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子,这濠镜岛是有钱人待得地方,不适合你,赶紧滚吧,往前走个二百米有家小菜馆,那里才是你该待得地方。”

    刘文弘冷嘲道。

    姜经理眼观鼻鼻观心也不再多言,刘文弘可是他们这里的常客,经常豪掷千金。

    相比萧辰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得罪了也就得罪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辰也被搞得有些火气上来了,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是不是有钱就能在这里用餐?”

    “你要是能拿个三五百万出来,我也不是不能考虑把这位子让给你。”

    刘文弘冷笑道。

    就萧辰这身打扮,估计拿个三五千都够呛,更别提三五百万了,他只是故意借萧辰之前的话,好好羞辱他一番,方可出出气。

    “刘少,你看着小子穿的衣服、鞋子,不知道是哪个假货服装店买的,哪里跟比得上您,随随便便就是几万块出手。”

    他身旁的女子也趁机讥讽道。

    “好了,先生,我们耐心有限,赶紧离开吧。”

    姜经理忍不住催促道。

    “罢了,我也不打算跟你们计较,也让我顿时没了胃口。”

    萧辰摇了摇头起身准备离开,和这群小角色太较真,反而显得他心胸狭隘了。

    一旁的刘文弘瞥了他一眼,似乎觉得还是不够解气,当即喊住他道:“等等。”

    “还有什么事?”

    萧辰回头瞥了他一眼。

    刘文弘指着桌子上的一壶龙井道:“姜经理,我记得你这里桌子上的茶水都是收费的吧?这龙井好像是从内陆空运过来的,一壶多少钱来着?”

    刘文弘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他使了个眼色。姜经理愣了一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当即望着萧辰道“这龙井是珍品茶,全都是由专人人工采摘,每一片叶子都是纯野生的,一两茶叶一两黄金,这样吧,我就收你三千

    块好了。”

    他们这餐厅桌子上的茶自然是免费的,也不是他口中所谓的珍品,但既然已经得罪了萧辰,那不妨就顺着刘文弘的心意再多得罪一下也无妨。

    萧辰闻言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一壶茶水要三千块?这特么不就是漫天要价嘛?

    他并不在乎钱,但也不会随便任由别人坑他,显然这姜经理和刘文弘是窜通一气,想要借此来坑他一下。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嘴角诡异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反问道:“那好,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

    “什么?”

    “你这整个餐厅值多少钱?”

    萧辰莫名其妙的问道。“怎么着?还妄想以后也开家餐厅报复我不成?实话告诉你,这家餐厅单单前期装修就花了一百万,店面费,人工费加起来,不少于一百五十万,没有三百万你都别想开这

    种高档西餐厅。”

    姜经理不屑的说道。

    “那我知道了。”

    萧辰点了点头,突然走到餐厅中央的支柱旁,猛地一拳打在上面。

    “轰隆隆!”

    仿佛地震了一般,整个餐厅都开始剧烈的颤动,似乎下一秒就要倒塌。

    众多用餐的客人纷纷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唯恐留下后面。

    那些餐厅的工作人员也顾不上那么多,都放下手头的事紧跟着跑了出去。

    而萧辰身旁的姜经理和刘文弘等人已经看傻眼了,他们亲眼看着萧辰一拳将那根支柱给打穿了!

    那可是钢筋混泥土做成的啊!里面的钢筋有人的大拇指粗!这种柱子能抗过五级以下的地震,可却被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给一拳打穿了。

    萧辰故意收了几分力道,只是打穿了支柱,没有一次性打断导致瞬间崩塌,但这支柱也撑不了多久了,整个西餐厅倒塌只是时间问题。

    “咔嚓!”

    支柱猛地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眼看马上就要倒塌了,姜经理等人连忙跑出了西餐厅。

    萧辰不急不缓的随后跟了走了出去,就在他走出来的一刹那。

    “轰隆隆”

    偌大西餐厅转眼间化为了废墟,灰尘铺面而来,呛的路人都纷纷避让。

    姜经理望着眼前的废墟惊呆了,嘴角都微微抽搐着,他暴怒的转过身望着萧辰怒吼道:“小子你完蛋了!今天你不把钱配给我,等着坐一辈子牢吧!”刘文弘从最初的惊愕中回过神来,皱着眉头望着萧辰道:“武者是嘛?真以为濠镜岛和内陆一样,仗着自己拳头大就无法无天,我告诉你,今天我们可以为姜经理作证,你

    是故意弄塌餐厅的,等着接律师函吧。”

    “没错,我就是故意弄塌这餐厅的,它让我不爽,我就随后毁了它,又有何妨?”

    萧辰十分坦然的承认道。

    “呵呵,真是不知死活,你知道三百万在这濠镜岛要坐多少年牢嘛?三十年起步!就你这穷酸样,功夫厉害点又能怎么样?等着在大牢里慢慢想吧。”

    刘文弘冷笑道。

    “诺,这是三百万零五千块的支票你收好,多的那两千块就当你回答我问题的小费了。”

    萧辰不急不缓的拿出支票簿,飞快的写下了一张支票塞给他道。

    “那边就有银行,自己去兑换吧。”

    萧辰微笑着转身离开了。

    留下一众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这种三百多万的支票。

    刘文弘的脸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难看,刚刚说的话就被啪啪打脸了,而且萧辰之前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越想越让他觉得是一种嘲讽。

    姜经理看着手中的支票,心中欲哭无泪,这偌大的西餐厅可是他这些年的心血,如今转眼就化为了一堆废墟。

    纵然能重新建好,但是今天的事一定会上明天的头条新闻,以后谁还敢来他的餐厅吃饭?

    刘文弘也愣在当场,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张盖着运通银行的支票,嘴角不停的抽搐着。

    只有他能明白运通银行代表着什么,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显然来历不简单啊。

    “刘少,你干什么去?”

    刘文弘突然推开了怀中女子,自顾自的准备离开,女子见此脸色一怔连忙追上前去问道。

    “滚,别烦老子办正事。”

    刘文弘阴着脸训斥道,紧跟着萧辰的背影追了过去。一个年纪轻轻,外地口音,又身怀巨款的小子,简直就是一只大肥羊啊,既然被他撞上了,那也是这小子命不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