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喧闹的KTV中,刘公子翘着二郎腿,左拥右抱着两名衣着暴露的女子。

    “刘公子,你给我这个消息确定属实嘛?”

    坐在另一侧的是一位光头大汉,身材魁梧,脸上的横肉随着说话抖动,略显几分凶煞之色。

    “虎爷,我骗别人也不敢骗您啊,我可是亲眼看着那小子写了一张三百万的支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听口音肯定不是本地人。”

    刘文弘说道。

    “呵呵,那倒还真是一只大肥羊,不过这种好事,你自己就能办,这么‘好心’告诉我,只怕其中有什么猫腻吧?”

    大汉摸了摸噌亮的光头,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刘文弘不禁对视到其眼神,心头一震,连忙挤出一丝笑容解释道:“只是这小子有点功夫在身上,不是那么好对付,我不是听说虎爷手下兵强马壮,高手众多,对付一个毛

    头小子应该是绰绰有余吧?”

    “有点功夫?身手再好难不成还扛得住子弹吗?”

    虎爷不屑的笑了笑。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算是李小龙在世,他能赤手空拳解决掉一名有枪的人嘛?

    就算是修习外功的武者,除非是外功大成,不然都扛不住子弹。

    但外功大成的武者太罕见了,这种人每一个都是各大势力的座上宾、客卿,他不相信刘文弘随便遇到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就是一位外功高手,这几率太低了。

    “行,我已经派手下去打听了,这濠镜岛不大,我虎爷想找个人还不是轻轻松松,如果事情顺利,那小子身上的钱,我分你两成。”

    虎爷说着喝了口酒。

    但是一旁的刘文弘脸色微微一沉,讪笑着开口道:“虎爷,两成是不是太少了点,我可”

    “怎么?你还想要多少?”

    虎爷猛然回头顶住他,一种凶煞的气势骤然笼罩住刘文弘,让其脸色瞬间变的煞白。

    他心里很明白,他虽然姓刘但也只是刘家众多子弟之一,手中没钱没权,靠着家里每个月给的一点零花钱,根本不够其挥霍,要不然他也不会找虎爷来合伙。

    而且这虎爷可是手上可是沾过血的,一些暗地里的勾当不少都是他派人搞出来的。

    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了,他还舒舒服服的花天酒地,说明他背后的势力非常大,以至于让他做事没了太多顾忌。

    “刘文弘,我警告你一遍,你只是刘家的一个无名小卒,我让你坐在这都是给你面子,别妄想跟老子讨价还价,懂吗?”

    虎爷冷声道。

    “明白明白,是文弘失言了,我敬虎爷一杯。”

    刘文弘赔笑着起身敬酒道。

    与此同时,天色快黑了,但是萧辰一路走来却没有找到一个酒店。

    而且,他怀疑自己有可能走错地方了,这附近的街道建筑与外面的金碧辉煌相比,差了太多。

    这里应该是濠镜岛有名的贫民窟!四处可见烂尾楼,生活垃圾随地都是。

    一些流氓混混靠在街角抽着烟,目光淫秽的打量着走过姑娘的大屁股。

    其中一名混混目光不由得望向了萧辰,然后拿出电话对着那边说着什么。

    这瞬间让萧辰警觉了起来,他刚来这里就被人给盯上了?

    他没有多想,准备离开这里,跑了一天,他也需要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那几名混混互相低声说了些什么,飞快的跑了过来,拦住了萧辰的路。

    “小子,叫什么名字?”

    为首的混混嘴里叼着烟,斜瞥着萧辰。

    萧辰淡然开口道:“别挡我路,我只说一次。”

    “哟呵,还挺拽嘛?知不知道这里是老子的底盘,来老子的底盘不交保护费?不懂道上的规矩是嘛?”

    混混一边说着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从怀里抽出一把水果刀示威似的在萧辰面前晃悠了一下。

    只见他眼前忽然一道虚影晃过,没等他反应过来,手中的水果刀就被萧辰给抢了去。

    萧辰用双指夹着水果刀,轻轻一捏,‘咔嚓’一声,水果刀应声而断。

    这一幕把三人给看的目瞪口呆,这水果刀材质再差,也是不锈钢做的啊!就这么用两根手指就扭断了?开什么玩笑。

    三人的呼吸都忍不住屏住了,直愣愣的望着萧辰淡然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这时,他手中的电话响起。

    “喂,虎爷。”

    “那小子被你们拦住了嘛?”

    混混干咽了一口唾沫道:“虎爷,这小子不是普通人啊,他能把水果刀用手捏断,我们不敢拦啊。”

    “废物东西,跟着他,我们马上就到。”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恼怒,让三人都忍不住心头一震。

    此时,萧辰加快脚步准备走出贫民窟,眼光余光斜瞥了一眼身后,之前那三个混混跟踪了他一路了。

    不过他也懒得多理会,想来估计就是自己被当成外地来的‘大肥羊’,被人给盯上了。

    不过没走一会儿,突然迎面开来两辆车,从车下下来七八位手持棍棒的打手。

    人群自行分开,一位光头大汉好奇的打量着萧辰,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开口道:“小子,知道我是谁嘛?”

    “我只知道,你们要是再挡着我的路,我就让你们今天晚上都交待在这。”

    萧辰已经略微有些不耐烦了,他可没时间陪这群小混混慢慢玩。

    “呵呵,口气还不小,早就听说大陆来的人,一个个气焰嚣张,自觉高人一等,但是不凑巧,你遇到虎爷我。”

    随着虎爷开口,一众喽啰也纷纷大笑起来。

    “虎爷快出手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吧。”

    “好吧,正好老子也需要活动一下筋骨。”

    虎爷冷笑着点了点头,脱下了身上的貂皮披风,双手握在一起,爆出‘咔嚓咔嚓’ 的关节响声。

    他猛地一脚跺下,顿时把地面踏出一个篮球大小的坑洞,浑身的肌肉都在微弱的路灯下显得十分虬结。

    “虎爷威武!”

    “来打个赌,我赌这小子扛不住虎爷十秒。”

    “十秒?就这小子弱鸡样,我都能在十秒解决他,我赌他扛不住五秒!“

    众人在一旁看热闹,纷纷开起了外围的赌盘。

    萧辰脸色平静的看着他,一眼就看穿了这‘虎爷’是一位外功小成的武者,他顿时觉得索然无趣,遥遥伸手一指点向他。骤然间,四周无风自起,活动完筋骨的虎爷刚一抬头,猛然间脸色大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