你用餐,还请出去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